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43章 我救的人越多,你的罪孽,就越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旁边有受过沈妙言恩惠的人,把她从地上扶起来,好言劝道:“郡主不会害人,她懂医术,她说要这么办,那肯定就是要这么办!”

    那个汉子显然无法接受,抱着他弟弟,呜呜咽咽地哭嚎出声:“图什么啊我们上战场,到底是图什么啊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望着他,琥珀色的瞳眸掠过不忍。

    这些天她虽见惯了生离死别,可是

    视线从担架上掠过,这个孩子,才十三四岁。

    帐中寂静,只能听见那个汉子呜呜咽咽的哭泣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,担架上的孩子忽然缓缓睁开眼,苍白瘦弱的脸上,勉强挤出一点笑容,“姐姐,双腿和(性xing)命,只能选一个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我我想要活下去”男孩子脸上笑容更盛,“姐姐,我想要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鼻尖发酸,强作镇静道:“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嚎啕大哭的汉子被其他战友拉开,沈妙言示意打下手的几名小厮替她拉上帘子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给人做截肢,托人寻来最后一点麻药给那孩子用了,又取出一把锋利的锯子,在火上细细消过毒,深深呼吸,示意人按住那孩子,自己咬住唇瓣,用锯子锯了下去。

    尽管用过麻药,可断腿之痛,岂是一点麻药就能缓解的!

    那孩子眼泪簌簌落下,拼命咬着一块木头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手中动作越发迅速,眼泪一颗颗掉落,不停地问自己,这些人上战场,究竟图的是什么?

    若大周无法为百姓谋利,反而带来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灾难,那么这些百姓,又为什么要为大周抛妻弃子、出生入死?

    她动作利落地为那孩子包扎好伤口,又写了几副药方,叫来夜凛,命他亲自去抓药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孩子早已晕厥过去,她命人打来干净的水,小心翼翼给那孩子擦拭干净脸,又叮嘱值夜的小厮多注意照顾他,千万不能让他发烧着凉。

    都安排好后,她拖着疲惫的(身shen)子回到主帐,帐中灯火通明,君天澜正端坐在桌案边,聚精会神地翻阅兵书。

    她只望了他一眼,就去屏风后沐浴了。

    沐过浴已是长夜过半,她走到(床chuang)榻上,刚躺下去,君天澜也正好过来睡觉。

    他如同过去那些夜晚一般,把她抱在怀中,用下巴亲昵地蹭她的脖颈:“刚刚巡逻军营时,我看见你了。那些士兵,都在称颂你。我的小妙妙如此良善,倒是叫为夫羞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跟我说浑话。”沈妙言把他推远些,语气里透着几分不满,“今夜我救了个孩子,他看起来才十三四岁,你怎么会容许这么小的孩子上战场的?”

    “大周男子,十二岁就会接受军事训练。”君天澜又贴近她些,大掌轻轻抚摸她微微隆起的肚子,凤眸中掠过重重暗色,“军营中血腥味太重,对你(身shen)子不好,以后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少女转向他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倔强,“你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,我就要救回来多少人!我救的人越多,你(身shen)上的罪孽,就越少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带着天生的稚气。

    君天澜却有瞬间的呆滞。

    帐中烛火摇曳,他忽然不顾一切地扣住她的后脑,在她脸蛋上猛亲起来。

    “口水!”

    少女无比嫌弃,然而男人紧紧抓住她的双手不让她挣扎,暗红色凤眸中狂潮涌动,点点滴滴,都是累积了多年的(情qing)愫。

    一切,发生的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直到晌午时分,(床chuang)上的少女才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她揉着腰坐起(身shen),暗暗在心里问候了几遍君天澜的祖宗,刚试着下(床chuang),双腿一软,整个人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想起昨夜时,那个该死的男人搂着她,在她耳边念着小乖乖、好宝贝,还说有多么多么喜欢她,还说一定会温柔

    结果呢?!

    到后面,她怎么求饶都没用,她昨晚并非是睡过去的,而是活生生晕过去的!

    沈妙言从地上爬起来,委屈地红了眼圈,因为实在疼痛,甚至开始掉泪珠子。

    君天澜(春chun)风满面从外面开完早会回来,就瞧见他的心肝宝贝哭得稀里哗啦,别提有多委屈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男人一见她哭就心疼,急忙上前几步,把她从地上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!”沈妙言气恼,一张小脸通红通红,“都怨你!”

    君天澜朝她(身shen)下瞄了眼,薄唇掀起浅而温柔的弧度,“这种事,多做做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做做?!”少女彻底炸裂,“你倒是想得美!今晚咱们分(床chuang)睡,我这还怀着宝宝呢!”

    “大夫说,三个月之后就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君天澜讪讪,不敢碰这个炸药包,默默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于是守在外面的夜凛和夜凉,只看见他们主子(春chun)风满面的走进帐篷,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又灰头土脸地被撵出来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尝到鲜的男人,只开了一次荤,就被迫分(床chuang)睡,他盯着对面(床chuang)榻熟睡的姑娘,整夜整夜抓心挠肺地难受,好几次试图摸进沈妙言的被窝,被对方察觉,毫不犹豫就把他踹下(床chuang),并扬言他若再敢爬(床chuang),就不止是分(床chuang)睡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只得生生按捺住内心的如饥似渴,眼巴巴盯着对面的嫩(肉rou)入眠。

    与锦州的对峙还在继续,过了多(日ri),他带着十几骑人马在锦州城外转悠时,终于吸引到殷禄的注意。

    殷禄和韩叙之立功心切,几乎没等君舒影的军令,直接就开了城门,带着三千人马,朝他们袭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人迅速朝青叶谷方向退去。

    殷禄盯紧了他,心中十分得意,一路策马狂追。

    跟在他后面的韩叙之却有些顾忌,“殷兄,我看还是撤兵吧?君天澜此人狡猾多端,恐怕有诈!”

    然而殷禄眼中只有高官厚禄,哪里顾得上他这些劝告,得意道:“韩兄贪生怕死,可别拉扯上我!活捉君天澜的功绩,我殷禄是拿定了!”

    人都有攀比的心理,韩叙之唯恐被殷禄抢去全部军功,因此生生按捺下内心的不安,跟着闯进了青叶谷。

    明天虐渣渣

    谢谢今天五位小天使的打赏,么么哒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