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34章 她对他的喜欢,无关风月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丝丝缕缕的牡丹花香遗落在夜色之中,明明该是令人心旷神怡的甜香,可在这些人嗅来,却分明是催人命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半晌后,不知是谁领头,几十人在院中跪成一片,纷纷道:“愿誓死效忠寿王,永不反悔!”

    端坐在侧的顾钦原,仿佛心中一块巨石落地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此,才算真正是夺下军队,与洛阳城。

    君天澜并未立即叫他们起来,只漠然地仰头,饮尽杯中酒。

    上好的牡丹佳酿,醇厚清冽。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(身shen)着中衣,在(床chuang)榻上假寐。

    她心中仿佛堵着口气,实在难受得紧,以致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正难过时,隔扇被人推开,那人的脚步声响起,紧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脱衣声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那人掀开被褥躺进来,顺手把她捞进怀中。

    甜冷的龙涎香把她整个人包裹住,像是缠绕住她的道道枷锁。

    “还没睡?”男人声音低沉,开口的时候,喷吐出醇厚的酒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着他,睁开眼盯着墙壁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在生我的气吗?”君天澜把她抱得更紧些。

    沈妙言用胳膊肘把他推远些。

    帐中沉寂。

    良久后,君天澜唇角嘲讽般勾起,“妙妙,君千弑,并非是我下令悬赏的。”

    少女仍旧不语。

    帐中沉寂。

    烛火燃了大半。

    君天澜为她掖好被子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翌(日ri),天晴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(床chuang)时已是晌午,(身shen)边的男人早已不知去向,大约又是忙清理洛阳城的事儿。

    她淡漠地用过早膳,却有女医上门,说是奉了寿王之命,前来诊脉。

    旁边侍女(娇jiao)笑道:“郡主真有福气,寿王这般体贴,是旁的女子盼都盼不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医女也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沈妙言始终不言不语,等那医女开完安胎药,才淡淡说了声“有劳”。

    房中伺候的人都瞧出来这郡主与寿王似乎不和,因此俱都沉默下来,不敢随便再称赞寿王。

    等那医女走后,一名胆大些的侍女轻声劝道:“郡主,奴婢多嘴,王爷金尊玉贵,如今又立下赫赫战功,将来前程锦绣不可限量。您如今虽受宠(爱ai),可将来变数那么多,谁能担保,您能一辈子受到宠(爱ai)呢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看她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又道:“奴婢斗胆多言,若王爷将来能夺得那个位置,三宫六院肯定是少不了的,您真不能再任(性xing)下去。奴婢的小姐妹昨儿晚上收拾酒席时,偷听到有将军悄悄商议,说是要给(殿dian)下献上美人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帘,仍旧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那侍女在心底叹了口气,屈膝行了一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房中静坐良久,起(身shen)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穿过游廊,轻轻抚摸肚子,已是怀胎三月有余,这肚子摸起来,已经有些显怀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走到了花园里。

    花园里有一大片茵茵草地,几个藤球架子竖在两侧,还有几只半旧的藤球堆在角落。

    她默默看着,恍惚中,仿佛看见君千弑带着一帮少年,兴奋地在草地上踢藤球。

    鲜衣怒马,少年轻狂。

    正出神间,背后传来低沉的男声,“你在想他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头,只淡淡道:“总觉得,他不该枉死。他(身shen)上,有咱们都没有的东西,他应该带着那些东西,纯粹而快乐地过一辈子。君天澜,他不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谁也勉强不了。”君天澜轻轻握住她的小手,“你怀胎辛苦,我带你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不斜视地抽出自己的手,“你回去吧,我再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些(日ri)子都在战场上厮杀,好不容易攻下洛阳城,又没(日ri)没夜地处理政事,精神力早已到极限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自己握空的手,神色(阴yin)狠,“沈嘉,我君天澜才是你的男人!君千弑他算什么东西,为了他,你与我冷战数(日ri),值得吗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微收缩,不可置信地偏头看他。

    这般刻薄的话,她已有多年未曾从他口中听到过。

    她朝旁边退了两步,“他是你弟弟,你说他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君天澜头疼地捏了捏眉心,伸手去拉她,“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!”沈妙言连连往后退,“我亲眼看着他死在我面前,我过不去那道坎!”

    沈妙言于君千弑而言,是照亮黑夜的火焰。

    可君千弑于沈妙言而言,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别人(身shen)上,总有自己没有却向往的东西。

    君千弑的纯粹、(热re)(情qing),是沈妙言童年时才拥有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的纯粹与(热re)(情qing),因此当他死在她怀中时,她甚至觉得死去的那个人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她对他的喜欢,无关风月,更似手足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一向都是倔强的女孩子,他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上前两步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轻哄,“人死不能复生,他已离世,可你肚子里,却还孕育着一个生命。妙妙,好好活下去,才不枉费他对你的(情qing)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攥着衣角,泪花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慢靠近她,抬袖给她拭去泪水。

    然而少女终究是一把推开他,不管不顾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男人沉默地站在原地,良久后,偏头望向那些藤球,暗红色瞳眸中流转的(情qing)绪,不知是忧伤,还是妒忌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沈妙言独自在寝屋用过晚膳,想起医女要她饭后走走的叮嘱,于是提了个灯笼,心(情qing)郁卒地沿着游廊漫步。

    谁知刚拐过几个廊角,却瞧见不远处凉亭中设了丰盛的宴席,几位将领簇拥着君天澜,正(热re)切地寒暄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顿住步子,没过一会儿,就看见有位(身shen)姿袅娜的少女,蒙着面纱,款款走进凉亭。

    那少女穿轻纱广袖罗裙,行走间香风四溢,一双美眸仿若倒映着星辰,格外美丽勾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着朱红栏杆,琥珀色瞳眸倒映着不远处的(热re)闹。

    她觉得权势真是个好东西,不必开口,任何东西都会有人主动送上门,哪怕是活生生的美人。

    而那美人走进亭中,声音婉转:“给寿王(殿dian)下请安!(殿dian)下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