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13章 平生志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他的声音透出几分冷芒,带着赫赫威严,令这些(禁jin)卫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几人低头沉思片刻,为首的(禁jin)卫军终于在君舒影的威压下,不(情qing)不愿地让开路。

    沈妙言长长松了口气,跟着男人策马出了东城门。

    君舒影带着她来到自己的赛马场,沈妙言放眼看去,只见赛马场碧草如茵,占地广阔,三三两两的驯马师正在里面驯服烈马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君舒影带着她,一路朝前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夹马肚紧忙跟上,两人来到一处院落前,男人翻(身shen)下马,伸手去扶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让他扶,潇洒利落地翻下马背,好奇地朝院落中张望。

    男人收回手,含笑踏进院子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院中养着几只花母鸡,(身shen)边还跟着一群小鸡仔。

    角落的笼子里关了几只毛茸茸的白兔,两个三四岁的娃娃,正抱着白菜喂兔子。

    见君舒影进来,两个娃娃急忙扔掉白菜,朝他奔过来:“大哥哥!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有些被眼前的画面惊悚到。

    总觉得,君舒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类人。

    君舒影从怀中摸出两颗糖分给两个娃娃,摸了摸他们的脑袋,笑眯眯道:“白兔吃饱没有?”

    两个娃娃一左一右抱住他的腿,仰着头,(奶nai)声(奶nai)气道:“兔兔吃饱了!兔兔最喜欢吃白菜了!”

    君舒影余光瞥到沈妙言惊悚的表(情qing),下意识地从怀中摸出另一粒糖果,“你也要吃?”

    少女紧忙摆手,“不吃不吃!”

    院子里正说着,穿着朴素的妇人端着水盆从屋里出来,瞧见君舒影,顿时又惊又喜,喊道:“五公子来了!哎呀,你们两个瓜娃子,抱着五公子的腿做什么?!五公子来得正是时候,我们刚准备开饭咧!公子若不嫌弃,不如一起吃?哟,这位是您夫人吧,生得真是标致!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否认,君舒影忽然握住她的手腕,笑道:“那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后院的桌子旁坐下,沈妙言望着挂满墙头的辣椒、玉米等物,忍不住道:“你好像和这家人很熟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单手托腮,微笑着凝视她的面庞,“他们颠沛流离,被山匪欺负,我正巧路过,就救下他们,把他们安顿在这里。都是老实人,并不知道我的(身shen)份。每次我过来,他们都会烧好大一桌菜,用他们觉得最好的方式,报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你倒也会做好事。”沈妙言睨向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含笑,伸手给她斟了杯茶,“小妙妙不了解我的地方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。

    君舒影把粗陶茶杯递到她手边,“比如,小妙妙知道我此生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问世事,游离于山水之间,尽享人间自由?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君舒影恢复单手托腮的慵懒姿态,细长妩媚的丹凤眼中,倒映出对面少女纯真又妩媚的面庞,“此生志向,乃是与心(爱ai)之人在山野林间搭一小屋,(日ri)出而作,(日ri)落而息。”

    “养些兔子、鸡仔逗弄,在屋前种上病梅两棵,屋后掘一池塘,养些莲藕、鲤鱼闲时登高望远、写字作画,夏(日ri)在树荫乘凉听蝉鸣,冬夜置一红泥火炉,把酒言欢”

    他的眉梢眼角都是温柔和深(情qing),仿佛被轻风漾开的(春chun)水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他的诉说,脑海中无端回忆起她和四哥当初在棉城的(日ri)子。

    月光下的棉花田,飞舞的萤火虫,沉默内敛的男人

    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,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”沈妙言避开他的视线,低头喝水,面颊却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过了大半个时辰,这家人的午饭终于算是做好了。

    一对相貌普通的夫妇端着各种各样的菜上桌,沈妙言看过去,木桌正中央摆着一大盆鲜老母鸡炖竹笋汤。

    “刚杀的鸡,新鲜着呢,公子和夫人快尝尝!”农妇兴高采烈地拿碗,君舒影和沈妙言一人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两个(奶nai)娃娃垫脚站在木桌旁,巴巴儿地看鸡汤里的鸡腿,“腿腿”、“想吃鸡腿!”

    说着,挥动小短手就想往桌子上抓。

    男主人急忙打了下两个娃娃的小胖手,“这不懂事的瓜娃子!鸡腿是客人的,你俩抢什么!”

    两个娃娃捂着手背,怯怯望了眼君舒影和沈妙言,哥哥特别懂事地说道:“那我们不抢,鸡腿给哥哥和姐姐吃”

    沈妙言轻轻抚摸肚子,心中一片柔软,连忙起(身shen)把鸡腿扯下来,递给他们兄弟俩,“哥哥姐姐都是大人,不喜欢吃鸡腿,你们拿着吃。”

    那女主人很是不好意思,急忙呵斥道:“还不赶紧说谢谢!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俩娃娃(奶nai)声(奶nai)气的道谢声,忍不住唇角上扬。

    这对夫妻都是极好相处的人,一顿午饭,吃得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吃饱午膳后,女主人强烈拒绝了沈妙言帮她收菜洗碗的好意,笑眯眯让她和君舒影在去外面走走,说是独处才能培养夫妻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沈妙言几次三番想说明她与君舒影并非那种关系,可君舒影却很喜欢被人误会是那种关系,拉着沈妙言的手把她拖出院落,同她在四周走了一圈消食。

    这里三面环山半面绕水,景致极好。

    再加上又是四月初,天气不冷不(热re),这么闲散地走着,叫人心(情qing)都舒畅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,”君舒影偏头望向(身shen)边的姑娘,“你觉得像他们那样活着,快乐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“他们过的,比大多数人都要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过这种生活吗?”君舒影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想的。”沈妙言含笑。

    君舒影忽然顿住步子,把她扳正过来。

    少女不解地抬头看他,他神色难得一见的郑重内敛,“你若愿意,我可以我可以给你这种生活,就如我用膳前所言那般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盯着他,他那张神仙般的面庞,正逐渐浮起一点红晕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第一次看见他时,他从山林草木中走来,白衣胜雪,遗世独立。

    他是唯一能担得起,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的男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