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75章 暖暖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男人含笑,“听见他唤我爹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,“他那么小,怎么会唤你爹爹!你又哄骗我!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眼睛却忍不住地弯起。

    君舒影起(身shen)走到旁边石桌旁坐下,石桌上摆着一架漆黑古琴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沈妙言,信手拨琴。

    琴音如水,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冬阳温暖,梅花树下,少女闭着双眼仰起头,静静聆听他的琴音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从琴弦上掠过,男人偏头看她,她穿梨花色对襟盘扣短袄,脸庞白嫩,阳光洒落梅花枝,在她的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光斑,漆黑的睫毛微微翘起,唇角的弧度透出一种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丹凤眼中不觉含了更多的温柔和宠溺,在他手中,连琴音也变得温婉。

    两只白兔在祥和的氛围中逐渐睡去,枝头的雀儿停止喧嚣,几朵梅花零落在少女的肩头和裙摆,凭空为她增添了几分艳色。

    君舒影收回视线,琴音越发低婉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因为就是自家办婚礼,所以时间不用太赶,可沈妙言为显郑重,仍旧在清晨时就起(床chuang)了。

    她刚洗漱完,村里几个年轻小姑娘就上来闹她,笑嘻嘻地问她讨要喜糖。

    沈妙言大方地给了每人一把,小姑娘们高高兴兴地揣进口袋,其中一个女孩儿有些羞赧地站出来,“三娘,在村子里我手最巧,我为你梳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呢,巧巧梳的发髻最好看了!巧巧以前还在锦州城里,给那些富家小姐梳过头呢!”其他姑娘纷纷应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坐到梳妆台前,“那就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她(性xing)子平易近人,这段时间,与村里的这些姑娘相识相交,人缘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沈妙言这边忙着梳妆打扮,另一边,君舒影在房中换上了新郎的衣裳。

    他鲜少穿红色,打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,挤在楼外看(热re)闹的村民皆是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一位大娘不知怎的竟然激动得落了泪,“见过长得俊的,没见过长得这么俊的!怕是九天上的神仙,也没有这么漂亮吧?!”

    一些小媳妇也都悄悄红了脸,急忙别过脸去,不敢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,走到老村长(身shen)边,朝他拱了拱手,“今(日ri)晚辈大婚,有劳伯父为晚辈主持婚宴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、自然!”那村长捋着胡须,笑得满脸慈祥。

    君舒影转(身shen)上楼,去看沈妙言了。

    楼上的姑娘们听见脚步声,急忙把房门锁住,嬉皮笑脸道:“大婚之前,新郎官可不能见新娘!”

    “就是!去去去,幕公子若有空,不如去陪叔叔伯伯他们喝酒,不许跟新娘说话!”

    她们在房中闹腾得厉害,君舒影听了会儿,没听见沈妙言的声音,于是从袖口中取出几个红封,从门缝中塞进去,笑道:“几位妹妹可否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那几个小丫头捡起红封,打开一看,顿时眉开眼笑,“幕哥哥这么大方,自然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坐在(床chuang)上的沈妙言脸蛋通红,紧紧攥着裙摆,低声道:“他给你们银子,你们就开门啦?不许开门!”

    称呼还直接从幕公子变成了幕哥哥!

    “三娘,这你就不懂了,咱们这些小姐妹,也就是闹个(热re)闹,若闹得过火,那就没意思了!”几个小姑娘嘻嘻哈哈,“三娘和幕哥哥有话慢慢说,我们就不留在这里啦!”

    说罢,打开房门,揶揄地瞅了瞅君舒影,小鸟般欢快地散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踏进房间,沈妙言已经眼疾手快地拿过红盖头,把自己的脸蒙起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望着端坐在(床chuang)榻上的新娘,她的双手紧紧攥着裙摆,看得出来很局促。

    他沉下气,在她(身shen)边坐下。

    房中沉默片刻,君舒影偏头望她,“妙妙,你若与我拜了堂,可就不能再反悔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声音坚定,“举棋不悔。”

    又寂静了会儿,君舒影目光落在她素白的双手上,鼓起勇气,轻轻牵住她的手,与她十指相扣,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地从他声音中听出不安,她反握住他的手,“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很想亲亲她,目光在触及到她的红盖头时,终是按捺住冲动,紧了紧她的手,笑道:“我去招待客人。过一会儿,咱们就该拜堂了。”

    盖头下,沈妙言唇角的弧度极为温柔,“好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走后,她独自坐在(床chuang)榻上,摸了摸被君舒影握过的那只手,那手上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……

    很暖。

    很快,木屋的后院里挤满了前来恭贺他们成亲的村民。

    大家都带了礼物来,有的是一块自家腌制的腊(肉rou),有的是几截熏肠,有的是一串铜钱,有的是一篓鸡蛋,尽管并不贵重,却都是这些人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礼物。

    君舒影一一谢过众人,那张绝艳的脸上,笑容怎么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中午,君舒影与几个毛头小伙一块儿,拿了火红的鞭炮燃放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笑,乖乖坐在房中的沈妙言,也在笑。

    距离幕村不远的地方,(身shen)着黑金细铠的男人骑在马上,循声望向鞭炮响起的方向。

    夜凛和夜寒等十几名侍卫跟在他(身shen)后,他们已经在锦州附近找了多(日ri),却仍旧没有郡主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那边在做什么?”君天澜淡淡发问,“腊八节,需要燃放炮竹吗?”

    一名虎头虎脑地侍卫答道:“启禀皇上,卑职之前去看了一眼,前面那村子称作幕村,今(日ri)是他们村子里一对新人成亲的(日ri)子,所以才会燃放鞭炮。”

    “成亲?”君天澜遥遥望着幕村的方向,那些欢声笑语影影绰绰地传过来,令人也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他淡淡吩咐:“备些礼物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调转马头,继续去找沈妙言。

    夜凛从随(身shen)的包袱里取出备用的一些金珠宝贝,交给那名侍卫,便带着其余人马跟上君天澜。

    那名侍卫带着礼物赶到,只见新郎正被那些村民簇拥着朝喜堂走。

    他无心参加这个(热re)闹,把礼物交给负责看管礼物的一位大叔,就匆匆去找君天澜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