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82章 薛宝璋的恭维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而来时,正好看见她正慢条斯理地合上木箱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木箱放到(床chuang)头,“皇上过来,连让宫女通报都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朕的皇宫,何须通报?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走到(床chuang)边,伸手去摸那只木箱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心提了起来,盯着他的手,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随意,“曾经放在安姐姐那里的小东西。怎么,皇上还要一一检查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忽然起(身shen),貌似冲动地去掀开那木箱的盖子。

    君天澜按住她的手,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笑了声,走到梳妆台前坐了,取下头上那沉重的凤冠。

    满头青丝垂落,她拿起一柄象牙梳,慢条斯理地梳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(床chuang)榻坐了,静静注视她在镜中的容颜。

    今夜帝后大婚,长夜寂静,只能听见桌上那对长长的龙凤喜烛燃烧时的轻微噼啪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君天澜终于淡淡开口:“你准备梳多久?”

    端坐在椅子上的女人面无表(情qing)地盯着铜镜,“你什么时候走,我什么时候梳完。”

    男人微微蹙眉,“今天是我们大婚的(日ri)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唇畔噙起冷冷的笑容,“我前阵子在幕村,就已经大婚过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在膝上的手紧紧攥起,“你一定要在今晚激怒我?!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激怒了?”沈妙言回头,笑得百媚横生,“皇上器量未免太过狭小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双目被她脸上的笑容刺痛,几个箭步走到她面前,一把攥住她的手腕,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!我给了你江山,给了你后位,给了你我的心,你到底还想要什么?!”

    那双暗红色瞳眸在灯影中格外瘆人,仿佛野兽的双眼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挣开他的手,挣了半天却还是挣不开,于是冷笑道:“我想要自由!你给得起吗?!”

    君天澜攥着她的手越发得紧,盯着她的双眼,一字一顿:“除了这个,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,我都会想办法给你弄来。妙妙,除了逃离我的(身shen)边,你要什么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只想要自由。”沈妙言毫不躲避地同他对视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着,最终还是君天澜先放了手,淡淡看了她一眼,转(身shen)朝外面走去,“我去别宫休息,你自己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送他离开,眼中的戒备稍稍放松,转向镜子,继续梳头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进来,对视一眼,拂衣劝道:“娘娘这是何必,且不说您今夜把皇上((逼))出去,那些史官会如何写,光是宫中的流言蜚语,就足以让人吃不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不知(情qing)的,还以为是娘娘不受皇上待见呢!宫里的人都是墙头草,说不定会对娘娘不利。”添香补充。

    素问同样担忧地望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地起(身shen),展开双臂示意她们更衣。

    三人无奈,只得细心为她把那(身shen)繁复的凤袍褪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只穿着简单的素白中衣,披散着乌发走到(床chuang)边坐下,“那样更好,他不来我宫里,我才能过得自在。说不定有一天他会厌弃了我,那样我就可以回幕村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里带着几分天真,瞳眸中都是期盼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俱都无可奈何,只得行过礼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到凤榻上,偏头望向窗外的落雪,在这一刻非常想念她和君舒影的木屋子。

    此时凤仪宫外,薛宝璋(身shen)着华服,正带着碧儿立在寒风中。

    碧儿搓了搓手,不时朝凤仪宫望上几眼,“娘娘,您怎么知道皇上一定会出来呀?今天是封后大典,皇上肯定会宿在凤仪宫的呀!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想宿在这里,可沈妙言未必肯让他睡。”薛宝璋捧着手炉,定定目视那紧闭的朱红宫门,“虽不知她究竟为何与皇上争执,可她心高气傲,只要我在这后宫,她就绝对不会原谅皇上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宫门果然打开,

    一群宫人恭恭敬敬地行大礼:“恭送皇上!”

    碧儿一眼瞧见那个穿明黄色龙袍的男人,顿时双眼一亮,低声道:“娘娘,您真的料事如神啊!”

    薛宝璋不以为意,缓步走上前,朝君天澜福了福(身shen)子:“给皇上请安!”

    君天澜淡漠地扫了她一眼,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薛宝璋起(身shen),跟上他:“皇上今夜不宿在凤仪宫,可是与皇后娘娘生了嫌隙?若皇上不嫌弃,倒是可以去臣妾宫里小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无动于衷,继续往乾和宫走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的人皆是如此,得到的不会再去珍惜,得不到的,才会念念不忘。皇后娘娘不在乎皇上,可有人却很在乎。”薛宝璋声音含着几分轻笑,“皇上若愿意给臣妾几分薄面,就请移驾甘泉宫。一来让臣妾在这后宫中容易生存些,二来也好仔细观察皇后的态度,看看她究竟在不在乎皇上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脚步慢了下来,似是在思考她的话有几分可行(性xing)。

    薛宝璋不紧不慢地跟着他,不过片刻,君天澜的脚步停下。

    福公公竖起耳朵,听见他声音淡淡:“摆驾甘泉宫。”

    碧儿大喜过望,薛宝璋只唇角浮起点点微笑。

    甘泉宫中很冷,伺候的宫婢早不知跑到哪里偷懒去了,连地暖都没有。

    碧儿望了眼自家主子的脸色,趁机道:“这些婢子也太不像话了!平(日ri)里偷懒耍滑也就罢了,如今皇上来了,竟然还是这般德行!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眼薛宝璋隆起的肚子,想起君烈对母后和自己的冷落,尽管不(情qing)愿,却还是如他当初所发过的誓言那般,想要做到一碗水端平。

    于是他淡淡道:“宫里的人,经常如此?”

    这话薛宝璋不方便回答,碧儿抢着道:“回皇上话,就是如此!那些人都说皇上只念着皇后娘娘,根本不在意贵妃娘娘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在一处蒲团上跪坐下来,抬眸望向薛宝璋:“以你的手段,不该出现这种(情qing)况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在他对面落座,挽袖为他斟茶:“这后宫中的女人,凭的哪里是自己的聪慧,分明是皇上的宠(爱ai)。皇上冷落臣妾,其他人便都会跟着效仿。皇上宠着臣妾,就无人敢害臣妾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言之凿凿,然而她与君天澜心知肚明,她纯粹是在拍马(屁pi)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