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88章 莫非是想凭着美貌勾引皇上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天澜来到长生(殿dian)时,沈妙言已经沐过浴,只穿着(套tao)宽松的中衣,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她的侧脸很安静,举手投足间透出一种安宁,与从前那个叛逆灵动的小姑娘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他看了会儿,走过去,依恋地从背后抱住她的腰,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周(身shen)的安宁气息在他接近的刹那,就化为生人勿近的冰冷,僵在他怀中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份疏离让君天澜恼怒,轻轻嗅闻着她的甘甜,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夜痴缠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甘泉宫,薛宝璋倚在贵妃榻上,正百无聊赖地翻阅着史书。

    碧儿从外面匆匆进来,“娘娘!老爷从宫外传进消息,打听到沈妙言与皇上闹别扭的原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附在薛宝璋耳畔一阵低语。

    薛宝璋听罢,挑起一边儿眉毛:“她和君舒影在幕村拜堂成亲了?”

    碧儿啐了一口,“她真是不要脸!残花败柳,还有脸进宫做皇后?!”

    说罢,想起自家主子,又紧忙闭嘴。

    薛宝璋脸色冷了冷,很快压下心头的不悦,“你附耳过来……务必要在明天早上前,让这个消息传遍后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晌午,沈妙言从(床chuang)上醒来,一番梳洗过后,在(床chuang)上呆坐了会儿,实在是觉得这长生(殿dian)无趣,于是开口道:“我想去御花园看梅花。”

    端着早膳的拂衣闻言,考虑了下,认真道:“娘娘先用早膳,奴婢去问问皇上,看能不能放娘娘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到桌边,“哦”了一声,闷闷不乐地拿起勺子吃饭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拂衣从外面回来,眼眸里含着笑,“皇上答应让娘娘出去走走,奴婢再为娘娘仔细打扮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只穿着普通的莲红色镶狐狸毛夹袄,梳着最简单不过的元宝髻,乍一眼看上去,不像是怀着(身shen)孕的皇后娘娘,倒像是世家贵族出来游玩的小姐。

    她低头望了眼自己的穿着打扮,淡淡道:“无妨,穿这(身shen)就很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抬步迈出长生(殿dian)。

    她只带了拂衣一人,两人乘船上岸,走了一会儿,很快来到御花园外。

    对面迎面而来一位抱着琴的美人,沈妙言眯眼,认出正是徐思棋。

    徐思棋看见她,眼中并无多少惊讶,只淡定地行了个礼,“给皇后娘娘请安!”

    沈妙言摆摆手,“免了。”

    徐思棋起(身shen),一言不发地转(身shen)进了御花园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的背影,摸了摸下巴,“这个女人倒是(挺ting)冷(情qing)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没把徐思棋放在心上,继续往里走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大约走了一刻钟,拂衣怕她累着,于是道:“前面有座凉亭,娘娘不妨进去稍事歇息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沈妙言应着,抬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谁知还未坐一会儿,就有嬉笑声从旁边传过来。

    她偏头看去,一位打扮艳丽精致的美人,带着七八个宫女,正众星拱月地往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那名美人笑得很恣意,眉眼流转之间都是骄傲自得,四周的宫婢也跟着嘻嘻哈哈,大抵都在说恭维的话。

    她们走到亭子外,那美人伸手折了一枝梅花,笑道:“她们都说皇后长得好,我虽没见过皇后,但世上哪个女人,能比得上锦贵妃姿容出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旁边一名宫女满脸谄媚,“这世上,若说锦贵妃是第一美人,那么贵人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二美人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盯着那女人的背影,猜出她大约是那(日ri)未去给她请安的那个,好似是称作安贵人,安子璇?

    “我呀,进宫也没什么大志向,就想得到皇上的宠(爱ai),给皇上生几个娃娃。”那安子璇口无遮拦,脸上都是恋慕,“皇上长得真好看,能进宫做他的嫔妃,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又想起什么,脸上的表(情qing)冷了些,“可惜那沈妙言(身shen)在福中不知福,怨不得皇上厌弃她!她和锦贵妃根本就没有可比——”

    她正说到兴头上,有宫婢拉了拉她的衣袖,示意她亭中有人坐着。

    安子璇偏头看去,瞧见亭中的美人一(身shen)风骨,正捧着杯(热re)茶慢条斯理地呷饮。

    因是隆冬,沈妙言穿得多,安子璇竟没注意到她还怀着(身shen)孕。

    安子璇见她穿着普通的夹袄,只当她是哪个贵人家的小姐,于是仗着(身shen)份,领着宫婢们进到亭子里,在沈妙言对面坐下,扬起下巴,冷声道:“刚刚那些话,你听见了多少?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茶盏,眉眼弯弯:“娘娘刚刚说的,我一个字儿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安子璇从未被人称作娘娘,听见沈妙言这么唤她,一颗心早洋洋自得地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见沈妙言着实美貌惊人,脸色又难看几分,撇嘴道:“你是哪家的姑娘?怎的独自在御花园坐着?莫非是想凭着美貌勾引皇上?我告诉你,宫中像你这种不要脸的狐媚子太多了,你以为你能成功吗?真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她说得起劲儿,沈妙言单手托腮,笑吟吟望着她,“那姐姐你说说,要如何才能勾引到皇上呢?”

    安子璇见她似乎的确有争宠之心,不(禁jin)危机感四起,急忙道:“像我这样的,就算不主动对皇上投怀送抱,皇上也会喜欢。像你这样的,就算想尽办法,皇上也不会多看你一眼,你就别白费功夫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眨眨眼睛,“哦?你对皇上很了解?”

    安子璇眼神闪了闪,又很快目露得意之色:“那是自然!我告诉你,我可是皇上的宠妃!我这进宫才两天,皇上就在我宫里歇了两天!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帘,遮掩住眼睛里的笑意。

    连向来端庄的拂衣都忍不住笑,急忙低头。

    皇上这两(日ri)都宿在长生(殿dian),这安贵人也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安子璇丝毫察觉不到那两人的异样,只自顾说开了:“不是我瞧不起你,只是像你这样妖妖媚媚的女人,皇上最不喜欢了!你还是赶紧出宫吧,莫要再往宫里凑了!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不远处响起一声清脆的大喊:“皇嫂嫂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