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41章 你不是菩萨,你救不了他们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静谧的夜,一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,醒来时,外面正吵得厉害。

    她坐起(身shen),揉了揉惺忪睡眼,察觉自己正待在帐篷中,(身shen)上还盖着一(床chuang)薄被。

    帐外是铺天盖地的叫嚣声,她匆匆披了件衣裳奔出去,只见火光四起,一名(身shen)着金甲将军模样的人,正吆喝着让所有村民都跪在一起,高高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透过火光,她隐隐记得那个男人正是靠着偷袭四哥,而一举封侯的金甲兵,殷禄。

    “老实交代,你们到底把君天澜藏到哪里去了?!”殷禄手持长鞭,骑在马上耀武扬威,视线扫过那些战战兢兢的村民,刻薄的面容上不(禁jin)流露出一抹狞笑,“不说是吧?”

    长鞭猛地在空气中炸响,他竟然用鞭子卷起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儿,又从半空中把她活生生抛了下去!

    那小女孩爆发出一声惨叫,她的爹娘急忙接住她,到处都是震耳(欲yu)聋的嚎哭。

    “本侯爷问你们话,到底把君天澜藏到哪里去了?!”殷禄提高音量,眼中凶芒毕现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根本不认识什么君天澜啊!”那些村民哭得厉害,纷纷对着殷禄磕头,“将军饶命啊!”

    殷禄正要发怒,一骑马从黑暗中走出来,韩叙之居高临下地盯着那些村民,“告诉我,今天你们这儿,可有出现什么可疑之人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好半晌后,其中村长模样的人才站出来,颤巍巍道:“将军,今儿咱们这里,的确来了几位客人。可他们傍晚时分就已离开,将军恐怕找错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见他的话,不(禁jin)心中一暖,这村长,是在刻意帮他们。

    韩叙之和殷禄半信半疑,又连着盘问了多人,得到的都是一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去别的地方找找?”韩叙之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殷禄点点头,眼中闪烁着贪(欲yu)的光芒,“虽然太子(殿dian)下不准咱们今夜行动,可咱俩若是能抓到君天澜,那也是大功一件。不过”

    他残酷的目光落在那些村民们(身shen)上,“这些人,倒是不必留了。省得把咱们偷袭君天澜的事儿传出去,到时候咱们脸上也不光彩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不置可否,并没有拦住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殷禄淡淡道:“来人,屠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骤缩,毫不犹豫地出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韩叙之听见她的声音,顿时眼前一亮,“妙言妹妹?”

    殷禄望过去,眼中光芒更盛,一边摸下巴一边笑道:“哟,这不是乐阳郡主吗?你既然在这里,君天澜定然就在附近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!”沈妙言怒极反笑,“好一个定安侯,不思量着在战场上建功立业,却为了自己的名声,妄图作出屠杀百姓的事!”

    那些村民满脸惊骇,全然不明白如今是个什么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殷禄冷笑,“屠杀又如何?等锦州和虞州开战时,他们夹在中间,总会成为炮灰!早死晚死都得死,不如便宜了我殷禄,也好叫我手下人提前熟悉熟悉杀人的滋味儿!”

    沈妙言惊诧地盯着他,她从不知道,一个该为百姓而战的将领,竟然说出这种话来!

    她的视线慢慢挪到韩叙之(身shen)上,“你也是这样想的?”

    韩叙之沉默了下,认真道:“妙言妹妹,这世间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,一将功成万骨枯,而你不是菩萨,你救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,摇头轻笑,“枉你是读圣贤书长大的”

    殷禄不耐烦起来:“休要废话耽搁时间,来人,把乐阳郡主给我抓起来!其他人,立即屠村,不得留一个活口!”

    漆黑的圆月弯刀适时出现在手中,沈妙言护在那些百姓面前,一字一顿:“若要杀人,就从我尸体上跨过去!”

    她认为她自己并非君子,可哪怕是个路人,也无法坐视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惨遭屠戮吧?

    殷禄的脸上流露出焦躁,鞭花在空中炸响,他抬手冲着沈妙言就是一鞭。

    沈妙言迅速后退,圆月弯刀迎上鞭子,她(身shen)形一动,整个人化作残影,向殷禄扑去。

    殷禄眯起眼:“乐阳郡主,你自己送上门,可休怪在下无礼!”

    两人在月光下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远处山坡之上,君天澜与君舒影并肩而立,正默默注视着山脚下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唇角扬起浅浅的弧度:“小妙妙还是和从前那般(爱ai)管闲事。若换做其他人,我定是要鄙视一番的。可为什么当那个人是她时,我怎么看怎么顺眼呢?啧,(爱ai)(情qing)的力量,真是伟大啊!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沈妙言的招数,见她比从前似乎更有长进,于是按捺住去帮她的心思,淡淡道:“连下属都约束不好的人,有资格在这里鄙视旁人?”

    “呵”君舒影舒展开眉梢眼角,并不理会他的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殷禄手底下过了四十招,最后倒退数步,龇牙咧嘴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几位大娘急忙上前扶住她,叠声劝她可顾念着些肚里的孩子,莫要再打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恼怒,只盯着殷禄,双手死死攥着弯刀。

    殷禄轻佻地吹了声口哨,“给我上!除了乐阳郡主,其他人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山坡上,君舒影(身shen)形化作雪白残影掠下高坡:“该咱们上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殷禄带来的人正要大开杀戒,一柄长剑从天而降,笔直插进马蹄前。

    “谁敢动一下试试?”

    碎玉敲冰般的声音响起,君舒影如神仙般出现,一(身shen)胜雪白衣在夜风中招展,整个人气质空灵清艳至极。

    殷禄和韩叙之俱是一愣,急忙下马行大礼:“太子(殿dian)下!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来这儿的?”君舒影周(身shen)散发出冷冷的戾气,“啧,还想屠村,孤可真是收了几个好部下!”

    “微臣知罪”韩叙之惶恐不已。

    殷禄却不肯认罪,双眸盯紧了君天澜,扬声道:“臣知道(殿dian)下与叛贼约好了中元节后再动手,然而正所谓兵不厌诈,如今叛贼孤(身shen)一人,实乃将其诛杀的好机会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