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49章 了却君王天下事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风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顾娴与君烈从半空中双双坠落。

    君烈盯着她已不再年轻的容颜,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问题,他用这皇宫,困了她多少年呢?

    十年,二十年,三十年,还是

    一生?

    那就,困她一生吧。

    他紧紧抱住她,血色凤眸中满是癫狂,却轻柔地在她耳畔呢喃出声:“阿娴,咱们都回不去了一起死吧,黄泉路上,也好有个伴儿只是,只是下辈子,可别再遇上我”

    顾娴的眼泪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几近嘶哑:“可是十一哥哥,我想活下去啊”

    她独自在这吃人的皇宫中苦苦支撑,只因为她相信那个人一定会回来。

    她从青葱少女变成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一直在等,她从未放弃。

    她甚至,即将看到她的孙儿了

    她终于等到了他

    可她却要死了

    “十一哥哥,我想活下去”

    再没有什么念头,比活下去还要(热re)切。

    君烈呆呆盯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,耳畔萦绕着她一声又一声“十一哥哥”。

    她有多少年没有叫过他十一哥哥了?

    年少时的记忆,犹如洪水来袭。

    那些柔软的、隐秘的、温暖的记忆

    终于,令男人冷硬的心脏,化为绕指柔肠。

    他忽然拼尽力气,把顾娴推了上去。

    君焰正不顾一切地奔下来抢夺顾娴,看见他的动作,微微愣住。

    他一手抱住顾娴,一手紧紧扣住窗棂,低头的刹那,看见那个即将落地的男人,做出“好好活着”的口型。

    说完这四个字,他就在坚硬的地面,绽放成了一朵血花。

    夏(日ri)的风,带着几分灼(热re)。

    君焰有些茫然地望向这座华丽端严的皇宫,再没有什么时候,比此时更觉得这皇宫像一座吃人的野兽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顾娴重新进了听云阁,帮她仔细检查了一番伤口,柔声道:“他下手还是有分寸的,都是些不严重的外伤,修养些时(日ri),就没有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顾娴微微颔首,轻轻抱住他的劲腰,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淌落,“这些年,我好想你”

    君焰轻轻抚摸她的头发,唇角的温柔,仿佛三月里融化的(春chun)水。

    顾娴想起什么,忽然抬头,好奇问道:“除夕宫宴前,我曾在坤宁宫的琉璃窗外看见你的(身shen)影,当初我以为那是幻觉,莫非当时那个影子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君焰笑得温柔,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替她拂拭去眼泪,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顾娴握住他的手腕,忍不住重重咬了口他的手臂,“那你当时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?!一晃神就不见了!”

    君焰低低笑出声,轻柔地为她把一缕白发藏到耳后,“咱们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出宫?”

    男人低头凝视她的容颜,声音坚定:“嗯,我带你出宫。”

    顾娴没有问出宫以后他们去哪儿,也没有问该如何出去,只全(身shen)心地信赖着这个男人,仿佛出嫁的新娘般含着几分羞涩,与他十指相扣,缓缓步出听云阁。

    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(身shen)后名。

    可怜白发生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(身shen)着华服的萧艳,在宫女们的簇拥下,出现在了听云阁外。

    她静静望着那摊血(肉rou)模糊的尸体,过了好半晌,才垂下眼帘,“昭告天下,皇上驾崩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游离于往(日ri)里的慵懒妩媚之外,带着些沙哑,仿佛就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时半刻,太医院的人过来检查尸体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双仍然睁着的凤眸,缓步上前,轻轻为他阖上眼。

    在尸体被抬走的时候,她仰起头,闭上眼。

    睫毛颤抖得厉害,她仍然记得,当年她才七八岁,与小姐妹落了单,想去宫学听课,向一名太监问路,那太监却七拐八绕,故意想占她便宜。

    她急得快要哭了时,那个像狼崽子一般的小少年,猛地从草丛中扑出来,把那个太监狠狠摁在地上揍。

    当时他的眼神很凶,可她却觉得他好厉害。

    有时候打动少女心,并不需要什么金银珠宝,而仅仅是一份保护,就已足够。

    泪水从睫毛缝隙滑落,明明是六宫专宠、艳绝天下的皇妃,却在此刻哭得像个孩童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背,胡乱擦拭去泪珠,“你说仰起头闭起眼睛就不会流泪,可我还是流泪了你说让女人哭的男人,不是好男人,可你却让我哭了嫁给你做侧妃时,那夜你弄疼我,我哭得厉害,你说从今往后我所有的眼泪都由你来擦,可你再也不能帮我擦眼泪”

    偌大的皇宫中,响起皇帝驾崩时的钟声,惊飞了无数鸟儿。

    朱墙黄瓦的宫廷,对外人而言奢华端严,可对(身shen)处其中的人而言,却与牢笼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天空不知不觉落了雨,四周起了白茫茫的雨雾。

    萧贵妃默默仰望天空,雨水和泪水,静静陪伴着她的悲伤。

    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

    去年(春chun)恨却来时,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君烈驾崩的消息,传至天下。

    大周一时间群龙无首,再加上君天澜和君舒影的内战,越发显得大周宛如砧板上的鱼(肉rou)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魏国和草原皆都蠢蠢(欲yu)动,天下局势,在这个夏(日ri),莫名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得到消息时,正在寝屋中研究兵法。

    她听夜凛说了这个事儿,立即扔掉兵书,朝君天澜的书房奔去。

    书房中安安静静,她推开门,只见房中帷幕低垂,那个男人端坐在书案后,光线太暗,看不见他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缓缓走过去,“四哥?”

    君天澜朝她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反握住他的手,温柔地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原以为我恨他,可是在听到他驾崩的消息时,我并不快乐。”他低沉沙哑地开口,“过去我与他争斗,与他挑衅,也被他惩罚,被他算计可无论如何,那个时候,他都还活着我都还有希望,与他冰释前嫌”

    沈妙言感觉到,有温(热re)的液体,滴落在她的脖颈间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放得很轻:“妙妙,我没有爹爹了”

    告诉菜,你们有没有被感动!!

    谢谢“空城简”、“桃菀”、“噗”、“柠檬草”、“风轻琳舞”的打赏,抱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