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05章 我不原谅他,但我依旧爱他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白着一张小脸,从绣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盯着她憔悴的样子,余光又扫了眼鱼片粥,丹凤眼中顿时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小妙妙她

    拢在大袖中的手悄然攥紧,他收回视线,原想倒杯茶喝,却因为手指发颤,茶水溢满出来,晶亮的茶水从桌上洒出来,一直滴落到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瞟了眼他紧张擦拭桌面的动作,慢吞吞在原位坐下,皱眉盯了眼鱼片粥,忍不住把那碗粥推远些,让宫婢去给她弄碗小米粥来。

    宫婢抬眼去看君舒影,君舒影单手托着下巴,想了想,随口道:“弄碗红豆花生粥来,配菜弄点儿酸豆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宫婢应声去办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有点儿想吃酸的?”沈妙言好奇挑眉。

    君舒影心头微怔,犹豫了下,还是老实把猜测说了出来,“我这人不喜看兵书史书,却对一些乱七八糟的书籍涉猎颇广。医书方面,也读过些皮毛。我瞧着你,怕是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?”沈妙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“有啥了?”

    男人绝艳出尘的脸,浮起淡淡的难堪,“你不是跟你府中那个侍女学过医术吗?你瞧着你这症状,像是有什么了?若不确定,把把脉试试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他这么说,略一回忆,顿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她紧忙给自己把脉,约莫是因为紧张,半天也没把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君舒影唤来御医,这老御医已经年逾花甲,在这方面的经验最是丰富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,郑重其事地给沈妙言把脉,捋着山羊胡把了整整两炷香的时间,才收了脉枕,笑逐颜开地朝君舒影拱手,“恭喜王爷、贺喜王爷!郡主这是有喜啦!整整一个月,不多也不少!”

    君舒影脸色黑了下,淡淡道:“并非本王之子。”

    老御医颇为尴尬地捻了捻胡须,又急忙起(身shen)道:“微臣去开些安胎药方。”

    他走之后,沈妙言仍旧仿佛坠在云里雾里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她才一个激灵回过神,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肚子,“我有(身shen)孕了?!”

    是了,上个月的这天,四哥把她按在(床chuang)上

    她闭上眼,面颊微烫,心思更是十分之复杂。

    昨夜想着或许她从此以往都要离他远点儿,可如今她怀了他的骨(肉rou),难道她要让宝宝一出生就没有爹爹吗?

    君舒影心(情qing)糟糕到极点,他不过是随便猜了下,谁知道居然偏偏被他猜中了!

    他郁闷地喝了口茶,语气颇为不善,“无名无分就怀上(身shen)孕,小妙妙,你可知在大周,这是要受千夫所指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诧异,她倒是还没想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目光落在她尚还平坦的肚子上,犹豫良久,轻声道:“这事儿倒也不难解决,问御医要一副药”

    “君舒影!”沈妙言打断他的话,精致的黛眉深深蹙起,“你别想打宝宝的主意。就算,就算是受千夫所指,我也想把他生下来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两腮越发沁出绯红。

    她从前并不知道为人父母是何种感觉,可现在肚子里突然揣了个小家伙,她忽然就产生一种,想要保护他的感觉

    君舒影见她面露倔强,知晓无论自己如何劝,都打不消她的决心,于是低低叹息一声,“小妙妙,他和薛宝璋并未和离,你又不可能做妾,你打算自己一个人扛起这种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的。”沈妙言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她可以带着宝宝离开镐京城,天高海阔,哪里不能去?

    “路途艰辛,就算你不畏人言、不怕吃苦,可你肚子里的小崽子吃得消吗?”君舒影难得耐心,“等他长大,你打算让他一辈子都没有爹爹?”

    他说的这些,沈妙言统统没有考虑过。

    她双手捂在肚子上,沉吟良久,只得求助于他,“那你说,我该如何是好?要不,我去杀了薛宝璋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又连忙摇头,“不行不行,薛宝璋死不死无所谓,可她的孩子却是无辜的。我不能这么心狠手辣虽然吧,我的确很讨厌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”

    君舒影看着她语无伦次的模样,心头莫名发软。

    究竟是有多善良,才能容忍(情qing)敌和(情qing)敌孩子的存在?

    她真的,很好。

    君舒影下意识地捧住她的双手,“还有一个办法。既能不让你受千夫所指独自背负一切,又不用违背良心去害薛宝璋,更不必担心小崽子出生了没有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妙言好奇询问。

    君舒影眉目如画,掩着山光水色与款款深(情qing),声音更是透出极致的柔(情qing),“嫁给我,做宣王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陡然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君舒影向她靠近,“小妙妙,你知道的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垂眸,目光落在她红润微翘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喉头滚动了下,就在他即将贴上去时,沈妙言猛地把他推开。

    少女粉面通红,使劲儿摇头,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他他不是你的宝宝!”沈妙言因为突然怀孕的刺激,脑子都转不过来弯儿了,语无伦次道,“不对不对,不是这个原因!是因为,因为我并不喜欢你呀君舒影,就算他背叛我,可你叫我马上忘掉他,我做不到啊!”

    因为泪意,她眼角绯红,像是绽开的牡丹花瓣,“我知道结束一场战斗或许很快,可是走出一段感(情qing),需要多久呢?有的人用了一天,有的人用了一个月,有的人用了一年,有的人用了十年可还有的人,耗费一生,都无法走出那段(情qing)”

    “君舒影,我不知道我要用多长时间才能遗忘他,但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我现在还是(爱ai)他的。我不原谅他,但我依旧(爱ai)他”

    她说完,房中陷入寂静,只有她抽抽搭搭的细弱哭声。

    君舒影沉默良久,起(身shen)把她抱到怀中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哄她道:“别哭了,对小崽子不好”

    “宝宝不是小崽子!你才是小崽子!”沈妙言哭着捶了他一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