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72章 咱们成亲吧(下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不解地望向他,他双眉拧巴在一起,看上去有点儿忐忑,“妙妙,现在的生活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沈妙言直言,与他对视时,琥珀色瞳眸中都是坦诚,“我现在,已经很少想起过去的事(情qing),也很少想起那个人。更多的,是在想明天吃什么,想兔子和小鸡小鸭是不是该喂食了。我能想到的,只有这些琐事。虽然琐碎,但在我眼中,却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心中涌出一股冲动,(胸xiong)腔里的悸动,已然无法克制,“那,那……那……”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的双眸,因为紧张,甚至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与他对视,唇瓣忽而咧开一个甜甜的弧度,“五哥哥,咱们成亲吧!”

    君舒影的瞳眸倏然放大。

    寂静良久,他终于回过神,脸上难掩激动之色:“当真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脸上的表(情qing)平静却幸福。

    这并非她一时冲动,而是思虑良久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个人已经有他的生活,她,也该重新开始了。

    对君舒影,自然不是将就。

    而是,真的喜欢。

    喜欢他放下(身shen)段为她洗手作羹汤,喜欢他送她的平常却温馨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想要,就这么幸福下去。

    正出神间,她只觉(身shen)子一轻,整个人被君舒影腾空抱起,在半空中连着转了几个圈,才拥她入怀。

    他俯(身shen),将脸埋进她的长发中,连声音都带上了颤抖,“妙妙……我好幸福!”

    沈妙言轻轻抚摸他的脊背,“你不介意我肚子里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个小崽子吗?妙妙的孩子,我自然会视若亲生。”君舒影试探着摸了摸那隆起的肚子,“咱们以后,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看他,清晰地把他眼睛里的渴望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抬手为他捋开额前的碎发,“是,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把婚期定在了腊八,君舒影特地去了趟锦州城,订做了一(套tao)华贵的锦绣嫁衣及凤冠,又买来红绸缎、红灯笼、红纸、龙凤喜烛等物。

    两人在楼下亲手布置了一间喜堂,又把沈妙言的房间改作新房。

    这(日ri)天晴,难得出了暖阳,君舒影把桌案搬到后院,沈妙言认真地研磨,目光不自觉地落在旁边男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满头青丝用乌木簪束起,微微侧着头,如玉般的手执一杆毛笔,丹凤眼低垂着,正认真地在请柬上一一写下那些村民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的字很好看,飘逸俊秀,典雅清艳,一如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拿起他写好的一张,吹干墨迹,仔细放到一旁,“五哥哥太讲究了,都是住在一起的,直接上门跟人家说一声不就得了,为何还要自己写请柬这么麻烦?更何况,村里识字的也只有村东的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是与你的婚事,所以一点都不想马虎。”君舒影写完最后一张请柬,又提笔蘸了金墨,在每一张请柬上描摹出并蒂金莲。

    “真是仔细。”沈妙言轻笑,歪了歪脑袋,认真道,“也给我画一张吧?我要好好留着,以后跟孩子们说,瞧,你爹爹当年就(爱ai)弄这些花样!”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,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小兔子和小鸡小鸭已经长大很多,好奇地围着两人打转,仿佛知道自己的主人即将办喜事一般,叫得比平常都要欢快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(身shen),笑吟吟从旁边撒了把碎菜叶子和稻谷给它们,“嘘,可别吵着五哥哥画画儿!”

    写完请柬已是黄昏,木屋中灯火通明,到处都是鲜艳的大红色。

    从喜堂一侧上楼时,君舒影忽然握住沈妙言的手,“妙妙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很暖,沈妙言并不排斥,仰头看他,“嗯?”

    “再过几天,咱们就会在这里拜堂了……”君舒影握着她的手紧了又紧,“你现在若要反悔,还来得及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上全是不自在,眼底还有着担忧与不自信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来由一阵心疼,反握住他的手,“为何要反悔?我喜欢你,比以往都要喜欢。我想和你一起走完剩下的(日ri)子,只要你不反悔,我就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很坚定。

    君舒影脸上的局促这才消失,望着她的目光,渐渐化为安心。

    冬夜寒凉,因为沈妙言的房间用作喜房此时不便住人,君舒影就把自己的房间腾出来让给她,自己则去睡书房。

    沈妙言辗转了一会儿,忽然起(身shen),抱着被子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位置不好,比其他房间都要冷。

    君舒影披着件外裳,正坐在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见她抱着被子进来,他不(禁jin)挑眉:“小妙妙这是……迫不及待要与为夫圆房?”

    “呸!”沈妙言脸上臊得厉害,把被子丢给他,“我是怕你晚上冷,给你抱(床chuang)被子来!”

    说罢,气冲冲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君舒影摸了摸尚还带着她温度的被褥,丹凤眼中都是温柔。

    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得迷迷糊糊,只觉(身shen)上很冷。

    她最怕冷,下意识地往暖和的地方挤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出现在她(床chuang)上的君舒影低头看她钻进他的怀中,在黑夜中叹息一声,轻轻抚摸她的头发,“自己怕冷,还把被子给我,小妙妙,你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睡梦中的姑娘毫无所觉,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好,像一条卷起尾巴的猫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手指缓缓穿过她的长发,倾城绝艳的脸上,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温柔,“我的小妙妙这么好,余生,我该倾尽一切待你好,方能报答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头,亲了亲她的额头,跟着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昨夜睡得极好,睁开眼,却发现自己窝在君舒影的怀中。

    她尖叫一声,急忙坐起(身shen),“你跑我(床chuang)上来做什么?!”

    说着,却瞧见君舒影只穿着宽松的中衣,露出结实健硕的(胸xiong)膛,修长的(身shen)姿舒展开来,几乎占据了大半张(床chuang)榻。

    三千青丝铺散在枕上,衬着那张颠倒苍生的倾城面容,丹凤眼半阖着,睫毛在脸庞上投下两扇(阴yin)影,姿容之绝艳,宛如遍体生出光华来,实在叫人心动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