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73章 她这是,被撩了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被这美色(诱you)惑了下,很快回过神,没好气地推了他一把,“快起(床chuang)!不许睡在我这里!”

    “昨晚你可是主动往我怀里钻的!占了我的清白,早上就不认账了,真是残忍啊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还带着几分困倦,仍旧闭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红着脸,又推了他一把,“起(床chuang)!不许睡了!快起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君舒影抬手遮住眼睛上的冬阳,声音带着致命(性xing)感的沙哑,“再睡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舒影——!”沈妙言手脚并用地开始闹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被她闹得睡不安稳,一手撑着(床chuang),半睁着眼坐起来,“好好好,起(床chuang)起(床chuang)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嘟嘴看他,只是温暖的冬阳洒进来,镀在他(身shen)上,他看起来慵懒又高贵,透着一股别样的妩媚,简直比女人还要美。

    她没来由想起冬至那晚,那些土匪宁愿要他当压寨夫人,不(禁jin)一阵气短。

    嫁个长得好的男人,也未必是好事啊……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君舒影从眼缝中注意到她脸上的不忿。

    沈妙言嫌弃:“你长得太好看,咱们一起出去,大家都只关注你。站在你(身shen)边,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是你的侍女呢!”

    君舒影低笑出声,勾起她的下巴,目光落在她的唇瓣上,忽然啄了下,声音带着起(床chuang)时特有的沙哑(性xing)感,“而这么好看的男人,是你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淡定地下(床chuang),游魂般飘出房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坐在(床chuang)榻上,抬手摸了摸唇瓣,脸颊烫得厉害。

    她这是,被撩了?!

    她气鼓鼓地抱住被子,不知怎的,忽然想起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明明分开不过几个月,可她却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曾经说好了要在一起,可如今看来,真的是彼此陌路了呢。

    可见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其他,而是足以改变一切的光(阴yin)。

    大周南境,军帐中,君天澜正握着一只荷包发呆。

    那荷包是用黑色丝绸缝制的,针脚粗陋,扔在地上都不会有人捡。

    可在君天澜这里,却仿佛是贵重的宝贝,必须随时随地戴在(身shen)上,旁人碰一下都不行。

    他端坐良久,夜凛从外面进来,满面都是喜气:“皇上,那欧阳杰作战很英勇,这几场战役,都是咱们赢了!听说两个月前,那些草原部落的首领皆都抛弃了拓跋烈,如今他被围困没有援军,投降只是时间问题!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荷包,淡淡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名小兵欢天喜地地冲进来,“皇上!拓跋烈投降了!”

    夜凛大喜过望,正要说恭喜的话,余光却瞟见他们主子脸上,毫无喜色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心中不(禁jin)滋味复杂。

    失去郡主的主子,仿佛赢再多场仗,都显得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当初锦州城外,绑架乐阳郡主他也有份,可丞相严(禁jin)任何人提起,并且直言只有乐阳郡主消失,主子才能真正成为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为此,他们都不敢告诉主子,乐阳郡主的下落。

    更何况,郡主或许早就离开了那座山脉,就算现在告诉主子,那也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帐中安静了会儿,君天澜收起荷包,淡淡道:“把拓跋烈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夜凛领命,正要去办,(身shen)后又传来冷冰冰的声音:“让他把君子佩和谢昭也带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午膳过后,拓跋烈一行人来到大帐。

    他早没了过去草原之主的意气风发,显得灰头土脸,(身shen)上还有好几处伤,失魂落魄地给君天澜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君子佩和谢昭在他(身shen)后跪下,俱都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扫过三人,最后落在君子佩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君子佩一张脸早已毁得面目全非,只一双漂亮的丹凤眼,还能叫人隐约瞧出昔(日ri)(身shen)为大周皇族的美貌。

    他的指关节轻轻叩击着桌案,“皇姐可愿回大周?”

    君子佩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,显然没料到他竟然愿意为她做主。

    眼中涌出浓烈的欢喜,她连忙道:“愿意愿意,自是愿意的!”

    君天澜摆摆手,立即有两名侍女进来,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君子佩离开军帐。

    谢昭满面惶恐,她以为君天澜是君舒影的敌人,按道理他不应该帮君舒影的姐姐,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是她把君子佩折磨成了这个德行,君天澜他会报复她吗?

    都怪拓跋烈这废物没用,还说什么草原铁骑所向披靡,却分明连一场战役都没能赢,枉费她对他报了那么大的希望!

    她和拓跋烈跪了很久,君天澜才示意他们起(身shen)。

    帐中并未给他们准备椅子或者蒲团,两人只得站着听君天澜训话。

    事实上君天澜并不愿意在他们(身shen)上多费口舌,只冷冷道:“你依然是草原的可汗,只是朕会另外派人接手草原的一切。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这是要在草原设立大周官员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拓跋烈哪里敢有异议,急忙道:“是是是,一切但凭周皇做主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示意他退下。

    拓跋烈犹豫地望了眼谢昭,到底不敢和君天澜讨价还价,只得讪讪离开。

    谢昭低着头,双手紧紧抓着裙摆,眼中都是恐惧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打量她,她穿一袭繁琐华丽的紫色长裙,领口开得很大,露出洁白的脖颈和(胸xiong)前半痕雪白。

    腰间系一条红色腰封,脸和指甲都涂得很艳丽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女人,当初救了钦原?

    实在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谢昭注意到他在打量自己,心中不(禁jin)涌出一个猜想,莫非,君天澜喜欢她?

    他单单留下她一个人,定是想要和她独处。

    这么仔细地打量她,定是想看她过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一登基就御驾亲征,想来御驾亲征是假,过来抢她回去,才是真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兴奋,听闻薛宝璋只是入宫做了个区区贵妃,莫非君天澜是特地为了她留的皇后之位?

    如今,他这是要迎她回镐京做大周皇后了!

    她的脸上逐渐露出妩媚,抬起泪意盈盈的眼,小心翼翼、含(情qing)脉脉地望向君天澜,“皇上,昭儿在草原过得生不如死,求皇上带昭儿回京!”

    说罢,缓缓朝君天澜跪了下去,端得是梨花带雨、媚态横生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关于章节错乱:菜每天都按时更新的,最近网站扫黄,前面写得暧昧的章节都被屏蔽了,所以会出现章节错乱。看不到更新的妹妹,可以试试把《爆萌》从书架删除,删除时勾选删除本地文件,然后再清理缓存,重新搜索本书,应该就能够看见更新的章节了。不过这个办法群里有妹妹试过有用,有妹妹试过没有,如果没有用,可能要等一两天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