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32章 伏惟尚飨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究竟是为什么,君天澜也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根本就不知道悬赏万金,夺取君千弑首级之事。

    约莫是钦原为了斩草除根,才背着他下的令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那个满脸泪水的小姑娘,良久后,在她跟前单膝跪下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声音低沉醇厚,“埋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又哭了会儿,最后连流泪的气力都没有了,只趴在地上,眼睁睁看着君天澜亲自掘了个坑,把君千弑葬了进去。

    男人沉默着搬来一块石碑,苍龙刀出鞘,在上面刻下了“君千弑之墓”。

    沈妙言喘过气,挣扎着站起来,摘了几枝艳丽饱满的牡丹,摇摇晃晃走到坟冢前,郑重地把牡丹摆放在墓碑前。

    夕阳的最后一缕柔光,轻轻笼在坟冢上,像是温柔地为那个少年,盖上一层薄被。

    她伸手温柔地抚摸墓碑,声音嘶哑:“傻子,你大约,是喜欢这里的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递给她一捧花瓣。

    她抬头,把花瓣尽数扬散在风中:“伏惟尚飨”

    她双眼一黑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适时抱住她,吹了声口哨,疾风自远处奔来,载着两人朝洛阳城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察觉自己正睡在厉王府的寝屋里。

    两个脸生的小丫鬟伺候在侧,见她醒了,立即恭敬地伺候她梳洗更衣。

    她坐在窗下的梳妆台前,偏头望向庭院,明明是暮(春chun)初夏,庭院里却透出萧索。

    院子里种着几棵大树,树上还有用木头做成的鸟窝,不用想,都知道出自那个混小子之手。

    小丫鬟见她脸色苍白,于是拿来牡丹香粉给她上妆。

    少女只是静静注视庭院,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外面有侍女端着托盘进来,恭声道:“郡主,该用早膳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挪到圆桌前,早膳很丰盛,该是小厨房精心烹制的。

    她也着实饿了,食量比平常大了整整一倍,只惊得侍女们目瞪口呆,全然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骨架小小的乐阳郡主,竟能有这般好的胃口!

    沈妙言喝完最后一口粥,起(身shen)道:“我去府中走走,你们不必跟着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实在称不上友善,几位侍女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她今(日ri)穿了件宽松的梨花白长裙,长发梳成简单的堕马髻,鬓角簪一朵白牡丹。

    跨出门槛,没走几步,就到了君千弑生前的书房。

    她推开门,只见暮(春chun)的光从雕窗外洒进来,整个书房仍旧是原来的模样,仿佛那个人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桌案后落座,掀开绸布盖着的蟋蟀笼子,许是多(日ri)未曾有人进来喂食,那几只蟋蟀缩在角落,都已死去。

    默默看了半晌,她又盖上绸布。

    鼻尖萦绕着淡淡的牡丹花香。

    她垂眸,从脖颈间取出一截红绳,红绳下的吊坠是颗晶莹剔透的珠子,珠子颜色是最纯正的朱红,宛如火焰燃烧。

    这是那个少年临死前,赠给她的东西,说是能保平安。

    白嫩的面庞浮起冷冷的笑,她猛地攥紧那颗烈焰珠,若这些凡物果真能保平安,他又怎会离世?!

    都是哄骗人的东西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泪珠从睫毛间隙滚出,滴落到手中,顺着手指缝隙,缓缓渗进烈焰珠里。

    暮(春chun)的阳光,书房盛开的牡丹,在此刻尽皆显得苍白,悲凉。

    厉王府前院。

    大书房内,只有君天澜与顾钦原两人。

    顾钦原(身shen)着白衣,跪在君天澜面前,俊秀的面容透出狠厉,“是我下令又如何?他活着,对表兄而言,有百害而无一利。只有他死,表兄才能顺理成章接手洛阳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坐在太师椅上,面容冷峻如冰,“我父皇背负着弑父杀兄的罪孽,每(日ri)每夜活在痛苦中。钦原是希望,我也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吗?我想得到这天下,但并不想通过极致残酷的手段来得到。钦原,我是有血(肉rou)灵魂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,表兄绝不会与我讨论手段问题。”顾钦原抬眸同他对视,“是因为沈妙言?因为他,表兄开始心软了?我早就说过,她不该留在表兄(身shen)边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的固执冷硬令君天澜头疼,他阖上双眼,声音淡漠: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“退下”。

    顾钦原站起(身shen),明明是褒衣博带的书生打扮,气质风度俱是绝佳,可眉梢眼角的狠辣,却令他与“国士无双”这个词错(身shen)而过。

    他朝门外走了几步,终是忍不住回头,“表兄,我再也不愿看见,你沦落到被软(禁jin)青云台那种地步。这么多年,咱们吃过的苦头已经足够多,我只盼表兄能够青云直上,再不会陷入任何被动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冷着脸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自坐在暮(春chun)的光中,一张俊脸难辨喜怒。

    这一(日ri),洛阳城无比忙碌。

    封府库,点册籍,开粮仓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洛阳街头更是大摆流水宴,犒赏三军。

    厉王府的匾额被摘下,换上了“寿王府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虽然镐京城并没有传来消息,说恢复君天澜的皇子(身shen)份,可在李斯年的明示暗示之下,随军幕僚皆都恭敬地称君天澜一声寿王(殿dian)下。

    寿王府今夜同样大摆宴席,宴请立下军功的将领们,以及洛阳城的本地官员。

    沈妙言本不愿出席,可君天澜执意带她在这些将军官员们面前露脸,因此直接命侍女给她沐浴更衣,打扮漂亮后,把她送过来。

    宴席是摆在庭院里的,四周侍女们手执灯盏,树上也挂了不少灯笼,直把黑夜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沈妙言到的时候,只见六张圆桌俱都已经坐满,那些官员们谈笑风生,俨然十分得意恣肆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在上座,君天澜(身shen)着黑袍,手中捏着一盏酒,灯火下的侧脸冷淡精致,周(身shen)的气度更是透着凉意,仿佛将一切(热re)闹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她沉默着走过去,在他(身shen)边的空位坐下。

    她本就生得美,再加上怀有(身shen)孕的缘故,越发衬得整个人宛如明珠生晕、倾国倾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