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61章 新帝登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这座木屋一共有四个房间,采光最好的沈妙言的卧室,君舒影的寝屋紧挨着她的,再旁边是两人共有的书房。

    另一个房间,被沈妙言用来做客房,虽然他们并不会有客人到访。

    第二(日ri),两人一起去集市上买花儿。

    集市距离村落有点儿远,君舒影怕累到沈妙言,于是问村长借了一架牛车,慢条斯理地赶着牛车,沿山路去集市。

    沈妙言懒懒趴在牛车的稻草堆上,手中拿着一根狗尾巴草晃悠,唇瓣咧开甜甜的弧度,“君舒影,若是被张祁云和萧贵妃看见你在这里赶牛车,估计得被你气死。”

    男人目视前方,笑容一如从前俊美潇洒,且更添了几分自在逍遥,“天高任鸟飞,如今他们哪里管得了我?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起来,把狗尾巴草折成几段,“你娘亲在宫中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

    君舒影回眸,看见她眉宇间的担忧,心(情qing)越发得好,“放心,我母妃比我狡猾多了,估计在收到我没有进城的消息时,就已经收拾金银细软离开了周宫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沈妙言松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来到集市,这里是附近村民每天赶集的地方,虽然卖的东西远远没有镐京或者洛阳丰富贵重,可行走在其中,却能被村民发自肺腑的笑容所渲染,也跟着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朴实的幸福,千金难求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新鲜的瓜果,十文钱一篮!”

    “胭脂水粉呐,自家研磨的珍珠膏啦!”

    摊贩们吆喝着售卖自家的东西,沈妙言一一看过去,只觉无比新奇,忍不住掏银子卖了许多小玩意儿。

    君舒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后面,笑道:“我离开的时候没带银票,今后,小妙妙可要包养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回头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歪过头笑眯眯道:“看在你长得还算不错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养你好了!来,先叫声好姐姐给我听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笑闹着望向两人,君舒影也不恼,凑到她跟前,眨了眨丹凤眼,声音低沉醇厚,“我的好妙妙,叫你一声姐姐,你可得养我一辈子”

    明明是正经对话,偏被他弄得不正经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见他说“一辈子”,面颊莫名发烫,急忙朝后退了几步,却不慎被一块突出的石头绊了下,轻呼一声朝后方仰倒。

    君舒影(身shen)形一动,已然揽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对视之间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中间萌芽,生出深深浅浅的羁绊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瞧着这两人俨然有戏的样子,一些胆儿大的、脸皮厚的忍不住出声道:“亲她,快亲她!”

    君舒影的目光缓缓下移,落在她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她的唇红润柔软,他记得她的滋味很甜。

    他缓缓靠近,下意识地抬眸望了眼她的双眼,却见她眼中都是惊慌。

    男人心头微凛,连忙松开手,不过瞬间就恢复成翩翩公子人如玉的模样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,笑道:“妙妙半天不起来,莫非果真在等我亲你?”

    “呸!”沈妙言红着脸,在四周人的哄笑声中,急急忙忙地冲到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盯着她的背影,丹凤眼中掠过几抹轻笑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摸清小妙妙的(性xing)子了,这小东西吃软不吃硬,对她最紧要的就是要有耐心。

    如今君天澜顾及不到这里,他可以慢慢培养他们之间的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两人来的时候,牛车上只装着沈妙言,回程的时候,几乎称得上是满载而归,琳琅满目,全是沈妙言的宝贝。

    菊花和梅花也都买到了,几株菊花上甚至已经结了苞,种进土里好好伺候,今年就能开花。

    快要进村时,沈妙言看见那大片棉花田,棉花已经成熟,一眼望去雪白雪白。

    夕阳如饶,山风送来泥土和植物成熟的味道,这是秋天时在山野林间才能嗅到的气味,令人产生一种满足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坐在牛车上,抱着今天买来的花儿,轻轻哼起了儿时的歌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镐京。

    乾元宫外的汉白玉广场上,文武百官皆都(身shen)着最隆重的朝服,整齐有序地站在两侧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若仔细观察,可清晰地看见百官们脸上的焦虑。

    他们低声窃窃私语,不停朝那九九八十一级台阶上张望。

    今(日ri)乃是新帝的登基大典,可他们从天还未亮时就等在这里,整整站了一天,却仍然没能等到新帝出现。

    乾元宫寝宫中,君天澜(身shen)着明黄色丝绸中衣,负手立在窗前,静静看着外面的秋色。

    顾明年纪大了,君天澜给了他一大笔丰厚的银钱,让他安享晚年,可顾明见坤宁宫无人,于是主动请缨去坤宁宫当值,君天澜知晓他对顾家(情qing)深,于是便(允yun)了他,让他主持坤宁宫一切事宜,直到他母后归来。

    福公公仍然继续做太监总管,负责近(身shen)伺候皇帝起居。

    他站在君天澜(身shen)后,满面无奈,“皇上,您再不去参加登基大典,这天都要黑了!外面文武百官都等着您,您可不能学前太子犯糊涂呀!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转过(身shen),“更衣。”

    寝宫中站着几十名宫女,个个手持托盘,盘子里放着帝冕、金簪、龙袍、敝屣、绶带等物,一眼看去皆是威严的明黄色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文武百官终于等到了他们的新帝。

    尽管有不得直视龙颜的宫规,可他们实在难掩好奇,小心翼翼地用余光去瞅君天澜,看完之后俱都不约而同地吸气。

    这世上,怕是再没有第二个人,能把龙袍穿得这般威严俊美了吧?

    那通(身shen)的气度,一看便知是要君临天下的!

    君天澜对这些人的反应丝毫不关心,在司马辰的主持下,有条不紊地祭过天,又取香祭拜先祖,并改年号为嘉和元年。

    登基大典结束后,照例是册封百官。

    薛家开城门有功,他不好剥去薛慎和薛远的官职,虽然对薛家无感,却还是加封薛慎为正一品安国公,封薛远为安国府世子。

    谁知福公公刚宣完,薛慎忽然出列,朝君天澜跪下,认真道:“启禀皇上,微臣恳求皇上收回成命,赏赐臣其他东西。”

    百官俱都奇怪地望着他,正一品国公爷的爵位都不要,这薛相爷是疯了不成?

    有妹纸反映妙妙不应该叫少女,但菜觉得吧,妙妙才十七岁,叫少女差不多也可以吧。

    哪个女人心里没住着一位少女呢,等菜三十岁,四十岁,五十岁时,也仍然想保留一颗少女心呀!

    只要咱们想,咱们永远都是不会老去的少女,哈哈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