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53章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?皇位与我何干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明州城的官兵仔细检查过君无极和沈妙言,见他们(身shen)上没携带武器,这才放行。

    两人被领到城主府大厅,却并不见君舒影出来接待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天青色麻纱袍子的男人,摇一柄羽毛扇,笑吟吟从座位上起(身shen),“恭候二位多时,快快请坐!来人,给端王(殿dian)下和乐阳郡主看茶。”

    两名美貌侍女从屏风后绕出来,恭敬有礼地给两人上茶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雨前龙井,味道甚是不错,二位可仔细品尝一番。”张祁云笑着,十分讲究的以袖遮口,先行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来喝茶的。”沈妙言蹙眉,“叫君舒影出来见我们,他父皇驾崩,他二哥长途跋涉来见他,岂有他这般待客的?”

    张祁云装模作样叹了口气,“郡主有所不知,正因为先皇驾崩,所以(殿dian)下这段时(日ri)忧思过度,一时间卧病在(床chuang),(身shen)体虚弱,这才无法亲自招待二位”

    说着,唇角扬起浅浅的弧度,“不如二位先住到厢房,等(殿dian)下(身shen)子好些了,再见二位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他几时能好?”沈妙言不悦,总觉得张祁云在坑她。

    “休息个一两天,想来就没什么大碍了。郡主不是不知道,(殿dian)下对皇上的感(情qing)是很深的,没能见到皇上最后一面,这一时伤心过度,实属(情qing)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言以对,只得与君无极先去厢房歇下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才从屏风后漫步而出。

    那双桃花眼还透着几分红肿,可见他之前哭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都安排好了?”他开口,声音透着几分沙哑。

    张祁云微微颔首,“端王倒是不必在乎,只是乐阳郡主实在聪慧,咱们必须防住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吧。”君舒影在大椅上坐了,有些疲惫地抬手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领进厢房,抬手让房中伺候的丫鬟都退下,独自在房中漫步,只见这间房布置幽雅,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、朱钗首饰等物一应俱全,不像临时准备的,倒像是早就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个念头,莫非,张祁云早就料到她会过来谈判?

    若如此,他把自己请到这里,又意(欲yu)何为呢?

    目光落在窗外,她此次前来,代表的是四哥,张祁云拖住她,就等同在拖延与四哥的谈判。

    四哥那边还在等消息,若张祁云趁此机会发动奇袭,四哥未必能有防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几乎是不管不顾地朝门外跑。

    然而刚跑到门口,就有两个丫鬟皮笑(肉rou)不笑地拦住她:“郡主留步!”

    “让开,我要见君舒影!”

    沈妙言厉声,可那两个丫鬟只是保持着阻拦的姿势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少女心头火起,“张祁云命你们拦住我的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两人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沈妙言毫不犹豫出手。

    这两个丫鬟都会些拳脚功夫,可到底不是沈妙言的对手,不过交手数招,就双双被放倒在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运着君舒影过去教她的花间蝶影步,飞快闯出了后院。

    行至前院,阻拦她侍卫越来越多,她被堵在外面,不停叫嚷出声:“君舒影,你给我出来!我要见你,你出来!”

    书房里,君舒影正慢条斯理地写字作画。

    “君舒影!君舒影!我有重要的正事来见你,你缩在屋子里算什么?!”少女不停叫嚣,“你不出来我就不走了!你听见没有?!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,可现在是关键时期,咱们不能内战!你出来,咱们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她嘴上不歇,手上动作同样没停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不敢对她出手,所以她轻而易举就放倒不少人。

    书房中,男人执笔的手微微一抖,沉黑的墨点落下,宣纸上那副山水图立即晕染开难看的墨晕。

    “放她进来。”他沉声。

    书房中的侍女福了福(身shen)子,转(身shen)走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沈妙言出现在书房中。

    她理了理衣裳,盯向君舒影的背影,上前几步,“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说客。”男人声音低沉,重新换来张宣纸作画。

    沈妙言噎了下,认真道:“也不全然是说客。对我而言,你也是很重要的人,我不希望你们继续”

    “跟他一样重要吗?”君舒影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。

    君舒影背影纤直,许是受君烈驾崩的刺激,连语言都刻薄起来,“我这人有个毛病,要做就做最好的那个。若只能做你的普通朋友,那我一点都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在纸上绘制梅花。

    沈妙言三两步走到他(身shen)边,从他手中夺过毛笔,抬头看他的刹那,清晰地把他泛红的眼圈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她默了下,牵住他的衣角,“我不会害你,所以君舒影,你要听我的。如你所知,先皇驾崩,大周内乱,魏国和草原蠢蠢(欲yu)动。攘外必先安内,可你和四哥旗鼓相当,恐怕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的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直视她的双眼,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办法,能让你们在最短时间内决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认真地把她的打算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舒影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“这是你想的主意,还是他的主意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想的,很公平,是不是?”那双琥珀色瞳眸闪烁着浅浅的光泽,“这是目前最合适的法子,若不想两败俱伤,就按照我说的来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的大掌覆到她的脑袋上,使劲儿地揉了揉,终是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,“小妙妙,我答应你的要求。但我要你明白,我并非是为了什么天下苍生才答应的。我答应,只是因为这个主意是你想出来的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少女瞳眸微微收缩。

    “天下苍生与我何干?皇位与我何干?我毕生所求,不过是与你共游山水之间。若能有一天,你我结庐于山野林间,冬(日ri)煮酒,夏(日ri)听风,此生足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回到后院,君无极紧张地站在廊下,见她回来,急忙迎上去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君无极立即大喜过望,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说着,注意到沈妙言脸色不大好,不由敛去喜色,“小表妹,他可是对你有什么非分要求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