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11章 装神弄鬼吓唬她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呸!”沈妙言一把推开他的大掌,没给他好脸色瞧,“不给你摸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宝宝,为什么我不能摸?”君天澜邪气挑眉,一手箍着她的腰,另一手就要再去摸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他后(日ri)就要离京,战场险恶,万一出了什么变故

    思及此,琥珀色瞳眸里多了几分温柔,她没再把他的手推开。

    两人用过晚膳,天色早已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(身shen)上伤口刚刚痊愈,让拂衣收拾了一(套tao)衣物,带去华容池泡温泉了。

    华容池中放了不少药材,多泡泡,对(身shen)体恢复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沈妙言换上下午从衣柜里搜罗出的裙子,那裙子样式宽松简单,颜色是纯白色的,她(套tao)上去,又把满头青丝放下来垂在腰间。

    梳妆台上有现成的胭脂水粉,她把小脸抹得苍白,又随手点了些红胭脂在唇上,满意地看着镜子里可怖的一张“鬼脸”,转(身shen)踏出隔间。

    她掠上东流院的屋顶,这副装扮,把坐在上面巡视四周状况的夜凉骇了一跳。

    沈妙言撩了把秀发,朝夜凉“嗷呜”一声伸出两只爪子,咧开红艳艳的嘴,“可怕吧?”

    她有刻意把红胭脂从嘴角往耳根勾画,这么咧嘴的模样,像是张开血盆大口的女怪物。

    夜凉抱着剑,凉飕飕道:“郡主要去吓唬人也该等到深夜。这个时辰灯火通明,府中人都还未睡,郡主想吓唬谁呢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想,认为他说的甚是有理,于是同他一道坐在屋顶上,随口闲扯开来,什么你几岁开始跟着君天澜啦、有没有心仪的对象啦、没有的话她可以给他介绍一个啦等等,各种婆婆妈妈的问题,问得夜凉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惊觉自己今夜话多,连忙掩住小嘴,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,怎的自己怀了(身shen)孕,连(性xing)子都开始转变了呢

    不过听御医说,怀了(身shen)孕之后,对食物的口味会产生变化,相应的,(性xing)子也可能会有变化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她这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她放了心,又与夜凉随口扯了半个时辰,见府中灯火大片大片黯淡下来,这才起(身shen)拍了拍裙子上的灰,“我该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她(身shen)姿轻盈,掠过屋顶,一路朝荣安院方向去。

    此时荣安院华丽的朱楼里,薛宝璋睡在梨花木镂山水大(床chuang)上,柔软的帐幔低垂着,沈妙言从屋檐倒挂下来,小心翼翼推开木窗。

    桌角点着一盏灯笼,整个闺房的光线非常柔软。

    也是老天爷在帮她,寂静的(春chun)夜里,忽然起了一阵冷风。

    薛宝璋本就处在浅睡状态,她睁开眼,望向窗户,陡然瞧见窗外倒挂着个脑袋。

    那女人一头长长的黑发在风中飞舞,血盆大口咧开,也不知是在微笑还是在做什么,两只手还试图朝屋子里伸来。

    她尖叫一声,烛火适时熄灭,整个闺房陷入黑暗,唯有窗边月光洒落进来,那个女鬼的(身shen)影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薛宝璋从小饱读诗书,是不相信世上存在鬼魂的。

    可沈妙言的造型,却着实骇人

    薛宝璋早没了平(日ri)里的端庄镇定,花容失色地叠声尖叫,睡在隔壁的几名侍女急忙衣衫不整地奔过来,手中还擎着好几只灯笼。

    “夫人!夫人!”丫鬟们匆匆奔过来,左右护住薛宝璋,“怎么了夫人?!”

    “有鬼!”薛宝璋胆子稍稍大些,偏头望向窗户,只见窗户洞开,清风朗月,哪有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众丫鬟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刚刚是错觉还是真的瞧见了,薛宝璋这夜到底是不敢自己一个人睡了,让碧儿等人拿来铺盖,都睡在她房中。

    共月府邸中,若此时有人仰头看一看上空,就能瞧见一个女鬼模样的少女,掠过重重屋檐,正朝东流院飞快掠去。

    夜凉还守在屋顶上,瞧见她回来,正要开口问一问结果怎样,却见她捂着肚子在屋顶上打滚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惊,以为她胎像受损,正要带她下去,却瞧见沈妙言分明是捂着肚子大笑!

    “乐死我了!你没瞧见薛宝璋受惊的那个模样,哈哈哈,她向来以稳重端庄自居,从没露出过那种神色,太好玩儿了!”

    她自顾乐着,夜凉在旁边松了口气,“郡主,属下多嘴,您怀着(身shen)孕,就不要到处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我就不喜欢听了,”沈妙言坐起来,摸了摸肚子,满脸认真,“有(身shen)子的人,就是要多运动,将来宝宝才能健康。”

    夜凉撇嘴,他一个汉子,当然不知道这种细节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够了,翻(身shen)一个跟头朝庭院而去。

    她堪堪落地,(身shen)着墨色宽松大袖外裳的冷峻男人正好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四哥”戏弄了薛宝璋,她心(情qing)不错,因此还(挺ting)愿意唤他一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过来,见她这副妆容,不(禁jin)蹙了蹙眉尖,“你这脸”

    少女浑然不在意,冲他挥挥手,转(身shen)踏进寝屋去洗,“我刚刚扮鬼玩,是不是很像呀?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微抽,都是要当娘的人了,怎的还这般幼稚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,跟进去碎碎念,“我后(日ri)就要离京,你在镐京城,切不可乱来,更不要出去招惹事端。若有麻烦找上门,你解决不了,可让君舒影帮忙。记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钻进隔间,在水盆边拿毛巾搓脸,回答得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君天澜跟进来,“这段时间,我让清觉每(日ri)都来府中给你把脉。你要乖乖听他的话,好好安胎,切莫再同今夜一般,装神弄鬼吓唬人。若是觉得府中无趣,可邀请谢陶与你安姐姐来府中小坐,但你却不可随意出府,你”

    “四哥,”沈妙言擦干净脸上的妆容,回过头瞅他,“你在外人眼中,总是冷峻少话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男人挑眉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所有唠叨的话,都对我一个人说了。”沈妙言不耐烦地掏掏耳朵,“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,你说的我都知道!”

    君天澜见自己被人嫌弃,薄唇微抿,只得闭嘴。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出征这(日ri),天还是黑的,沈妙言就察觉到背后抱着他的男人醒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