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50章 登徒子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混沌的光影中,男人的眼泪一颗颗滴落进她的脖颈间。

    灼(热re),却又冰凉。

    那泪水顺着少女白腻的肌肤,缓缓滑落进她的罗裳里,透出凄迷的艳丽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着他的脑袋,她从没有看过四哥如此脆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觉得他很强大,眼泪这种东西,与他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可是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仿佛看见很多年前,她的四哥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少年,跋山涉水不远万里回到镐京,想见他爹爹一面,想与他爹爹亲亲(热re)(热re)。

    然而最后他什么都没得到,他只能衣衫褴褛站在远处,眼睁睁看着他爹爹与另一个孩子亲近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或许连他自己都以为,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只能看着别人幸福的小孩,他早已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那个一无所有、孤单无助的孩子,一直都住在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他的渴望,从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沉默中,她忽然拉着君天澜的手,轻轻覆到她的肚子上,“四哥,你还有我和宝宝”

    男人抬起头,透过朦胧泪眼,清晰地看见她脸上的温柔。

    原来当初那个只会在他怀里哭泣的小姑娘,早已长成亭亭玉立、善解人意的女子。

    薄唇微翘,他把她紧紧箍在怀中,声音嘶哑,却含着几分熨帖,“妙妙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起头,看见他眼下都是青黑,于是软声道:“四哥((操cao)cao)劳军务辛苦,还是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话地点点头,抱着她上了书房的(床chuang)榻,就算入睡,也不想松开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由他抱着,凝视他合起眼睛的模样,伸手轻轻为他抚平紧锁的眉间。

    又过了会儿,见他似是睡着了,她才起(身shen),从书房出来。

    她掩上门,转(身shen)时却瞧见顾钦原、李斯年、夜凛等人正巴巴儿地瞅她。

    “看我做什么?”少女挑眉。

    “表兄他,如何?”顾钦原望了眼书房大门,轻声问。

    沈妙言满脸认真,“需要冷静和休息,今天你们别进去打扰他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去城楼上转转。”少女说着,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锦州城与明州城遥遥相望。

    她登楼远眺,看见明州城上的旗帜尽皆换成了雪白,守城士兵们也都穿着银白铠甲,似是祭奠。

    她默默看了会儿,头也不回道:“咱们这儿的旗帜和着装,也都换成白色的吧。”

    夜凛应了声是,立即去吩咐众人了。

    少女抿了抿唇瓣,又道:“夜凉。”

    夜凉鬼魅般出现在她(身shen)后,“郡主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遣人去明州,就说天子已逝,为服丧,我们这边愿意与其约定,休战三天。”

    夜凉望着她的背影,眼中掠过敬佩,“卑职亲自去传话。”

    说罢,如风般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君天澜醒来时,已是(日ri)暮。

    房中弥漫着(肉rou)糜粥的香味,面容沉静的少女坐在(床chuang)边看书,见他醒了,于是起(身shen)拧干水盆里的帕子,给他擦脸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男人握住她的手腕,眼底隐隐可见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窗外的夕阳,笑道:“四哥在担心军营里的事?放心,军营里有顾钦原和李斯年看顾,不会出幺蛾子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把她改换旗帜颜色的事说了一遍,“四哥这次起兵本就理由不足,如今服丧,也是(情qing)理之中。好歹叫百姓知道,四哥也是注重孝道的,如此也能挽回些微名声。”

    她端来(肉rou)糜粥,舀起一勺递到君天澜唇边。

    君天澜吞食下去,“妙妙如今做事,倒是越来越稳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四哥教的好。”少女笑吟吟,又喂了一勺过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吃下,忽然拿过粥碗和勺子,也舀了一勺送到沈妙言唇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不会浪费他的体贴,于是含笑吃下。

    “吃东西总是不肯好好吃。”男人说着,取出帕子,给她把唇角的粥擦拭干净,又喂了一勺。

    少女仿佛故意和他作对,又弄得唇角上沾了不少汁液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,正要帮她擦拭,忽然又顿住,俯(身shen)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很灼(热re),带着特有的霸道与强势。

    他垂眸,目光落在她晶莹红润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下一瞬,舌尖卷过她的唇角,把残余的粥汁尽数吞进口中。

    少女的瞳眸倏然放大。

    男人薄唇挑着几分笑容,与她拉开距离,“嗯,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登徒子!”沈妙言没好气。

    “与夫君就是这么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少女面颊微烫,夺过他手中的粥碗,飞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靠坐在(床chuang)榻上,含笑看着她害羞的模样,郁卒的心(情qing)在这一刻彻底平息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失去了很多,却也得到了很多。

    若是妙妙能一直陪着他,今后的生活,一定会很幸福吧?

    沈妙言奔到外面,红着脸盯着脚尖,走了几步,却差点撞上人。

    “妙妙!”

    那人清脆开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,“阿陶?!”

    谢陶笑眯眯拉起她的手,“我是刚刚才到的!(殿dian)下遣人回镐京,把将领的家属们都接了过来你瞧!”

    沈妙言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瞧见城楼下有好多辆马车过来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掠过了然,如今君烈驾崩,镐京城定然大乱,将士们挂心家属,定然没办法好好打仗,如今四哥把他们的家眷接到(身shen)边,也好让他们放心地打仗。

    谢陶背着个小包袱,小心翼翼拉了拉沈妙言的衣袖,“妙妙,钦原哥哥他他在哪儿呀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好笑地捏了把她的脸蛋,“就知道惦记你家男人,真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谢陶脸红得厉害,脑袋垂得低低,仿佛生怕被沈妙言看到脸上的红云。

    沈妙言故意吓唬她:“你的钦原哥哥,前些(日ri)子救了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,如今正打算迎娶那姑娘做妾室呢。你这趟倒是来得正好,明儿就能喝到他小妾敬你的茶了!”

    谢陶闻言,倏然睁大眼眸,连声音都发起颤来:“小妾?钦原哥哥他,要纳妾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