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29章 再见,混小子(上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兵荒马乱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厮杀的士兵,地面血流成河,平常看起来令人恐惧的断肢残骸被扔得到处都是,然而并没有人在乎那些肢体都是谁的。

    对杀红了眼的士兵而言,此时唯一重要的,是不停砍杀面前的敌人。

    少一个敌人,他们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沈妙言单枪匹马,夹杂在潮水般的士兵中,如旋风般冲进洛阳城。

    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。

    白嫩的脸蛋早已溅上无数鲜红的血珠,血腥味在她周(身shen)挥之不去,可那双琥珀色的瞳眸中,却满是坚定。

    想要

    见那个混小子一面。

    他曾唤过她几声师父,他惹出这样大的事,她总得罩着他不是?

    她仗着一手弯刀耍得分外出彩,大胆地闯进城门。

    此时战斗还在外城进行,内城也不知如何了。

    那个混小子今天就没露过面,这样关键的时刻,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穿过混战的人群来到内城门外,将城门拍得轰轰作响。

    楼上的士兵只当她是敌人,都要准备从城楼上拿石头砸他了,谁知正好被燕虚看见,他眸光微闪,示意打开内城门。

    城门开了个口子就被重新合上,沈妙言策马进入甬道,只见十几名士兵,手持长矛,正警惕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下马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冷喝。

    她翻(身shen)下马,把圆月弯刀挂在马背上,淡定地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立即有人上前,稍稍搜了(身shen),这才领着她上城楼。

    她登上城楼,燕虚背着双手,双眼注视着战场,似是懒得再伪装出那副苍老的模样,脊背笔直,修饰过的面容也已恢复正常,虽年近四五十岁,却有一种历经岁月风霜的俊美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大胆”他开口,声音低沉威严。

    “我想见君千弑一面。”沈妙言盯着他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呵”燕虚薄唇微勾,“那个不成器的东西,你见他做什么?我听闻,你怀了君天澜的孩子,你不是应该在后方好好养胎吗?战场凶险,女人,还是少来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沈妙言蹙眉。

    燕虚仍旧盯着远处的战场,清晰地看着那个(身shen)着黑金铠甲的男人,在双方阵营中所向披靡,宛如神祇。
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在君天澜手里吃了几场败仗后,就死活不肯再上前线了,这样没用的东西,我留他做什么?自然是杀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小脸仍旧平静得过分,“我听闻,贤王素来以贤明仁善闻名于世,时间可以改变很多,却唯独难以改变一个人的心。你有千万种(性xing)(情qing),却唯独没有残酷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燕虚皱眉看她,眼中略带着一点诧异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冷冷道:“你如何知道我(身shen)份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狭长的眼眸,“君家人,都生着一双凤眸。更何况,你现在真应该照照镜子,看看你眼底那暗红的血光。我知道大周皇族天生有(阴yin)暗面,四哥曾经癫狂时,一双瞳仁宛如在血液中浸泡过。你虽比他好点儿,可眼睛里那特殊的红色,却骗不了人。”

    燕虚君焰,威冷的面庞上忽然噙起一点微笑,“仅凭这点,就断定我是贤王?”

    “慕(情qing)馆地下有四通八达的地道,皇宫也有。而这些地道,都与大周皇陵中的贤王墓相连。我听四哥说,贤王墓中藏着无数盔甲与兵器,想来,无论是秘道还是盔甲武器,都是你在为((逼))宫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顿了顿,唇角的弧度透出些讽刺意味,“只可惜,你的所有算计,都被四哥识破,直接占用了你的秘道与兵器。”

    君焰转向驰骋战场的君天澜,“他很不错,若无(奸jian)细出卖,此时坐在大周皇宫里的,就不是君烈那个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此趟本是为了找君千弑,可此时碰到君焰,忍不住多嘴了几句,“说起来,即便大长公主扶持君烈上位,她也终究是你的亲姑姑,你怎么能杀她?”

    “亲姑姑?”君焰品着这个词,眼中笑意更浓,“按照你的说法,我是她的亲侄儿,那么当年她又为何一门心思置我于死地?!乐阳,大周皇族,绝无亲(情qing)可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该说什么,按道理她应该手刃这个男人为大长公主报仇,可事到临头,她却一点儿动手的**都没有。

    众生皆苦。

    “君千弑在哪儿?”她又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以他的(性xing)子,他会去哪儿?”君焰反问。

    沈妙言默了下,转(身shen)往城楼下走。

    刚走出几步,想起什么,又轻声道:“四哥前些天收到洛阳的来信,顾皇后(身shen)体似乎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君焰的目光仍旧落在战场上,可双眼,却逐渐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骑上掠影,一路朝芳菲园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牡丹花田中,到处都是尸体。

    许是受了鲜血的滋润,那些牡丹开得越发妖娆艳丽。

    沈妙言远远看见花田的高台楼阁上,那个少年(身shen)着沾血的盔甲,手持一柄重尺,冷冷睥睨着围在楼下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打起来了?”她喃喃自语,很快回过神,策马朝楼阁疾驰而去,“君千弑!”

    隔得太远,她的声音湮没在风中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看着少年从楼阁上一跃而下,无数士兵向他举起手中长枪,他单脚点在枪尖上,重尺被挥舞得赫赫生风,将距离最近的几名士兵打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”

    沈妙言尖叫出声,可惜那些杀红眼的人,谁都不肯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君千弑以一敌百,一双凤眸血红血红,(身shen)上盔甲都烂了,殷红的血液汨汨渗出,却仍然不肯放弃地厮杀。

    他的威武与冷厉叫围攻他的士兵心生忌惮,然而不知是谁在其中高声呼唤:“太子有令,得厉王首级者,赏金万两!兄弟们,冲啊!”

    一声呐喊,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睁睁看着无数刀刃砍向君千弑,终于无法忍耐,策马向前,圆月弯刀出鞘,径直收割起人命。

    她杀出一条血路,把手伸给君千弑,“上来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