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23章 这场战役,由我主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最好的下场,是囚(禁jin)终(身shen)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平视远处的河流,语气淡淡。

    沈妙言捏着他衣角的手忍不住收紧,都道少年轻狂,君千弑(性xing)子未定,怎么可能耐得住被囚(禁jin)的荒凉凄苦。

    若是囚(禁jin)他,还不如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,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吗?”她试探着道,“我瞧着,他真算不上什么大(奸jian)大恶之人。他做出谋反的事,定是燕虚在背后怂恿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谁推动怂恿,他做了,就是做了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疾风已跑至芳菲园的尽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,零落的牡丹花与蝴蝶一同在风中飞舞,格外艳丽。

    她轻声:“那他他就算被囚(禁jin),不也可以像四哥这般戴罪立功吗?若能立下大功,这件事就能一笔勾销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单手握住缰绳,另一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心,“很多事,不是你想象的这般简单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河流边,夜凉等人牵着几艘船,雪白的掠影正踩在上面,一双乌黑的眼睛巴巴儿地瞅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君天澜抱着沈妙言下马上船,疾风站到另一艘船上,小船顺流而下,朝永津河驶去。

    少女坐在一张小板凳上,朝远处的洛阳城张望,“不知道夜凛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就听见东城门那边有信号弹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“这声信号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君天澜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大掌包覆住她的小手,平静的视线扫过她的肚子,已经两个月了,他想着,淡淡道:“此次东征洛阳,乾元宫那位一共派了两万人马给我。钦原带着一万五千人从陆路赶往凛州城,剩下的五千人马走水路,被我带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快速转了几下,沈妙言笑道:“四哥让夜凛带兵攻城,却特地亲自带着夜凉他们潜入洛阳城,想来,夜凛那边不过是声东击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君天澜凤赞许地看了她一眼,“我们几人潜入洛阳城,一为救你,二为探清洛阳虚实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听说君千弑忽然娶什么厉王妃,才猜测到沈妙言到了洛阳。

    而他鲜少用这种赞许的眼神看沈妙言,沈妙言心中略略有些得意,红着脸轻轻倚靠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从永津河逆流而上,回到凛州城已是七天后。

    军队驻扎在凛州城外,大周有不得带女眷进军营的规定,沈妙言只得稍作打扮,把自己扮成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穿过一座座帐篷,跟着君天澜踏进最中间的主帅帐篷,只见萧战、顾灵均、顾钦原、李斯年等人都在,还有萧家的几名远房子弟,也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少女眼中划过了然,看来,顾钦原带来的那一万五千兵马,已经与萧战他们汇合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萧战是大元帅,四哥却又是皇上钦差,这军中调度安排,也不知究竟该听谁的?

    她扮成侍从,与夜凛一道立在君天澜(身shen)后,果不其然,这帮人刚坐下,就对着舆图剧烈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顾钦原建议趁燕虚还未赶回来时,立即向明州进军,萧战却不(阴yin)不阳地反对,还问顾钦原,若是兵败,他是否能承担全部责任。

    然而行军本就是一种赌博,胜负实在家常便饭,若要求一名参谋承担兵败的全部责任,未免太过苛刻,将来谁还敢为军营献策?

    他们两派吵来吵去,向来沉稳的顾灵均原打算劝一劝,谁知到最后也跟着吵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武将居多,不知是谁率先拔出佩剑,一时间整座帐篷的人都跟着拔剑,互相威胁,围着桌上的舆图喋喋不休、口水四溅,就差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汗颜,她从未行军打仗过,只道军营是个威严冷肃的地方,从不知这些指挥官们还能吵成这样。

    夜凛余光扫见她的表(情qing),轻声道:“武将多的地方,就容易发生争吵。这还算是好的,卑职追随主子在西南行军时,那吵得才叫一个激烈!到最后打起来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,做一场行军部署,得死一半参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坐在大椅上,面容冷峻,在萧家一名武将即将要动手时,冷冷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含着十足的威慑力,那些争执得面红耳赤的人,皆都停下争吵,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七天前才去过洛阳,燕虚带了不少精锐回去,如今还未来得及过来。若想夺回明州城,最好的出兵时机,就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他眉眼沉寂,话语透出不可反驳的强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他,他明明是废太子,只穿着寻常的墨色长袍,可他端坐在那里的模样,却仍然高贵威严,透着天生的贵不可言,只消一眼,就叫人知道,他并非池中物。

    半晌后,萧战黑着脸道:“恕本帅多言,君公子三月时才干出((逼))宫这种大逆不道之事,谁知道你究竟有没有和君千弑叛贼在洛阳碰头联合,哄骗我大军入虞州城,埋伏了陷阱谋害我们皇上虽遣你来前线,可本帅却信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萧家派系的武将,纷纷自主站到他背后,以表达对君天澜的反对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君天澜的背影,只见他仍旧坐得四平八稳,还闲适地端起桌上清茶,浅浅呷了一口,缓缓道:

    “短短两个月,萧元帅却连丢两座城池如此失败的元帅,早该引咎辞去元帅之位才是,如今,却敢说信不过我,呵”

    他最后那个“呵”字,透出浓浓的刻薄与嘲讽,瞬间就激怒了萧家派系的官员,纷纷提剑指向君天澜,仿佛他再敢多笑一声,他们就会立即冲上来把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顾家派系的军官,则纷纷持剑护在君天澜左右。

    双方,对阵鲜明。

    僵持片刻后,君天澜优雅地把茶盏放到桌上,暗红色凤眸毫无感(情qing)地望向对面的萧战,“既如此,我与元帅打个赌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想赌什么?”

    君天澜挑起一边的眉毛,“我与灵均带兵五千,夜袭虞州城,元帅则按兵不动坐镇凛州。若我能拿下虞州,你辞去元帅之位,带着你的部下返回镐京。这场东征洛阳的战役,由我主场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