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51章 一切羞辱,都是她咎由自取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未及回答,泪珠子就从谢陶眼眶淌出来,她抬手捂住脸,呜呜咽咽地痛哭出声:“钦原哥哥不要我了吗?!我做错了什么,让他这么急着纳妾,呜呜呜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”

    她抬手捏了捏眉心,又从袖袋里取出帕子,给她把眼泪擦干净,无奈道:“我哄骗你的呢!你家钦原哥哥处理军务都来不及,哪里有时间去纳妾?乖,快别哭了!”

    谢陶红着眼圈,狐疑地看她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沈妙言握住她的手,笑眯眯道,“我领你去见他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谢陶激动地朝前迈了几步,忽然想起什么,又顿住步子,低头望了眼风尘仆仆的自己,蹙眉道,“钦原哥哥最(爱ai)干净,我得沐过浴,才能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都老夫老妻了,还兴这个?”沈妙言轻笑,可接收到谢陶渴求的视线,她终是无奈,“好好好,先沐浴”

    谢陶花了一个时辰沐浴打扮,把自己收拾得香喷喷的,这才满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她连(日ri)赶路脸色有些苍白,于是拿出自己的胭脂水粉给她仔细装扮了下,又取出君天澜这段时间送她的一根八宝翠玉发簪,细致地别到她的发髻上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谢陶忐忑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沈妙言点点头,“走,去见你夫君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夫君”两个字,谢陶脸上更红,盯着鞋尖同她一道往军营走。

    快到军营时,谢陶又不安起来,“妙妙,我的样子难看吗?钦原哥哥会不会嫌弃我瘦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对上她的双眼,清晰地看见她眼睛里的惶恐。

    她抬手,为她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,柔声道:“一点都不难看。若这世上还有人觉得阿陶不好看,那一定是眼睛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谢陶抿着小嘴,笑得很是羞赧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帐外,小兵进去通报过,彬彬有礼地出来道:“军师说现在没空,请郡主和夫人晚上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?”沈妙言一把推开那小兵,直接拉着谢陶闯进军帐,“顾钦原!”

    帐中点着好闻的宁神香,顾钦原与李斯年正面对面下棋。

    沈妙言冷笑,“好一个没空!对军师而言,下棋比看自己夫人,更加重要?”

    谢陶眼巴巴瞅着顾钦原,完全没把沈妙言的话听到肚子里,只觉得多(日ri)未见,她的夫君似乎瘦了许多

    她心疼地扑过去,像一只归巢的鸟儿扑进他的怀里,“钦原哥哥,我好想你!你在军营里,是不是很苦呀?你都瘦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”

    李斯年老脸一红,咳嗽了声,朝谢陶微微颔首,“顾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!”谢陶急忙起(身shen)还礼。

    “二位数月未见,想来定是有很多话要说。正好老夫还有要事处理,就不打扰二位了。”李斯年说罢,对顾钦原礼貌地点点头,离开了军帐。

    沈妙言原不想走的,她总想提点些谢陶,然而谢陶这副模样,估摸着也是听不进她的话的,于是只得心不甘(情qing)不愿地跟着李斯年离开。

    帐中只剩下两人。

    谢陶亲昵地蹭了蹭顾钦原的手臂,娃娃脸上都是满足,“钦原哥哥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无表(情qing)地把棋盘上的棋子收进棋篓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(殿dian)下派人去镐京城,把我们这些将士家属一起接过来的。”谢陶抱住他的手臂,“钦原哥哥有想念我吗?我每天都念着钦原哥哥呢!前段时(日ri),我还和嫂嫂去庙里上香,祈求钦原哥哥平安!”

    她叽叽喳喳说着话,上下扫了眼顾钦原,见他并无受伤的痕迹,于是笑道:“定是佛祖听见我的恳求,钦原哥哥一点伤都没有呢!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眸遮掩住瞳眸里的不耐,语气冷淡:“我是军师,又不必上战场,怎么会受伤?”

    “喔”小姑娘被浇了一头冷水,却也不恼,只依恋地紧抱住他。

    顾钦原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臂,淡淡道:“我还有军机要事处理,你去找沈妙言,让她给你安顿房间。”

    谢陶有点儿不(情qing)愿,“可是我都还没有和钦原哥哥说够话”

    “谢陶,如今局势紧张,我没时间与你儿女(情qing)长。”顾钦原的眉宇已经带上若隐若现的厌倦,拾棋子的动作也粗鲁了几分。

    小姑娘抱着他手臂的动作渐渐松下来,“喔”了声,垂着头起(身shen)朝帐篷外走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她忽然又回头,大眼睛里忽闪着光彩,“钦原哥哥,你今晚忙完了,会去找我吗?我还有好多话,想跟你说!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眸把棋盘收好,声音透着冷淡:“你的话从来都是废话。别再用那些鸡毛蒜皮的事,占用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谢陶静立良久,眼圈一红,低头跑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顾钦原收拾棋盘的动作顿了顿,抬眸望了眼徐徐落下的帐篷,脸上的表(情qing)有些微悔意,却不过瞬间就化为淡漠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喜欢她,一切羞辱,都是她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沈妙言刚让人弄出间幽雅的厢房给谢陶住,正在里面晃悠着寻思还缺什么东西,谢陶哭着奔进来,一把抱住她的腰,“呜呜呜妙妙”

    “他又欺负你了?”沈妙言叹息。

    谢陶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就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沈妙言拍拍她的背,与她一道在(床chuang)榻上坐下,“大多数男人都是不靠谱的,你越对他们死心塌地,他们就越是觉得你廉价,越是看不起你。阿陶,以后别把全副心思都交给顾钦原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说我想跟他说话,”谢陶哽咽,“可他说,我说的都是废话,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但是但是妙妙,我想同他说很多很多话,并不是因为真的想同他说那些事(情qing)我只是,我只是想和他待在一起,就只是想和他待在一起”

    她说着,趴在沈妙言肩头,哭得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同样酸楚,可她到底是局外人,她无法插手别人的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谢陶哭累了,再加上连(日ri)跋涉的艰辛,很快沉沉睡了过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