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57章 舍了天下,又何妨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张祁云是诚心会盟的,在他眼中君天澜并不是使下作手段的人,因此倒也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君舒影带着人马去往虞州,并未带上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懒懒躺在藤椅上,望着窗外的大树发呆。

    这些天,她的心结始终没有解开。

    现在不见他,或许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过了三天,君舒影从虞州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跨进少女的厢房,在她对面落座,把手里的盟约递给她看,“我们已经约定,谁先回到镐京,谁就是新帝。妙妙,你希望我赢,还是他赢?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抱着个碟子嗑瓜子,视线扫过那份盟约,不(禁jin)笑道:“他比你更适合坐那个位置。只是,你已经(身shen)在游戏中,无法退出,你必须要去争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默了下,忽而淡淡道:“也不是非争不可妙妙,你若愿意与我在一起,不争又何妨?舍了天下,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“别!”少女坐正了,正色道,“你可别把我牵扯进来,没得叫人误会,戳我脊梁骨说我是红颜祸水!”

    君舒影笑了下,此时夕阳从绿纱窗透进来,她整个人坐在微光里,姿容倾国,灿若神明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巴,“妙妙这副姿容,倒也担得起红颜祸水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因为盟约已经生效,所以锦州这边,张祁云已经命人速速收拾,连夜朝镐京出发。

    君舒影本(欲yu)带上沈妙言,张祁云却特地前来劝解:“郡主已有四个月的(身shen)子,此次旅途辛劳,不若把她留在锦州好好养胎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一想,好像的确是这么个理儿,于是同沈妙言略一商量,见她并不反对,便也同意了把她留下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少女无所事事,翻了几本有关女人怀孕的医书,发现上面说胎教对宝宝好,于是特地搜来几本君天澜往(日ri)里最(爱ai)看的史书,每天都要读给宝宝听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三天,这(日ri)傍晚,忽有人送信前来。

    她拆开信封,信纸上的字迹游龙走凤,分外潇洒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她的脸色却渐渐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她活着就是祸患?

    什么叫她活着就是挡君舒影的路?!

    总之,这是一封极端侮辱人的信,各种难听的话引经据典、层出不穷,非常考验读信人的耐力。

    而非常巧,沈妙言是个没什么耐(性xing)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愤愤把信纸撕了个稀巴烂,扔到地上踩了几脚还不够解气,干脆叫人准备好她的掠影,打算去镐京城跟张祁云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锦州城的侍卫们面面相觑,然而君舒影临走前并未嘱咐说不准郡主出城,因此沈妙言轻而易举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上带了大周的地图,仔细研究一番后,决定从小路走。

    虽然需要翻山,可是比走大路近多了。

    山脉起伏不定,她在里面走了半天,见前方有一个茶棚,于是策马过去,点了大份米饭。

    她怀孕之后胃口越发好,专心致志地吃着米饭,谁知吃了一半,余光却瞥见过来送菜的小二哥脚上的靴子。

    是官兵才会穿的厚底黑靴。

    她继续吃米饭,左手悄无声息地落在腰间的圆月弯刀上。

    在那小二哥把菜放在桌上的刹那,圆月弯刀直接架在了小二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那小二面色陡然变化,茶棚四周的食客与掌柜,同时起(身shen),从桌下拔出刀剑,发狠般刺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直接收割了那小二的(性xing)命,转(身shen)与这些人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迅速解决了三四个人,退守到茶棚外,“张祁云派你们守在这里的?他想要我的命?!”

    那名掌柜冷笑了声,“郡主果然聪慧。军师说,郡主的聪慧不能被吾主所用,留着始终是个祸患,不如毁去!”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攥着圆月弯刀,冷笑出声,“张公子智谋无双,这般评价我一个小小女子,当真叫我受宠若惊!”

    想来,那封信,也是张祁云的激将法了。

    他早就料到,她会无法容忍信上的内容,单枪匹马离开锦州。

    而她一旦离开锦州,君舒影给她留下的那些侍卫,就都成了虚设。

    好狡猾的算计!

    那掌柜的满脸(阴yin)鸷,吹了声口哨,不过几瞬的功夫,四面八方都出现了早已埋伏好的兵马。

    已临近八月中旬。

    天气虽凉了许多,可大中午的,这树林里仍然十分闷(热re)。

    细汗从沈妙言额头沁出,她的衣衫也早就被汗水浸透。

    她有把握对付十个人,也或许勉强能对付几十个人,却没把握对付这一百多人。

    逃命?

    目光落在掠影(身shen)上,她距离马儿实在太远。

    那掌柜的吹了声口哨,无数人朝她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祁云

    少女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,他可真够心狠手辣啊

    杀戮紧张地进行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道自己砍杀了多少人,因为疲倦,她的四肢已经逐渐开始僵硬。

    然而对方的人似乎一点都没少,把她围得层层叠叠密不透风,她想杀出一条血路,却发现终究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她已经累的抬不起胳膊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满是薄凉,她要死在这里了吗?

    一把剑朝她砍来。

    她倒退数步,实在没有力气再招架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要死掉了时,四周响起喊杀声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君天澜的手下突然出现在树林,人数多达几百!

    生的喜悦从四肢百骸散发出来,她拼尽力气拦住那柄朝她砍来的利剑,夜凛带人冲过来,不由分说地展开了单方面的杀戮。

    顾钦原骑着骏马,从后面徐徐过来,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郡主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尽管私心厌恶这家伙,可到底对方救了自己,沈妙言也不好摆架子,因此收了圆月弯刀,走过去牵来自己的掠影,语气还算友好,“去镐京找人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盯着她,声音仍旧淡漠,“沈妙言,表兄那(日ri)抛弃你,乃是有他的理由。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个而恨他,更不希望你为此背叛他,站到君舒影那一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牵马的动作顿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