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64章 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树上的男人摘着柿子,绝艳的面庞隐在枝叶间,分外英俊潇洒,“熟的柿子,送十几颗给村尾的(奶nai)(奶nai),剩下的咱俩吃。吃不完,咱们可以做成柿饼藏起来,等冬天的时候拿出来在火炉边给你当零嘴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又翻了翻布兜,“呀,你怎么把没熟的也摘下来了?这还有点青呢!”

    “青的做成脆柿呀!”男人瞅见头顶上方有个大柿子,小心翼翼地摘下,“你吃过脆柿没有?很甜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吃过。”沈妙言仰头看他,“可你会做吗?”

    男人在光影中,低头一笑,“有什么是我不会的?”

    尽管(身shen)着粗布麻衣,尽管(身shen)处山野林间,可他的笑容艳绝倾城,宛如集世间所有光华于一(身shen),令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若是从未见过他的人,那么定然不会相信,世间还有如此光风霁月、潇洒绝伦之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得有些发痴,直到他从树上跃下,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君舒影把装满柿子的布兜,放进牛车,跳到赶车的位置坐下,随口道:“你脸怎么红了?被蚊虫咬的?回头擦点驱虫的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摸了摸滚烫的脸蛋,闷闷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回到木屋,沈妙言先把小鸡小鸭还有小兔子放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君舒影捏着个盛凉茶的碗,靠在后门上,一边看沈妙言逗兔子,一边慢条斯理地啜饮。

    “君舒影,我觉得咱们还缺几个小棚子。若是下雨,小兔子他们都没地方去呢。”沈妙言坐在台阶上,一边用小白菜喂兔子,一边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来做。”男人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做小棚子?”少女回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是我不会的?除了政事,其余的我都会,做菜煮饭,劈柴洗衣,纺织种地,木匠花匠,就没我不会的。”君舒影挑眉,嫌弃地瞟了眼台阶上的姑娘,“你以为都跟你似的,四体不勤五谷不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脸蛋涨得通红,然而对方说的都是事实,她不好辩驳,只得转移话题:“你是皇子,怎么会做这些事?”

    “皇子就不能学这些吗?”君舒影面露傲(娇jiao)之色,“以前年少叛逆,我曾不告而别,自个儿跑到山里住了小半年,可把我父皇母妃还有满朝文武急坏了,我回来的时候,你是没看到他们的表(情qing),哈哈哈”

    他笑了几声,不知想到什么,又没笑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在台阶下仰头看他。

    细碎的秋阳洒在他脸上,那双丹凤眼透着淡淡的寂寥与悲伤。

    君烈,对四哥而言并非是好父亲,可对君舒影而言,却是一位慈父。

    但他连君烈最后一面,都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她走上台阶,轻轻抱住君舒影的腰。

    山村寂静祥和,两人在梅花树下,看上去宛如一对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沈妙言松开手,笑道:“该吃午饭了!”

    午饭也是君舒影煮的,厨房的灶台是土灶,煮饭用的水是山泉,烧的木柴是果木炭,煮出来的米饭格外香甜晶莹。

    米饭下面结了一层厚厚的金黄色锅巴,君舒影知道沈妙言(爱ai)吃这个,特地给她把锅巴留下,把从集市上买的虾仁(肉rou)丁辣椒酱敷在上面,吃起来又香又辣又脆,直吃得沈妙言辣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她辣得抬手朝自己嘴里扇风,“我从没吃过这个,真好吃!”

    “大户人家的锅巴,连下人都瞧不上,都拿去喂动物了,你自然没吃过。”君舒影轻笑,拿帕子给她擦去唇角沾上的酱汁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午饭,君舒影要做脆柿,让沈妙言去厨房拿个汤碗出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厨房出来,却见这厮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坛酒,撕了封泥,醇厚的酒香立即弥散出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拿葫芦舀了一瓢,嘴馋地尝了口,赞叹道:“今年新酿的桂花酒,味道极妙!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大碗过来,好奇道:“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借牛车的时候,从村长家里拿的。”男人舀了一瓢酒到汤碗里。

    “拿?你是偷的吧?”沈妙言嫌弃。

    “好酒配君子,怎么算是偷呢?”君舒影振振有词,“更何况我在他藏酒的地方放了一锭银子,妙妙的话,着实是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忍不住踹了他一脚,“跟人家说一声你要买酒会死吗?”

    君舒影笑着挨了这一脚,把没熟的柿子一一泡进荷叶酒中。

    泡了一会儿,他让沈妙言取来密封的坛子,把柿子挨个儿放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吗?”少女双手托腮坐在桌边,“多久能吃呀?”

    “三四天吧。”君舒影封上坛子,嗅了嗅酒香,忍不住又喝了一瓢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他手中夺过葫芦瓢,眉宇之间嫌弃更甚,“你别喝了!等会儿要给小鸡做窝的!”

    君舒影望着她,薄唇扬起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点儿恼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君舒影伸手,掐了把她的脸蛋,“笑你像个啰嗦的婆婆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脸挨得很近,对视之间,仿佛有火花生出。

    沈妙言率先挪开视线,红着脸跑下楼。

    君舒影把玩着那坛柿子,唇角笑容更盛。

    两人花了一下午的时间,用青砖在后院里盖了三座低矮的小屋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取来稻草铺在里面,笑道:“咱们就不做门了,下雨的时候他们可以自己钻进来避雨。”

    “都依妙妙的。”君舒影在水盆里洗手,尾音上扬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夕阳还未落山,又找来几块木板,刻上“兔之窝”、“小鸡之窝”等字样,挂在小屋子外。

    可那些小动物们显然并不给她面子,兔子住进了小鸭的窝,小鸡则住进了兔窝。

    “君舒影,他们乱来!”坐在小板凳上的沈妙言双手托腮,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君舒影拿着湿帕走过来给她擦脸,“他们喜欢,随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擦完脸,沈妙言仰头正要和他说话,却见他盯着角落,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只见两只小兔正在吃那丛开得艳丽的菊花。

    “呃”她急忙起(身shen),把兔子赶跑,笑得尴尬,“明天给你的花做个花篱笆吧?”

    君舒影应了声好,弯腰拎起一只兔子,凶巴巴地吓唬它:“再敢吃我的花儿,就把你炖了!”

    农村土灶的锅巴,裹进酱汁,真的特别好吃。用老母鸡汤或者老鸭汤来泡,也特别香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