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47章 一起死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与此同时,锦州的军营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那个小兵领着,穿过驻扎在城内的诸多帐篷,最后停在一座其貌不扬的帐篷前。

    里面传出男人痛苦的呻吟,正是韩叙之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兵面露恐惧,轻声道:“郡主自己进去吧”

    说罢,垂下眼帘,轻轻为她揭开帐帘。

    沈妙言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都是(阴yin)冷的气息,帐篷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,最右边的十字架上,韩叙之赤着上(身shen),双脚双手皆被绑缚其上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蓬头垢面,嘴里呢喃出声,“水水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光落在墙上,见上面挂了个水囊,于是走过去取下,拔开塞子后送到韩叙之嘴边。

    韩叙之连忙大口大口喝起来,仿佛多时未曾喝过水似的。

    水囊很快见了底,韩叙之微微睁开双眼,看见是她,忽然就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暗惊了下,轻声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也没在韩叙之(身shen)上看见什么伤,不过就是渴了些,怎么就哭成了这样?

    韩叙之却哭得越发厉害,不顾形象地哀求她:“妙言妹妹,过去都是我对不起你你放我出去好不好你放了我好不好?!我再也不敢胡作妄为了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”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,泪珠子不停地滚落下来,一张脸苍白而憔悴。

    “你是四哥的俘虏,我没有放你出去的权力。”沈妙言替他把脸上的头发捋到耳后,“四哥不会虐待俘虏的,你老老实实认个错,即便看在你兄长的面子上,四哥也不会对你如何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只是崩溃大哭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沈妙言不解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那位李将军从外面回来,目光掠过沈妙言,低声道:“郡主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传进来,韩叙之整个人都瑟缩起来,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恶鬼。

    “我来探望战俘。”沈妙言声音清脆,瞟了眼韩叙之,“李将军既然回来了,我也不便多留。叙之哥哥,我以后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垂眸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刚迈开步子,韩叙之就在后面哀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只见韩叙之眼中满是乞求。

    帐中气氛十分诡异,半晌后,她终是看在二人过去的(情qing)面上,硬着头皮对李将军道:“这个男人乃是我过去的朋友,他虽做过不少混账事,可还是请将军大人有大量,让他少吃些苦头。”

    李将军沉着脸在大椅上落座,眼神含着满满的仇恨,愤怒地盯向韩叙之,“他已经不是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帐中瞬间寂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缓缓转过(身shen),被绑在木架上的男人,只呜呜咽咽的哭泣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扫过他的下(身shen),却又很快移开,淡淡道:“你这么做,四哥他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战俘,(殿dian)下全权交由我处置。”李将军给自己倒了杯水,“我劝郡主莫要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只是沉默。

    见她似是不肯走,李将军抬首,眼中的憎恶毫不遮掩,“他生了副谦谦君子的外貌,却长着一副黑心肝。不仅坏了我妹妹的清白,还坏了京中其他贵女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料到韩叙之竟然还干出这等不要脸面的事,不(禁jin)揉了揉眉心,“他犯下这样大的过错,将军不如一刀杀了他,也算得上痛快,何必这般折磨羞辱?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?!”李将军盯向韩叙之,眼圈越发的红,“我妹妹因为他干的好事,怕被人知晓给家族蒙羞,直接一条白绫结束了(性xing)命杀他?他倒是想得美!”

    沈妙言也望向韩叙之,对方只是痛哭不止,并未反驳李将军的话。

    显然,李将军说的,都是事实了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流露出无奈,她对韩叙之道:“你自己犯下的罪孽,我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韩叙之透过泪眼目送她离去,满脸都是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可世上,从无后悔药。

    镐京,皇宫。

    顾娴高高仰着脖颈,她和君烈(身shen)后,正是百尺高楼。

    “君烈,”对面君焰缓缓开口,“从一开始,我和娴儿,就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。兄长和弟弟们欺辱你时,在你(身shen)边帮你的人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君烈满脸憎恶,“你和他们的出生和存在,于我而言,本就是一场罪过!君焰,我如今病入膏肓,我不怕死。但即便死,我也想拉上一个垫背的。你和她,只能活一个,你来选。”

    君焰面无表(情qing),“放了他,我跟你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顾娴睁大眼睛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“五哥哥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她好不容易与他重逢,可尚还未说上几句话,他就又要离开了吗?

    “不愧是(爱ai)美人不(爱ai)江山的五皇兄。”君烈轻笑,“把剑踢过来。”

    君焰抬脚,毫不犹豫地把剑踢到他脚边。

    君烈脚尖一勾,那柄剑径直跌落到听云阁外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他冷笑。

    君焰缓步走向他。

    两人相距不过半尺时,君烈忽然攥住他的手腕,猛地把他拉过来,另一手紧扣住顾娴的手腕,整个人朝后方仰倒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极快,所有事(情qing),都发生在一刹那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,往下方急速坠去。

    然而刚坠下一层楼的高度,君焰不知从哪儿取出一把匕首,深深扎进听云阁的墙壁里。

    他反握住君烈的手,君烈则紧攥着顾娴的手腕。

    三个人在半空中,摇摇(欲yu)坠。

    “怎么,五皇兄怕死?!”

    君烈冷笑,刻意晃动了几下(身shen)子,扎进墙壁里的匕首立即往下滑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君焰的目光透过他,落在顾娴脸上。

    顾娴仰头看他,唇角的笑容透出罕见的温柔。

    那眼神之中的意味很明显,她不怕死。

    君焰唇角弯了下,忽然松开了君烈的手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他(身shen)形如风,呼啸着揽住顾娴的腰,匕首再度深深扎进墙壁。

    “娴儿”他低头,却瞧见君烈死死攥着顾娴的脚踝。

    君烈抬头咧嘴,朝他露出白森森的牙。

    君焰瞳眸瞬间骤缩。

    不过刹那之间,君烈拽着顾娴的脚踝,与她一道急速坠落。

    “娴儿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