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42章 你给不了妙言妹妹幸福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舒影在他跟前俯(身shen),笑容满面:“既然这么多想法,要不,你来当这个主帅?”

    殷禄面色一白,“微臣不敢!”

    君舒影敛去脸上多余的笑容,声音陡然变得冰冷:“既然不敢,那就带着你的人,滚!”

    殷禄一张脸又红又青,急忙跨上马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韩叙之慢他几步,牵着缰绳,双眸紧盯着沈妙言,“妙言妹妹,两军交战在即,你跟着他,是没有前途的。不若趁着太子(殿dian)下在这里,与我们一道回锦州城?”

    沈妙言还未回答,君天澜先把她护在(身shen)后,“你倒是挖的一手好墙角”

    韩叙之并不怕他,跨上马,冷冷道:“我们二十万大军临境,你兵败(身shen)亡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你给不了妙言妹妹幸福,还不如趁早放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原地,薄唇掀起刻薄的弧度,“那么,韩侯爷是觉得,自己能给妙妙幸福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韩叙之朝镐京城方向拱了拱手,“妙言妹妹是皇上亲封的正一品郡主,而我乃是当朝侯爷,与妙言妹妹门当户对,自是般配的。君天澜,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,尽早放手,也好成全我与妙言妹妹。”

    他骑在马上,居高临下,看起来颇有几分小人得志的意味。

    君天澜凤眸中都是淡漠,“本王拭目以待,你到底给不给得了妙妙幸福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刻意加重了“幸福”二字。

    然而在场之人,谁也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韩叙之一夹马肚,朝殷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那些百姓们纷纷站起(身shen),对着三人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君舒影目光落在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,唇角的笑容淡了几分,“四皇兄,今夜过后,咱们就是不死不休的仇人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淡,“我以为,我们一直是这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君舒影轻笑,朝沈妙言走近几步,大掌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小妙妙,等我打败他的时候,你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!”沈妙言没好气地推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出声,与君天澜对视一眼,转(身shen)潇洒离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吹了声口哨,疾风从黑暗中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他抱着沈妙言上了马,握着缰绳朝前行了几步,忽然偏头望向那些村民,从袖袋里取出几张面额极大的银票送到村长手中,“今夜让诸位受到惊吓,十分抱歉,这些银票作为一点小心意,还请诸位笑纳。”

    村长借着篝火的光芒看清银票面额,顿时吓了一跳,连忙想把银票塞回去:“公子太客气了,这可使不得!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这儿快起战火了,这些银票就当做诸位的迁家费。另外”他平静的视线转向这些村民,“我才是她的夫君,穿白衣裳的那个,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不等那些村民反应过来,一夹马肚,往山外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他(身shen)前的沈妙言汗颜,她怎么觉得,这个男人绕了这么一大圈,最后那句话,才是他真正想说的?

    中元节过后,双方在平原地带打了几场仗,却都还处在试探对方的阶段,因此伤亡倒也不算惨重。

    沈妙言会些医术,常常与军医们一起救治伤员,一时间颇受将士们敬重。

    这夜,她待在帐篷中,正忙着帮一名伤患处理(胸xiong)口的刀伤,却听得帐外传来欢呼声,过了会儿,那些声音由远而近,她回过头,却见(身shen)着铠甲的君天澜与顾钦原一道,约莫是来巡视军营的。

    “啊!痛痛痛!”

    她发呆间,伤患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急忙回过神,歉意地朝那伤患笑了笑,继续给他消毒伤口。

    君天澜与顾钦原从她(身shen)后经过,她听见他们似乎是在商讨新的战术。

    “青叶谷地形复杂易守难攻,殷禄立功心切行军偏于急躁,不若把他引入青叶谷,然后命人封锁谷口,再让埋伏于山谷两侧的人马放火箭。如此,可将殷禄所带军队,一举歼灭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闻言,微微颔首,“可以。我会亲自带一小队兵马,装作窥视锦州城,以(诱you)惑他率军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表兄(身shen)份贵重,不若让我来做(诱you)饵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从沈妙言背后经过。

    沈妙言察觉到一注尚算温柔的目光落在她后脑勺,很快就挪开了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,那两人正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朝伤患露出一抹微笑,“你的伤口包扎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伤患连连称谢,挠挠脑袋笑道:“(殿dian)下看起来总是凶巴巴的,咱们军队里,都说(殿dian)下是阎罗王转世、杀神附体。不过郡主妙手回(春chun),大家都说郡主是菩萨转世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扑哧一笑,面颊微微发烫,“我哪里称得上是妙手回(春chun)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在咱们眼里,郡主就是活菩萨!”那个伤患红着脸,不敢多看沈妙言,“等战争结束,我回家娶妻时,也一定要找个像郡主这样善良的!”

    他说罢,面颊更红,捂着伤口,匆匆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在一张板凳上坐了,捧起一杯苦茶提神,想着刚刚那个伤患说的话,心头没来由地涌上浅浅的欢喜。

    谁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呢?

    她正悄悄高兴时,外面响起嘈杂声,帐帘被掀开,几名士兵抬着一个担架匆匆跑进来:“大夫、大夫!”

    她急忙放下茶盏,奔过去一瞧,才看清楚担架上躺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儿。

    男孩儿双腿以下都是血,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大夫!求求你救救我弟弟!”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紧紧攥住沈妙言的衣袖,就差给她跪下了,“我弟弟巡逻时被敌人暗算,求求你救救他!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静地给那个孩子检查过(身shen)体,心中忐忑,呢喃出声:“这伤太严重了,必须截断双腿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就被那个汉子猛地推了一把,“你说什么?你胡说什么?!我弟弟好端端的,怎么就要截肢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站稳,一个踉跄跌倒在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