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52章 他的小姑娘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把她放到(床chuang)上,轻手轻脚地给她脱掉鞋袜和外裳,又为她盖上锦被。

    她凝神细看了她一会儿,叹息着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谢陶中间饿醒过来一次,起(身shen)拿了桌上的点心果腹,望了眼依旧紧闭的房门,抬起手擦去溢出的泪水,翻(身shen)上(床chuang)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她闭着双眼,却有眼泪从她的眼角淌落,渗进绣枕中,逐渐染湿大片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厢房的门被人推开,褒衣博带的男人跨进来,缓缓走到(床chuang)边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少女已经熟睡,娃娃脸看起来恬静可(爱ai)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,那漆黑的睫毛中,还隐隐有泪珠闪烁。

    他在(床chuang)榻边落座,凝视她良久,少女许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,双眉渐渐蹙起来,一颗眼泪,顺着面颊缓缓滑落。

    男人伸手,用食指轻轻接住那颗泪。

    他把食指凑到眼前,泪水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他用舌尖尝了尝,滋味很苦。

    这不该是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寂静的长夜中,顾钦原无奈地发出一声叹息,褪去外裳,小心翼翼在她(身shen)边躺下,如同他们成亲之后的无数个夜晚那般拥她入怀。

    翌(日ri),天明。

    谢陶醒来时,就看见抱着她的顾钦原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见这并非梦境,顿时欣喜不已,大力扑进男人怀中,“钦原哥哥!”

    顾钦原被她惊醒,却仍旧闭着眼睛,大掌直接把她摁进被子里,声音透着晨起的不悦,“大早上的,嚷嚷什么?”

    谢陶急忙压低声音,“我不嚷嚷了钦原哥哥,你继续睡,我保证不打搅你”

    而约定好的停战三天,很快结束。

    双方在平原地带打了一场仗,却是胜负各半。

    收兵时已是(日ri)落,沈妙言静立在城楼上,看着那些负伤的士兵被抬回来,琥珀色瞳眸中掠过不忍。

    视线放得更远些,对面君舒影那边也在处理伤员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越发黯淡,这么打下去,真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

    她正难过间,夜凛匆匆过来禀报:“郡主,端王来了!主子与幕僚们在分析战况不便见客,要不您去见见他?”

    “端王,君无极?”少女挑眉,“这个时候,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很快回到锦州城的城主府中,只见大厅里,一(身shen)素白袍子的男人正在喝茶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君无极抬头,瞧见是沈妙言,几乎快要喜极而泣了,“小表妹,我可见着你了!四弟呢?四弟在哪儿?快叫他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四哥在处理军务,暂时抽不出(身shen)。”沈妙言走到他(身shen)边落座,“你怎么来了?镐京如今(情qing)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糟。”君无极直言,“以薛慎薛丞相为首的寿王派,和以萧贵妃为首的太子派,几乎天天在朝堂上打架。除此之外,妩儿那边还收到(情qing)报,说魏国很有可能与草原勾结,妄图趁乱攻打我大周”

    他喝了口茶,“我瞧着(情qing)况不妙,就赶紧过来找人了!小表妹,你是明白人,你应该知道,咱们内战越久,国力损耗就越是严重。他们两人,必须停战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两只狮子争领地打架,打一半忽然不打了的吗?”沈妙言摇头。

    君无极抓抓脑袋,“这事儿还真麻烦”

    大厅中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沈妙言挽袖斟了杯茶,慢条斯理地品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博古架上,上面放着一些古书,其中几本她从前还曾读过。

    她看着看着,一道光忽然从她眼里闪过,她起(身shen)道:“我有办法让他们停战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跟君无极解释,拔腿就往君天澜的书房跑。

    此时书房中坐满了幕僚,她突然闯进来,所有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少女无视这些人,只大步走到君天澜跟前,双眼十分明亮,“四哥,小时候你教我读史,可还记得(春chun)秋战国时期,晋国国君过世,他的两个儿子,公子小白和公子纠,争位一事?”

    后一步跟来的君无极恰好听到她的话,双眼顿时亮了起来,暗道他这小表妹就是聪明,不愧是四弟放在手掌心百般宠(爱ai)的女人!

    君天澜端坐在大椅上,“你的意思是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少女神采飞扬,“公子小白和公子纠约定,谁先回到国都,谁就是新的国君。当时的(情qing)况,与咱们现在的(情qing)况不是差不多吗?四哥也可以与君舒影约定,谁先回到镐京,谁就是新帝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刚落地,对面就传来一声呵斥:“胡闹!”

    她抬眸看去,顾钦原正襟危坐,冷声道:“国之大统,岂能这般草率?!”

    沈妙言轻笑,“那么依顾先生的意思,这仗,还得继续打下去?那么我请问顾先生一句,这场仗什么时候能打完?!若魏国与草原果真入侵,又该由谁去抵御?”

    两个问题,皆都是顾钦原回答不上来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淡漠地从他(身shen)上收回视线,定定望向君天澜,“四哥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君天澜半垂着眼帘,深思片刻,淡淡道:“倒也不是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“表兄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,制止了顾钦原的劝阻,抬眸看向君无极,“二哥既然来了,不妨做一次公证人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愿,乃是大周强盛。你们能停战,莫说叫我做个公证人,便是叫我死,那都是使得的。”君无极松了口气,认真道,“我现在就去询问五弟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沈妙言毫不犹豫地跟上。

    君无极嘴巴笨,她怕他把事(情qing)搞砸。

    再者,她与君舒影也算有几分交(情qing),她出面做说客,对方同意的概率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君天澜眯起凤眸,“妙妙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,眉眼弯弯:“四哥放心,我会保护好自己!”

    君天澜默了下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与她都清楚,在场的这些人里,实在没有比她更适合做说客的人了。

    城楼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(身shen)黑金细铠,静静目送沈妙言与君无极远去。

    她骑在雪白的掠影上,素白的斗篷在风中猎猎翻卷飞扬。

    他的小姑娘,当初那个只会哭闹撒(娇jiao)的小姑娘,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女人了?

    菜扳手指头:君天澜是寿王派,君舒影是太子派,绿葱皇子,你是什么派?

    君无极高深莫测:夹心派。

    谢谢夕颜、柠檬草、不成佛亦成魔、噗、风轻琳舞的打赏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