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90章 她们的皇后是个俗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安子璇跌坐在地,脸上仍旧疼痛得紧,哭了好一阵子,才渐渐停止抽泣。

    “皇嫂嫂,你要去哪儿呀?”君怀瑾追上沈妙言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紫竹小楼。”沈妙言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君怀瑾小心翼翼瞅了她一眼,“紫竹小楼是五皇兄住过的地方呢……嫂嫂去那里,真的合适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注视着前方:“你可以不必跟着。”

    君怀瑾噎了下,还是没舍得离开,“我好久没看见嫂嫂了,心中着实想念得紧。嫂嫂,你和五皇兄,到底怎么回事啊?我也听见宫中那些传闻了,说你和五皇兄在幕村拜过堂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停下步子,淡淡转向她。

    君怀瑾怔了下,昔(日ri)那双灵动友善的琥珀色瞳眸,在此时看来冰冷无(情qing),仿佛她再多说君舒影一个字,她就会与她断绝往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皇嫂,和皇兄生气时好像,都叫人怪害怕的!

    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再管君怀瑾,和拂衣继续朝紫竹小楼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谁知去到那里,才发现那座竹楼早已被人拆掉,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座建筑,檐下挂着的匾额,用错金刀的书法大写着“衡芜院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二楼扶栏后,(身shen)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正临风而立,静静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转(身shen)(欲yu)走。

    福公公不知何时出现在她(身shen)边,恭敬道:“皇上请娘娘去楼上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冷扫了他一眼,连回头都不曾,直接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薄唇的弧度几近苦涩。

    福公公上来,有点儿不好意思:“皇上,娘娘许是有事要办,不愿意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为她找借口,她不过是不愿见朕。”君天澜缓缓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,“那个安子璇,不必留了。”

    福公公笑道:“皇上这就不懂了。这深宫本就无趣,所以娘娘才与那安贵人周旋了许久,不过是为图个乐子。您留那安贵人一命,那安贵人必然不老实,如此,也能让娘娘免于后宫无趣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深以为然,“那便多派些人,暗中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

    沈妙言离开衡芜院,走了会儿觉着无聊得紧,于是打算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路过一座暖亭,却听得里面响起袅袅琴音。

    她偏头看去,徐思棋端坐在蒲团上,正认真地抚琴。

    她听了一会儿,琴音渐歇,徐思棋抬起头,清秀的面庞透着冷清,“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弹得很好。”沈妙言客气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她是外行人,也听不出这些琴音好坏,只觉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唯一觉得好的,还是五哥哥弹的。

    徐思棋唇角扯出一点清淡的笑,目光落在出口方向,状似不经意道:“如今天冷,水容易结冰。娘娘走在路上,可得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了挑眉,笑道:“多谢提醒。”

    她和拂衣离开后,徐思棋(身shen)后的贴(身shen)侍女恭维道:“连皇后娘娘都说常在的琴弹得好,若是皇上听见,也一定觉得常在弹得动听!”

    徐思棋随手拨了下琴,冷冷道:“听闻皇后是个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的俗人,这样的女人,又如何判断得出我弹得好不好?不过只是随口一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那侍婢笑得尴尬,只得附和道:“是这个理……”

    徐思棋认真望向沈妙言的背影,喃喃自语:“空有美貌,却无才(情qing),这样的绣花枕头,皇上为什么会喜欢?”

    此时,她口中的“绣花枕头”,正慢吞吞朝梅园门口挪去。

    “拂衣,我总觉得那个徐思棋话里有话。”沈妙言满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她说水容易结冰,莫非是想提醒娘娘什么?”拂衣皱起眉尖,“或者是在对娘娘示好?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说着,已然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说话,脚下一滑,整个人猛地向前倾倒!

    拂衣轻功极好,及时接住她,才没让她摔下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没事吧?”她面色发白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沈妙言缓缓站好,回头望了眼(身shen)后,她刚刚踩到的是一层薄冰。

    拂衣顺着她的目光,不(禁jin)冷声:“这里有宫婢负责打扫,绝不会出现这种薄冰。莫非是安贵人对娘娘怀恨在心,所以想要害娘娘?她从御花园回去后,派人在这里倒上水,等水凝结成冰,加起来也不过两刻钟,恰好符合娘娘从衡芜院过来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那块薄冰,又往四周瞧了瞧,见四面无人,于是弯腰从地上抠了块冰,“你瞧,颜色和普通的冰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拂衣看过去,那冰层颜色透着些极浅的红,若不仔细观察,绝对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用帕子把冰包起来,“回长生(殿dian)。”

    长生(殿dian)烧着地暖,添香兴冲冲端着新做的点心迎出来,“娘娘,快来尝尝奴婢做的点心,还(热re)乎着呢!”

    “放着等下吃。”沈妙言快步走到(殿dian)中,“素问,你过来!”

    素问走过来,看见她取出一块湿透了的帕子,“本来是冰的,现在都化成水了。你瞧瞧,这水是什么水?”

    素问接过,研究了一会儿,认真道:“是西瓜汁。若奴婢没猜错,应该是喝完西瓜汁后,宫女洗杯子的水。”

    “西瓜……”沈妙言眼中流露出冷笑,“这大冬天的,西瓜可不常见。添香,你去外面查查,南方可有进贡西瓜,进贡的西瓜,又被薛宝璋分给了哪些人。”

    添香立即应是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添香从外面回来,兴奋道:“娘娘,查到了!南方一共进贡了十二个西瓜,其中五个被送去了乾和宫,还有五个在咱们长生(殿dian),还有两个,因为徐常在(爱ai)吃西瓜,所以锦贵妃全都送去给她了!”

    拂衣面色霎时变得难看,不可置信地望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无法无天地坐在桌子上,随手往空中抛起一颗橘子,笑得冷讽:“好一个徐思棋,利用我和安子璇的冲突,在梅园门口弄上冰层……若我不仔细,恐怕还真以为是安子璇怀恨在心干的……她却在暖亭里装模作样扮好人提醒我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啊,妙妙似乎要黑化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