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03章 我有身孕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如今朝中无数官员被清洗,废太子一脉的官员,几乎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宣王在朝中形势,可谓如(日ri)中天。

    而殷禄因为在宫变那役中立下大功,所以完全把自己当成宣王的左膀右臂,争着抢着为这位未来的皇帝出谋划策,献媚讨好。

    君舒影脚步未歇,背着手朝前走,“你不懂她。”

    此时青云台内,整座楼阁都散发出死沉死沉的寂静。

    直到夕阳西斜,沈妙言才从(床chuang)榻跳下来,弯腰开始收拾地面的狼藉。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看她,瞳眸比夕阳更加血红,试着跟她解释,“我不知道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醒来时,睡在我(身shen)边的人,是你。”

    少女一声不吭,只默默收拾屋子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被下药还是怎么样,做了就是做了。

    她没那么大度,她没法儿绕开这个心结,马上就原谅她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连一眼都不肯给他,于是站起(身shen),走到她(身shen)边,不由分说地从她手中夺过那些破烂物,随手丢到远处。

    他一手按着她的肩膀,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他,“沈嘉!”

    沈妙言眉心深深皱起,她拨开他的手,背转过(身shen),抬袖擦去忍不住溢出的泪花,“这几天,咱们还是不要说话了。我,我没办法原谅你。你让我静一静”

    她说完,从柜子里抱出一(床chuang)锦被,到隔间去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自站在原地,夕阳把他在地面的投影拉的很长。

    他垂着眼帘,修长的眼睫,遮住了瞳眸里的黯淡。

    两人连着一个月,都没有交流过。

    明明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可沈妙言却仿佛根本看不到这个男人的存在,每(日ri)里只安心地写字,偶尔下楼练一练刀法,(日ri)子过得极为平静。

    君天澜想同她把话说开,可每次他一靠近她,她就立即寒着小脸离开。

    若他纠缠得烦了,她甚至会毫不犹豫地离开青云台,去宫中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期间薛宝璋曾来送过东西,他问了她那夜的事儿,薛宝璋只红着脸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烦躁起来,原本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儿墨色的瞳眸,又化为更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已是三月下旬,很多植株破土而出,嫩绿的颜色,叫人看着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眼见着册封太子典礼在即,沈妙言无事可做,独自在宫中乱晃,不知不觉晃到了君怀瑾的宫(殿dian)外。

    宫门口守着两名龙卫,显然她还在被软(禁jin)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瞟了眼那两个黑脸龙卫,背着手往宫(殿dian)后绕。

    她绕到碧水宫后方,正寻思着翻墙进去探望下君怀瑾,谁料转过墙角,却瞧见朱红的围墙旁站了个负手而立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(身shen)姿修长如竹,穿着一品带刀侍卫的锦袍,巴掌宽的金丝腰带,把他劲瘦的腰(身shen)勾勒出来,一张俊脸清秀脱俗。

    “谢容景?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悄悄靠在拐角处,没上前去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围墙后有声音响起,她探出半个脑袋看去,只见君怀瑾踩着梯子爬到墙头,冲下方的谢容景挥挥手,“容景哥哥!”

    谢容景仰头看她,尽管面容仍旧十分严肃,可眼底却藏着浅浅的温柔,“你别爬太高,当心摔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下面有红叶和绿萝扶着梯子呢!”君怀瑾声音(娇jiao)俏,“容景哥哥,我要的零嘴,你给我带进来了没?”

    谢容景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,(身shen)形一动,悄悄攀上墙头,“给,桂花酥皮鸭。整只带进来太大了,我就只留了两个鸭腿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并肩坐在墙头,君怀瑾一边啃鸭腿,一边笑嘻嘻说着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见她穿着淡绿的宫裙,像是风中萌芽摇曳的柳枝,弯弯的眉眼中,充满了幸福与开心。

    谢容景从袖袋里取出一方雪帕,温柔地给她把唇角沾上的油污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所谓患难见真(情qing),大约便是这个意思吧?

    在君怀瑾得势时,谢容景总待她淡淡。

    然而在她处境危急时,他却像是变了一个人,倾尽所有,努力待她好,哄她高兴。

    两人细声说着什么,君怀瑾轻轻倚靠在谢容景的肩头,(春chun)风把她额前的碎发吹拂起来,她脸上的幸福,似要把那封冻的蓝天也给融化。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下意识地扬起微笑,不忍上前打搅他们的幸福,转(身shen)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她又去了坤宁宫。

    坤宁宫守卫更加森严,她绕了大圈,却发现连给她翻墙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正无奈地打算离去时,却听得有歌声从里面传出。

    是袅袅娜娜的戏曲,沈妙言虽听不懂唱词是什么,却听得出唱戏人声音里的平静与淡然。

    一曲唱毕,里面传出鼓掌声,程锦姑姑的声音率先传出:“娘娘唱的真好,比待字闺中时,唱得还要好!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这是顾皇后唱的?

    她凝神细听,果然听见顾皇后笑嗔:“你这张嘴,是越发甜了!”

    里面传来笑闹声,站在朱墙外的少女也抿唇跟着笑,继而仰头望向湛蓝的天空,琥珀色瞳眸里倒映出白云和飞鸟的色彩,一个月来的黯淡无光,渐渐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(春chun)天到了呵

    平静的心(情qing)里染上一点点快乐,她亲自跑了一趟御膳房,用金簪子换了几道贵重的荤菜,提在食盒里,欢喜地往青云台走。

    谁知刚踏到楼阁上,推开门,却瞧见薛宝璋又来了,与君天澜隔着矮几对坐,正蹙眉细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看见她进来,两人同时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上的笑容,由单纯的开心,化为嘲讽,“我打扰你们了吗?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罢,笑容骤然消失无踪,转(身shen)就要走。

    薛宝璋注视着她的背影,声音淡漠:“乐阳,我有(身shen)孕了”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转(身shen)盯向她。

    薛宝璋抬手轻轻抚摸肚子,迎着她惊诧的视线,唇角浮起浅浅的微笑,“御医说,有一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精致的描花食盒从手中坠地,里面的汤汤水水,泼了满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缓缓扶住门框,脸色惨白惨白。

    良久后,她终于扬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那恭喜你们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