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83章 巴不得后宫大乱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天澜罕见地扯起唇角,笑了下。

    薛宝璋暗自挑眉,她还以为皇上油盐不进,今夜看来,分明也是凡人一个,也会(爱ai)听别人恭维。

    甘泉宫的几十个宫婢姗姗来迟,皆都惊恐地跪下,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处置?”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那些宫婢大惊失色,纷纷望向薛宝璋。

    她们一直以为这位锦贵妃不受宠,可皇上竟然在帝后大婚的夜里,前来探望锦贵妃,这哪里是不受宠,分明是受宠至极啊!

    薛宝璋把她们瑟瑟发抖的模样看在眼里,饮了小口(热re)茶,笑道:“皇上若不介意,那就都打发了去浣衣局吧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里面,有不少朝中重臣的眼线,她一个个拔出来怪麻烦的,倒不如趁此机会一下子打发了。

    况且有君天澜亲自插手,旁人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些宫婢往(日ri)里只觉得薛宝璋好欺负,却不料她竟然这么狠,于是纷纷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道:“都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整个甘泉宫在今夜大换血,关键职位,全都换上了薛宝璋自己的心腹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薛宝璋倒成了封后大典的最大赢家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甘泉宫与薛宝璋论了会儿道,见天色不早,这才起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薛宝璋亲自送他出宫门,直到他走出很远,才慢条斯理往回走。

    碧儿好奇道:“娘娘,您为何不留皇上过夜啊?”

    “留不住。”薛宝璋唇角微翘,“他心心念念都是沈妙言,我开口留他,他拒绝了,反倒叫我自己没脸。倒不如趁着他们冷战的机会,一点一点,把他的心争过来。”

    碧儿恍然大悟,连声道:“娘娘聪慧,奴婢自愧弗如!”

    薛宝璋双手拢着小手炉,淡淡望了眼落雪的夜空,“记着,咱们要走的路,还很长。沈妙言不会一辈子都能得到皇上的宠(爱ai),皇后之位,我要定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在君天澜的授意下,几名伺候沈妙言梳洗的宫婢,有意无意地在旁边碎嘴:“娘娘,听闻皇上昨夜歇在了甘泉宫。”

    (身shen)后给她梳头的宫女轻声道:“外面已经传起皇上和娘娘不和的谣言了,要不娘娘今晚去请皇上来咱们宫里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镜子,镜中的女子一张年轻的面庞已是无(欲yu)无求。

    唇畔浮起浅浅弧度,她淡淡道:“是他让你们与我说这些话的?”

    几名宫婢俱都战战兢兢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了扶头上的步摇,琥珀色瞳眸呈现出点点玩味,“本宫既是皇后,就该替他打理好后宫才是。锦贵妃为何还不来向本宫请安?”

    几名宫婢面面相觑,不明白她怎么忽然提起这一茬。

    正好拂衣进来,以为她是在吃醋想借机教训锦贵妃,于是笑着走过来,接过宫婢手中的象牙梳给她梳头,“娘娘要见锦贵妃,你们还不去传话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人回过神,其中一个急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的冷漠一闪而逝,快的谁都没有捕捉到。

    沈妙言是在正(殿dian)接见薛宝璋的。

    薛宝璋进来的时候,瞧见她穿正红色绣凤穿牡丹夹袄,歪坐在正座,戴着金色甲(套tao)的手优雅地捧着一盏白骨瓷绘金莲茶盏,脚边还匍匐着三条毛色光滑的巨狼。

    她的面容看起来仍旧稚嫩,可眉宇之间却透出淡漠的厌世(情qing)绪,以致周(身shen)的气势,竟能完美地压下那(身shen)华贵的衣裳和纯金凤冠。

    注意到薛宝璋打量的目光,沈妙言缓缓抬起眼帘,“锦贵妃在看什么?可是艳羡本宫这(身shen)凤袍和凤冠?”

    她说着,仿佛刻意显摆般,抬手扶了扶那顶凤冠。

    薛宝璋收回视线,在碧儿的搀扶下朝她行福(身shen)礼:“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!臣妾刚刚是觉得娘娘的衣裳甚是好看,这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,薛宝璋一如从前那般难缠,即便视自己为眼中钉(肉rou)中刺,可表面功夫仍旧做的很全。

    她无端想起当初年幼时,她看见楚云间,压根就不想给他行礼。

    若今(日ri)她与薛宝璋的位置对调,恐怕她也不会如她这般,恭恭敬敬地给自己的仇人请安。

    唇角的笑容透出几分冷讽,她并未让薛宝璋起(身shen),品了两口茶,慢条斯理地把茶盏放到案上,笑道:“本宫既是后宫之主,那么一切礼仪就该用起来。你是妃嫔,合该每(日ri)为本宫请安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是让她做皇后吗?

    那她做给他看就是了。

    把这后宫闹得不得安宁,看他如何说。

    薛宝璋压下心头的不满,仍旧保持微笑,“皇后娘娘说的是。臣妾愿意常常伺候在娘娘(身shen)边,只是如今天冷,宫中路滑,臣妾摔着了不要紧,可若摔着了臣妾肚子里的孩子,万一皇上怪罪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拢在袖中的手不(禁jin)紧了紧,目光扫过她的肚子,唇角讽刺更盛,“锦贵妃说的甚是有理。既然如此,本宫也不好让你天天过来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借势起(身shen),“多谢皇后娘娘体恤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,清晰地看见了她眼底的自得。

    她轻笑了声,忽然话锋一转:“本宫与你都怀有(身shen)孕,这几个月都无法伺候皇上,不如多安排几位姐妹进宫,贵妃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薛宝璋的笑容立即僵住。

    她还想在沈妙言与皇上闹矛盾时趁虚而入,没想到,这个女人竟然这般大方!

    皇上赢了这天下,本就册封了不少功臣,那些功臣谁没有女儿,都巴望着把自家女儿送进宫,好不容易被皇上回绝,沈妙言倒好,竟是巴不得让这清静的后宫(热re)闹起来!

    她几乎要碎了一口银牙,好不容易才保持住笑容,“这样的事,自然要与皇上商量才行,臣妾不敢过问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一笑,挥挥手,“你退下吧,本宫心中自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僵着一张笑脸退下,暗道你能有什么计较,看起来就是一副巴不得后宫大乱的模样!

    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沈妙言不在乎皇上了,可她薛宝璋在乎啊!

    若她这么闹下去,恐怕最后吃苦头受牵连的,还是她薛宝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