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40章 遥不可及的圆月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舒影坐正了,接过话茬,“正逢中元节,我与他都想着,或许你会愿意,一起吃这顿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,“吃了又如何,你们终归会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对视一眼,俱都默默不语,最后还是君舒影拍了拍手,示意侍女摆膳。

    三人难得共用一顿午膳,若忽略掉桌上略显尴尬的气氛,这副画面倒也养眼。

    等用完膳,君舒影提议去集市上逛一逛,君天澜没有异议,见沈妙言似乎还有精力,于是带着她一道,逛起了集市。

    三人模样生得好,乍然出现在这山野间的小集市,吸引了不少人惊艳的目光。

    君舒影趁着君天澜去买糖葫芦的功夫,扯着沈妙言来到一个卖花她小摊前,“拿一束栀子花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唇角翘起,越发显得姿容绝世。

    卖花姑娘被惊艳到,好半晌才回过神,红着脸把花递给他,“五个铜子”

    君舒影随手掏出张百两面额的银票,神采飞扬地在卖花姑娘面前晃了晃,“你说,这栀子花,可配我夫人?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脸红到脖子根,悄悄瞅了眼沈妙言,急忙点头:“配的!夫人生得真好看”

    君舒影笑嘻嘻把银票递给她,转向沈妙言,“我家夫人人比花(娇jiao),不仅配得起栀子花,便是国色天香的牡丹,也是配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周遭人见他平易近人,于是纷纷围拢过来,想同他说说话。

    乡下人最是朴实不过,一位大娘由衷赞道:“二位就好似那观音座下的金童玉女,着实般配得很!”

    “我瞧着这位小夫人大约是有(身shen)孕了吧?啧啧,二位这般好相貌,这孩子必定长得神仙也似!”

    君舒影眉开眼笑,朝众人拱手,“若夫人将来诞下孩儿,我定然请乡亲们喝酒!”

    四周都是欢呼声,谁也不去计较他这话的真假。

    沈妙言扯了扯他的衣袖,“君舒影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白(日ri)做梦也不准吗?小妙妙未免管得太宽了吧?”君舒影含笑挑眉,“好娘子,好不容易逮到那个死鬼去买东西,你让我过过夫妻瘾,你又不会少块(肉rou)!”

    他全然是一副泼皮无赖模样,沈妙言咬牙切齿,懒得搭理她。

    等君天澜拿着糖葫芦总算找到两人时,却发觉周围的人,看着他家小丫头和君舒影的目光,犹如看待一对夫妻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刚握住沈妙言的手,就有大娘挤过来,从挎着的篮子里掏出一捧草莓,笑得一脸慈祥,“孩子,这草莓甜着呢,你拿在手上,和你相公一起吃!别跟老婆子客气,咱们这山里鲜少来客人,这点草莓算作一点小礼物,你可别嫌弃!”

    说着,不等沈妙言解释,又转向君天澜,“哟,这位是大舅子吧?来来来,你也吃!大舅子瞧着长得也俊,家中可有娶妻?”

    四周不少女子望过来,目中俱是含羞带怯。

    君舒影咳嗽了声,笑道:“大舅子,人家婆婆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莫名想笑,瞅了眼君天澜发黑的脸色,软声道:“哥哥家中并未娶妻,莫非婆婆有合适的,想介绍给哥哥?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着这两人一唱一和,面色越发黑如锅底。

    四周的少女们却越发激动起来,连连用含(情qing)脉脉的眼神,偷偷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甚至于,还有胆大些的姑娘,把手中新摘的花朵抛到君天澜怀中。

    男人恼了,冷着一张黑如锅底的俊脸,转(身shen)就朝帐篷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君舒影摊开手,“我可不愿去哄他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只得独自跟回帐篷,悄悄掀开布帘,探进半个脑袋,见男人正独自坐在桌边生闷气,于是轻手轻脚走到他(身shen)后,环住他的脖颈,“生气了?吃醋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翻阅手中书卷,并不理睬她。

    “啧”沈妙言绕到他跟前,挤到他怀中,在他大腿上坐了,笑眯眯捧住他的脸,“好哥哥,你这吃的是哪门子醋?不过是玩笑罢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,对上她那双清澈的琥珀色瞳眸,见她眉眼弯弯,心(情qing)似是比前些天要好上许多,心中那股子郁气顿时消散了些。

    他拿开她的双手,淡淡道:“这种事,不准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沈妙言直起上(身shen),亲了亲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君舒影入夜之后,才从外面回来。

    他手中提着两只剥好皮的兔子,笑容满面,“今晚吃烤兔子。”

    三人在山谷中设了烤架,沈妙言从集市上买来几坛果酿,“今夜咱们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(身shen)孕吗?你能喝酒?”正忙着烤兔子的君舒影从烤架后探出脑袋。

    “呃”沈妙言低头瞅了瞅手中拎着的几坛酒,讪讪道,“之前庆功宴时,我喝了好多瓶,没见出什么事啊。可能我(身shen)子好?啊,不管了,我今夜就想喝酒吃(肉rou)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兴冲冲奔到石桌旁,把那几坛酒的封泥给一一揭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端坐在侧,双眉微蹙,似是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抬起下巴指了指沈妙言的方向,声音压得很低:“魏国皇族血统,还能让她孕中喝酒?”

    “许是。”君天澜轻声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两人对魏国的皇族血统了解的并不透彻。

    那是魏国皇族的机密,就算他们的耳目遍布天下,也无法轻易搜寻到那些皇族秘辛。

    暮(春chun)的夜,透着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天际是绵延不见尽头的墨黛群山,近处是成片的山林,偶有几只萤火虫飞过,将夜点缀成安详的颜色。

    夜风骤起,酒香四溢。

    沈妙言拿木瓢舀了果酒,酒水之中倒映出夜幕之上的一轮明月,越发衬得酒水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她嗅着醇厚的酒香,发馋地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唇瓣,仰头喝完满满一瓢酒。

    夜风送来集市上的笙歌,那些山里人围着篝火,边跳边唱驱鬼的歌谣。

    山谷里,三人吃完烤兔子、喝完美酒佳酿,坐在草地上,一同仰望那轮遥不可及的圆月。

    今天这几章,算是温馨(日ri)常吧!

    谢谢“柠檬草”和“风轻琳舞”的打赏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