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21章 久违的龙涎香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不错,守株待兔。”

    燕虚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几名守城军官忍不住望向大椅上“昏迷不醒”的沈妙言,对视一眼后,皆都跟着露出志在必得的轻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睫毛微动,仍旧继续装晕。

    洛阳东城门,正对着一片沼泽地。

    碧绿的芦苇((荡dang)dang)一望不见边际,芦苇掩映之下,上百艘漆着绿漆的轻舟小船鬼魅般在水面行驶。

    乘坐在小船上的人,皆都(身shen)着墨绿色劲装,头戴新草编织成的斗笠,人数多达上千,夜幕掩映之下,他们屏息凝神,几乎与芦苇((荡dang)dang)融为一体,叫人无从察觉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微微抬起斗笠,朝东城门望去,那张俊脸透着严肃,不是夜凛又是谁。

    他朝后方打了个手势,轻舟靠岸,上千名精锐弓着腰,踩上坚实的陆地,迅速穿过不见边际的河边灌木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从洛阳城中经过的永津河支流里,正冒出一串串微不可察地泡泡。

    夜色尚未褪去,连从河面经过的渔夫都未曾察觉到,水面诡异地探出十只芦管,这十只芦管还非常有组织(性xing)地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水底,君天澜目光落在前方的拱桥上,旋即朝(身shen)后跟着的九名暗卫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九人会意,在游到拱桥下方时,悄无声息地贴上桥墩,用内力烘干衣裳和头发,观察到街上行人稀少,立即摸上岸。

    君天澜随手戴上兜帽,暗红色瞳眸掩进黑暗中,面无表(情qing)地朝厉王府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东城门,沈妙言听见燕虚与其他几名守城军官转(身shen)去旁边的屋子里议事了。

    她悄悄睁开一条眼帘,瞧见前方一字排开十几名侍卫,个个手持长矛,尽忠职守的守着城门。

    她望着他们的背影,轻叹一声,轻轻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脚,继而站起(身shen),走到一名队长模样的人(身shen)旁。

    她抬手拍了拍那侍卫的肩膀:“兄弟,你瞧着,是有敌人要来进攻了吗?”

    侍卫队长一本正经,努力睁大眼睛瞪着远处的黑暗,正色道:“不好说。但军师大人说废太子会率领人马从水路到洛阳城,军师大人料事如神,绝不会说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默默眺望远处。

    那侍卫队长回答完才猛地偏头看她,半晌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:“你你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少女好笑地挑眉,全然一副玩心颇重的稚女模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旁边高处的瞭望台上,忽然响起沉重的青铜钟声。

    城楼上所有守卫瞬间变了脸色,沈妙言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城楼上的火把陡然大亮,她踮起脚尖朝城楼下方看去,只见无数墨绿色的点朝城门移动,为首之人(身shen)姿她很是熟悉,正是夜凛。

    一片混乱中,无数侍卫在她(身shen)边跑来跑去,各种武器出鞘声,在暮(春chun)之夜里听起来格外寒凉。

    少女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唇瓣,趁着混乱,脚底抹油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她留下来只会成为燕虚握在手中的把柄,等会儿夜凛攻城,必然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足尖点着重重屋檐,不过几瞬的功夫,她就已然离开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燕虚等人从议事房中冲出来时,哪里还有她的(身shen)影!

    沈妙言悄无声息地回到厉王府,从天而降落进自己住的那间寝屋,匆匆把圆月弯刀挂在腰间,又把自己原本的包袱系在(身shen)上,抬脚就准备往外走。

    谁知还没踏出去两步,外面就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急忙坐回(床chuang)榻,把(身shen)上的行头藏进褥子里。

    隔扇被人推开,君千弑捧着本古书,兴高采烈地奔进来,“我想到了!我想到了宝宝的小名儿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地朝旁边避了避,清晰地瞧见他眼底都是青黑,看起来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“妙妙你瞧,”君千弑靠近她,把书凑到她面前给她看,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给她听,“泰器之山多文鳐鱼,状如鲤鱼,鱼(身shen)而鸟翼常行西海游于东海,以夜飞见则天下大穰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沈妙言点头,有点儿紧张地捂住(身shen)后的褥子,生怕藏在里面的圆月弯刀和包袱被他发现,“你想说啥?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侄子,小名就叫文鳐,好不好?”君千弑凤眸睁得溜圆,瞳仁乌黑湿润,看起来竟有点儿像是小狗眼,“文鳐乃是瑞兽,虽是鱼,却能在天上飞!一旦文鳐现世,天下就会丰收,多吉利的名字呀”

    他说着,满脸都是兴奋,若有条尾巴,想必这个时候一定摇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忍打击他这副兴奋的样子,于是微微颔首,“那小名就叫文鳐好了。”

    君千弑长舒一口气,合上古籍,有些困倦地揉揉眼睛,“我得去补个觉,妙言小表妹,你也再睡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他说罢,朝沈妙言挥挥手,抬步离开房间,还不忘贴心地为她掩上隔扇。

    困困的君千弑看起来蠢萌蠢萌,像只傻狍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望向屋顶,心道还好这傻瓜没发现屋顶上的洞

    然而这一抬头,却正对上屋顶那双暗红色的凤眸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君天澜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少女没有丝毫犹豫,抽出弯刀和包袱,(身shen)形一动,迅速掠上屋顶。

    此时,第一缕朝阳穿透云雾,洒在了厉王府的琉璃瓦顶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还未在瓦片上站稳脚跟,君天澜一把扣住她的纤腰,沉默着俯(身shen)吻住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骤然放大,清晰地嗅到久违的龙涎香。

    她已有整整十五个月,不曾在他(身shen)上闻到这个味道。

    而他的吻霸道强势,透着不顾一切地野(性xing)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寻思着要不要回应他一下,君天澜适时结束这个简单却充满侵占(性xing)的吻,摸了摸她的脑袋,声音低沉:“走!”

    “掠影还在马厩里”少女在黎明的轻风中低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夜凉已经把它带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忍不住回头望了眼厉王府。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王府在朝阳中越发显得明光灿烂,许是东城门那边派人过来递了消息,她看见君千弑披着衣裳,顶着两个黑眼圈奔到庭院里,气急败坏地怒骂着什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