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89章 你和前太子的野种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抬眼看去,君怀瑾系着个兔毛斗篷,正满面(春chun)风地奔过来。

    她兴冲冲地冲进亭子,“我听宫人说你今天来御花园了,我原还不信,没想到你真的出来了!”

    安子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她进宫才两(日ri),二公主怎的就唤她皇嫂了?

    莫非皇上真的暗暗注意她良久,喜欢上她了,所以才叮嘱二公主要待她礼貌?

    她想着,慢条斯理地起(身shen),笑吟吟道:“二公主客气了,我可担不起你二公主一声皇嫂嫂!”

    君怀瑾以看傻子的目光看了她一眼,冷冷道:“谁唤你皇嫂了?你是什么(身shen)份,小小贵人,也值得本公主一声皇嫂?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是这个贴法!”

    安子璇的脸色,瞬间变得五彩缤纷。

    沈妙言托着腮,眼露遗憾,她还想着多玩会儿呢,君怀瑾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君怀瑾亲亲(热re)(热re)地坐到沈妙言(身shen)边,挽着她的手臂,“皇嫂嫂,我前阵子犯了错,被皇兄(禁jin)足,都没机会去看你。今儿刚解了(禁jin)足,我就过来找你了!听说你和皇兄闹矛盾了?到底怎么回事儿呀?”

    安子璇脸色更难看了,莫非眼前这个看起来还未及笄的女人,竟然就是皇后?!

    她想起刚刚自己说的话,只恨不能把自己舌头吞到肚里去!

    这都叫什么事呀!

    君怀瑾说完,注意到安子璇还没走,不(禁jin)厌恶地挥挥手,“去去去,我和我皇嫂说话,你杵在这儿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安子璇回过神,白着一张小脸对两人行过退礼,战战兢兢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沈妙言含笑开口,“安贵人这就打算走了?”

    安子璇慌张不已,不敢去看沈妙言,连声音都在发颤:“不知皇后娘娘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,眼底掠过冷讽,“你在背后对本宫出言不逊,此为一罪也。知道本宫的(身shen)份后,却不跪拜,此为二罪也。昨(日ri)装病不去给本宫请安,此为三罪也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装病!”安子璇梗着脖子,大声反驳。

    “哦?”沈妙言冷笑,“昨(日ri)还病得起不来(床chuang),今儿却能气色极好地逛花园,你说没病,本宫可不信。不如请御医过来,为贵人诊治一番?”

    安子璇的脸色又红又白,死死攥着帕子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条斯理地捧了(热re)茶,涂着丹蔻的白皙手指捏住天青色茶盖,语带思量:“该怎么罚你才好呢……”

    安子璇站在原地,悄悄打量沈妙言,在她眼中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小小的,眉眼灵动好似邻家姑娘,看起来也没什么可怕的,想必也不敢真的罚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心中稍安,竟连求饶都不曾,只硬着嘴道:“皇后娘娘才失了圣宠,若今(日ri)罚了臣妾,传到皇上耳中,恐怕更要被皇上厌弃!娘娘还是仔细考虑考虑为妙!”

    “见过嚣张的,没见过嚣张如你的。”沈妙言唇角微翘,目光落在安子璇(身shen)边那几个宫女(身shen)上,“你们家贵人以下犯上,掌嘴。”

    那些宫女吓得不轻,安子璇已是勃然大怒:“你敢命人打我?!”

    “命人打你怎么了?”沈妙言重重把茶盏搁到桌上,周(身shen)那股子慵懒的气息陡然变得摄人可怖,“本宫是皇后,容得你在背后说我坏话,却不准我打你?!你们几个不动手是吧,拂衣!”

    拂衣站出来,目光冷漠:“浣衣局如今正缺人,诸位妹妹若是喜欢那里,那就这么杵着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宫女面面相觑,其中为首的女官站了出来,战战兢兢地抬手给了安子璇一巴掌。

    安子璇被打蒙了,捂着脸,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女官,整个人暴跳如雷:“你敢打我?!你怎么敢打我?!”

    “得罪娘娘了!”那女官咬牙,毫不客气地左右开弓扇安子璇巴掌。

    今(日ri)局势已经相当明显,怀瑾公主这般看重皇后娘娘,什么皇后失宠,想来都是谣传罢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传到皇上耳中,她们主子,失宠是注定的!

    安子璇如同疯魔一般,伸手把那个女官狠狠推倒在地,不顾一切地冲向沈妙言:“你竟敢叫人打我!我爹娘都不敢打我,你竟敢打我!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君怀瑾目光一凝,(身shen)形一动,已然出现在安子璇(身shen)边,一个帅气的小擒拿手,直接把安子璇狠狠压在石桌上,“我皇嫂也是你能碰的?!”

    安子璇面目狰狞,死死瞪着沈妙言,“连治理六宫的权力都没有,你算哪门子皇后?!比起锦贵妃,你也就是徒有皇后虚名而已!皇上不会喜欢你这样的泼妇,你也没资格得到皇上的宠(爱ai)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冷笑了声,“你大约不知道,前朝和后宫的人,都觉得你的存在很多余!锦贵妃和皇上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等她的孩子生下来,你以为这后宫还有你什么事?!你以为没人知道你和前太子牵扯不清吗?!说不定你肚子里的根本不是皇上的孩子,而是你和前太子的野种!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听她说完,眉目沉静,淡漠地挽袖握住天青色茶壶。

    安子璇喘着粗气,狠狠瞪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(身shen)走到她面前,面无表(情qing)地把那壶口对准安子璇的脸。

    滚烫的茶水,缓慢浇灌到安子璇的脸上。

    安子璇爆发出惨叫,君怀瑾死死把她压着,才没让她挣脱开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!沈妙言你这个疯子!你怎么敢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安子璇整张脸都被烫红了,因为愤怒与疼痛,哭闹得十分厉害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茶壶,居高临下地俯视她,“小小惩戒罢了。你有胆说出那种大逆不道的话,本宫却不能罚你?安子璇,我虽没怎么在后宫中混迹过,却也知道后宫嫔妃最忌讳自视过高。”

    说罢,收回视线,扶着拂衣的手,缓步离开凉亭。

    君怀瑾松开手,冷哼一声,“凭你刚刚那些话,死十次都不够!我皇嫂嫂已经对你手下留(情qing)了,你就少折腾些吧!”

    说罢,扭头去追沈妙言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