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10章 她也要玩阴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从宫中出来到现在,两人的关系仿佛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谁知刚回到东流院门口,一名脸生的丫鬟匆匆过来,朝君天澜行了个屈膝礼,“爷,夫人她肚子疼,请您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被废为庶人,薛宝璋自然也由太子妃变成了夫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盯了眼那丫鬟,余光扫向沈妙言,果然见她刚刚红润起来的脸色,陡然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他深深吐出一口气,语气不善,“肚子疼,该请大夫。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小丫鬟肩负使命而来,自然不肯善罢甘休,争辩道:“大夫已经去了,可夫人说她想见见您,大夫也有些话,要对您叮嘱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还未说话,旁边沈妙言先道:“你去吧,总不能叫人家一直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回了东流院。

    小丫鬟心中窃喜,谁知君天澜竟一个转(身shen),也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急就要跟上,守在门外的夜寒潇洒地抬手,“主院重地,外人不得入内!”

    那小丫鬟狠狠瞪了眼他,只得皱着眉头回去给薛宝璋复命。

    薛宝璋在听到君烈免了君天澜被(禁jin)足青云台后,就心知他肯定要回来,于是一从宫中出来,就直接回了荣安院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着宽松的长裙,慵懒地倚在窗边贵妃榻上,听完小丫鬟添油加醋的禀报,淡漠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小丫鬟满脸不解,“夫人,公子不肯来探望您,您为何还笑呀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就你话多!出去斟茶!”碧儿怕她惹薛宝璋烦,直接把她打发出去了。

    薛宝璋眼睫低垂,把玩着涂了鲜红丹蔻的长长指甲,声音淡淡:“碧儿,你可能看出,我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碧儿是个大嘴巴,口风不牢,可揣摩主子心意这点儿本事,却还是练到家了,笑嘻嘻道:“夫人故意让那小丫鬟当着沈妙言的面说那种话,乃是为了给沈妙言找不痛快。她那样倔强刚烈的(性xing)子,怕是最受不得这种事儿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唇角微翘,明眸中闪烁着运筹帷幄的光彩。

    而东流院中,君天澜追到隔间,却看到沈妙言趴在(床chuang)上哭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你哭什么?”他无奈,坐到(床chuang)榻边,想把她抱起来,却被她推开,“薛宝璋的事,我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解决什么?你什么都解决不了!”沈妙言跳起来,恼火地把枕头扔到他脸上,“你走,你走开!不许你待在我房间!”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连推带搡地弄出隔间,站在珠帘外,好一阵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站了会儿,拂衣进来通报,说是顾二公子求见。

    他又望了眼珠帘后的少女,轻声道:“我去与钦原拟定这次东征的计划,你乖乖的,晚上等我回来用膳。”

    趴在(床chuang)上的少女并不理睬他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她片刻,才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之后,沈妙言从(床chuang)上爬起来,动作迅速地收拾了一个包裹,还挑了几件武器装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收拾好,却想起自己似乎被他当做人质留在了镐京

    她(身shen)边,一定藏着很多暗暗盯梢的龙卫吧?

    单枪匹马,跑是跑不掉的了

    她吁出一口气,百无聊赖地盘膝坐在了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她托腮沉思,很快脑袋就转过弯儿。

    薛宝璋是什么人,那么聪明一女人,会无缘无故派个小丫鬟过来请君天澜去荣安院探望她?以她的聪慧,早该料到四哥是不会去的。

    她故意派丫鬟过来,很明显是想要激怒她、膈应她。

    薛宝璋很了解她的(性xing)子,她知道一旦她生气,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离开四哥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只消坐享渔翁之利就好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薛宝璋,差点儿被你骗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牙,动作迅速地翻(身shen)下(床chuang),正抬脚打算去荣安院,却又忽然顿住。

    她现在去那边大闹一场,反而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,说她善妒、容不下薛宝璋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人家跟她玩(阴yin)的,她不能跟人家来阳的啊

    少女一番思索,想了个好主意,冷笑几声后,仔细去翻她的衣柜了。

    而前院书房,顾钦原和李斯年都在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桌上的舆图,淡淡道:“这次他只给了我两万人马,加上萧战和灵均那边剩下的残兵,加起来也不过四万。而洛阳,有十五万雄兵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和李斯年俱都盯着舆图上虞州和明州两个城池。

    半晌后,顾钦原道:“如今大哥退守凛州,正好和明州相对。凛州四周有高山河流,比那两个城池更加易守难攻。咱们后(日ri)出发,行军速度若是快些,大半个月就能赶到支援。但我,不建议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和李斯年都望向他。

    顾钦原呷了口茶,笑道:“当初表兄南下治理水患,提拔了一名治理洪水的天才,名为梁羽哦,也就是当初在江城芦苇丛里苦等穆娉婷的那个傻子,白鹭。表兄对他可有印象?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顾钦原拿过一把戒尺,指向舆图上的一条弯曲的细线,“他把整条永津河都治理了一遍,以前从镐京到洛阳的水路,虽被泥沙堵塞,可如今却已经疏通,可行大船。在臣弟和李老先生带兵赶赴凛州城时,表兄不妨弄几条大船,带上五千精锐,沿水路直接包抄洛阳城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抚须,“此计高明!只是,须得先派人弄清楚,洛阳城里留驻了多少兵马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点头,“是要及时探明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齐望向君天澜,君天澜盯着那副舆图,半晌后,拍板决定,按照这个计策行军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敲定了诸多细节,这才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到东流院,拂衣跟上来,细声问道:“主子,是在花厅摆膳,还是就在寝屋?”

    君天澜扫了眼珠帘,在寝屋的圆桌旁落座,“就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从隔间里蹭出来,语气比下午时要缓和不少,“你们商量好作战计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拉过她的手,把她拉到(身shen)旁凳子上坐下,温(热re)的大掌轻轻覆到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听说燕虚用兵如神,你打算如何对付他?”沈妙言好奇。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微勾,“军事机密,无可奉告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