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22章 泪眼问花花不语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整个王府,一团混乱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呢喃出声:“文鳐”

    “嗯?”(身shen)边的男人偏头望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以为君天澜会直接带她出城,谁知这厮竟然胆大到直接挑了间环境不错的茶楼,要了个雅座,握着她的手上楼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沈妙言担忧地望了眼窗外,“四哥,你到这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用早膳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说着,小二哥极有效率地捧着茶托上来,茶托里盛着牡丹瘦(肉rou)粥、牡丹饼还有牡丹茶。

    茶点和小果皆都制作的十分精致讲究,沈妙言奔波半夜,正好饿得慌,因此也不跟君天澜客气,拈起一张牡丹饼就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连吃了两块饼,见对面男人一动不动,她不(禁jin)盯向对方,却见君天澜正看着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,不由挑眉,“四哥,你不顾追兵,把我带来这儿吃东西,不会是因为惦记肚子里的娃娃挨饿吧?啧,你待他可比待我好”

    君天澜拿帕子替她擦去唇角的面屑,凤眸中都是无奈的宠溺,“妙妙吃的是哪门子醋?你私自离开镐京的帐,我还没跟你算,你倒是先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留我一个在那满是牛鬼蛇神的地方,还好意思说是为我好,我才不想承你这份好。”沈妙言说着,低头喝粥,断断续续道,“总之你别想唔抛下我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中宠溺更甚,端起面前的粥,一边偏头看长街上跑来跑去搜人的侍卫,一边沉默着喝完粥。

    两人用完早膳,天色早已大亮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了沈妙言的手,带她下楼,早有小二哥牵着疾风过来,“这位爷,您的马!”

    君天澜扔给他一锭银子,跨上马背,把手伸给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望了眼厉王府的方向,沉住气,把小手搭在了他的大掌上。

    疾风奔驰在长街上,速度果真如它的名字一般。

    厉王府的侍卫注意到这边的异动,急忙追过来,可惜平常的马匹尚且不及疾风的速度,凭着他们的腿,又怎么可能追的上疾风。

    疾风宛如一阵黑影刮出城门,沈妙言瞧见君天澜去的方向好似正是芳菲园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襟,“四哥,前面是芳菲园,你的马,会把牡丹踩坏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望了眼怀中的女孩儿,唇角无奈的勾起,“数(日ri)未见,妙妙倒是风雅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面颊微红,竟不知如何接话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视前方,淡淡跟她解释:“芳菲园那边看守力量最为薄弱,咱们得迅速离开洛阳,从水路去往凛州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沈妙言不知该说什么,比起几株牡丹,似乎逃命更为要紧?

    她寻思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(情qing)时,疾风已经飞奔进了芳菲园。

    牡丹花在人眼中是美的,可在马儿眼中,与草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或者说,也就是口感上的区别了。

    那些妍丽盛开的牡丹在疾风的四蹄下,被践踏得零零落落,花瓣四散飞舞,虽别有一番风姿韵味,可一想到这般荼蘼美景乃是这些植株活着的最后一瞬,那么这美便也透上了些许清冷萧索。

    两人正朝着天际飞奔时,(身shen)后忽然响起另一阵马蹄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头,只见君千弑一(身shen)劲装,背负漆黑重尺,(身shen)子伏低,握着缰绳,正拼命追赶他们。

    他的眼圈通红通红,一双凤眸死死盯着她,苍白的薄唇抿成了线。

    “君千弑追来了”沈妙言轻声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在对上君千弑的目光时,她忽然有些内疚。

    可究竟内疚什么,却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并不在意,声音仍旧低沉平稳。

    君千弑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弓箭,在风中怒吼出声:“沈妙言,你就这般不待见我吗?!我哪里不如他,我哪里不如他,叫你这样不顾一切地跟他走?!”

    他说着,猛地(射she)出一支利箭。

    却(射she)偏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了咬唇瓣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君千弑紧追在后面,再度拈弓搭箭,嘶吼的声音已然带上泪腔,“你走了,就不要回来了!沈妙言,你走了,就不要再回来了!”

    明明喊着这般决绝的话语,可如今的局面,却是他在追赶她。

    这一箭,自然又(射she)歪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见他拼命夹着马肚,甚至用马鞭凶猛地抽打坐下骏马。

    可这世上,又有几匹马,能跑得过疾风呢。

    花田一望无际,风从四面八方拂过,沈妙言呆呆望着紧追不舍的那个少年,她不知道他追了多久,她只能看见他坐下的马生生跑死,哀叫着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君千弑一(身shen)劲装,哭着朝她(射she)出一支箭。

    却再度(射she)偏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几近沙哑,哭着扔掉弓箭,“沈妙言,你走了,就不要再回来了!”

    花瓣纷飞中,那个玄衣少年忽然不顾一切地丢掉重尺和弓箭,拼了命地在花田中奔跑起来:“沈妙言,沈妙言,沈妙言!”

    他呼喊着心(爱ai)女孩儿的名字,拼尽力气地奔跑,践踏着他曾经引以为傲的洛阳牡丹。

    他追赶了一程又一程,眼泪在风中风干了一行又一行,直到无力地扑倒在不见边际的花海中。

    昨(日ri)傍晚的蝴蝶围绕着他飞舞,它们并未通灵,因此不解人间痴(情qing)。

    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

    君千弑抬起泪流满面的脸,看见那个女孩儿,坐在别的男人的骏马上,缓缓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悲凉从心底最深处,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山一程,水一程

    将来,他们再也不会相见了吧?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攥着君天澜的衣襟,她遥望那个幼稚的少年哭得泪如雨下、声嘶力竭,却没有勇气跳下马,回去安慰他一下。

    她已经劝过他了啊,他一意孤行,她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别想他了。”君天澜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已经离开洛阳城有一段距离了,疾风的速度稍稍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少女把脑袋轻轻靠在他的(胸xiong)膛上,疲倦地闭上双眼:“四哥,若你赢了,他会如何?”

    不知道妹妹们有没有注意过,本文里,四哥(身shen)上的熏香,一共换过三种。

    楚国时熏龙涎香,刚回周国时熏山水香,黑化后熏大象藏香,现在改回了龙涎香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