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36章 他的温柔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那小丫鬟满脸惊诧地回到寝屋,却瞧见沈妙言正优哉游哉地靠坐在窗边贵妃榻上,由着两名侍女帮她在指甲上涂满朱红的牡丹花丹蔻。

    “郡主好生厉害,”她由衷赞叹,“(殿dian)下果然没有提回镐京之事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这几(日ri),洛阳城的府库、典籍等,都已被顾钦原带人彻底清理完毕,君天澜一一查验无误,才算是了却一桩大事。

    他和顾灵均又重新部署了洛阳、明州、虞州三座城池的兵力,几乎做好了随时与朝廷开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些都忙完后,他的时间才稍稍空闲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临近傍晚,他从书房里出来,见天色不错,于是朝沈妙言的寝屋走去,刚跨进门槛,就闻见屋中一股馥郁的牡丹花香。

    他看过去,只见那丫头慵懒地靠坐在软榻上,两只白嫩如玉的小手搭在扶手上,晶莹的指甲涂了鲜红的丹蔻,越发衬得手指洁白细腻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抬手示意屋中伺候的丫鬟都退下,轻轻执起她的一只手,见小手指的指甲还未涂上丹蔻,于是在软榻上坐了,亲自拿起花汁为她涂抹。

    沈妙言半眯着眼,淡淡道:“今(日ri)倒是回来得早,没有应酬吗?”

    “事(情qing)都忙完了,自然回来得早。”君天澜目光始终落在她的小手指上,涂丹蔻的姿势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沈妙言斜睨过去,他涂得很均匀,倒也不丑。

    把指甲涂满,男人又低头吹了口气,“晚上,咱们在岳明楼吃饭。”

    少女挑眉,“就我们俩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换(身shen)衣裳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抱进怀中,鼻尖抵着她的鼻尖,暗红色凤眸中都是缠绻,“不必换衣裳了,妙妙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他的大掌覆在她的肚子上,有意无意地摩挲,仿佛随口一说般,漫不经心道:“已经三个多月了”

    意有所指的话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往深处想,小手搁在他的手背上,“是啊,都有些显怀了夏天快到了,我该做些宽松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越发深邃,仿佛一头没吃饱的狼,“大夫说,三个月之后,是可以行房事的”

    少女挑眉,语带警告:“君天澜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只得收起那副(欲yu)求不满的姿态,握住她的小手,淡淡道:“等会儿用完晚膳,我陪你去看布料。”

    岳明楼乃是洛阳有名的一家酒楼,两人到的时候,小二恭恭敬敬地迎出来,“寿王(殿dian)下,您的雅座早给您备下了!楼上请!”

    沈妙言随他上楼,打量四周,但见酒楼内灯火通明,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两人在楼上雅座落座,不过须臾,就有美貌的侍女端着各色菜肴进来。

    她着实有些饿了,因此也没怎么顾及自己形象,就着红烧(肉rou),很快吃完两碗米饭。

    君天澜给她夹了个四喜丸子,声音透着无奈的宠溺,“又没人跟你抢,吃这么快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少女咽下一口米饭,“说来也怪,我本就吃得多,如今怀孕,食量竟是从前的两倍!四哥,别说伺候我的侍女惊讶,我自己都觉得奇怪。四哥,你说,我该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吧?”

    说完这几句话,她又开始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君天澜眼底掠过异色,却被他掩饰得极好,“妙妙(身shen)体很健康,吃得多乃是好事,再者,我又不是养不起你,何必忧心?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想也是,那么多人给她把过脉,都说她(身shen)体倍儿棒,怎么会生病!

    她吃了几棵蔬菜,砸吧砸吧小嘴,随口道:“说起来,魏国皇族的食量倒是惊人得很,万寿节时,可把我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下眼帘,只当没听见她的感喟,继续优雅地用膳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,有小厮过来请,说是顾公子请(殿dian)下回府议事。

    君天澜余光望向沈妙言,小丫头正低头扭着衣角,安静得不像是她。
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本王还有正事,告诉钦原,一切事务,他可代为处理。”

    小厮惊了下,不敢违拗他的话,立即领命去办。

    沈妙言拿了块牡丹糕细嚼慢咽,小眼神不停地往君天澜(身shen)上瞟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男人保持着端坐的姿势,慢条斯理地饮酒。

    “没看什么。”少女迅速收回视线,呷了口茶,终是忍不住,撇嘴道,“你倒是还知道守信。”

    “说好了陪你去看衣裳料子,自然会陪你。”君天澜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华灯初上,长街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搁在桌上,握住沈妙言的手,同她一道下楼。

    洛阳没有宵(禁jin),夜市极为繁华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一家装修颇为奢华的绸缎庄,里面挂满了各色绫罗绸缎,还有不少小姐、贵妇等人在其中挑选衣料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一看过去,挑中了几匹,偏君天澜不同意,要么评价太素像是披麻戴孝,要么又说太艳没品味,总之逛了一圈,没有两人同时能相中的。

    掌柜的知晓这两位(身shen)份贵重,急忙领着他们进了里间,“二位贵客,这里面还有更好的,二位瞧瞧可有满意的?”

    两人看过去,果然这里的布料比外面大堂好许多。

    君天澜拉了拉沈妙言,“那匹缎子如何?”

    少女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那是一匹绯红色丝缎,上面遍布暗红莲花纹,看起来很有质感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摸了摸,触感也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她正要让掌柜的把这匹布包起来,(身shen)后却传来女子的(娇jiao)俏声音:“那匹绯色的布料不错,掌柜的,包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回过头,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位柳芙蓉。

    柳芙蓉显然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君天澜,连忙屈膝行礼,“臣女见过寿王(殿dian)下!(殿dian)下也是来买布的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语。

    柳芙蓉的视线自然而然转向旁边,瞧见她挑中的布料旁站了个姑娘。

    屋内灯火明亮,她望着沈妙言,眼中都是惊艳。

    不过须臾,那惊艳就被妒忌取代,她淡淡道:“这位姑娘,这是我要的布料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