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91章 是否会为了沈妙言,挥师南下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娘娘打算怎么做?”拂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牙还牙……”沈妙言说着,又顿了顿,“不行,那也太便宜她了。她向我示好,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居心……啧,我在宫中风评那么差,她图谋什么呢?罢了,我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从桌上跳下来,往暖阁里走,“拂衣你挑些礼物,务必要隆重地去储秀宫送给徐思棋,就说我谢谢她的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拂衣恭敬地朝她背影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徐思棋却出现在了薛宝璋宫中。

    “娘娘交代我办的事,已经办妥了。”徐思棋低眉顺眼,“想必,皇后娘娘很快就会与安子璇大打出手,咱们只需坐收渔翁之利即可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慵懒地躺在贵妃榻上,几名宫婢正仔细地为她的指甲涂上丹寇。

    她面容端艳,淡淡道:“怎么,连你也以为,安子璇是她的对手?”

    徐思棋沉默。

    她今(日ri)所见,那沈妙言也不过是个冲动无脑的女人,竟然真的以为她徐思棋是好人,还送了好些宝贝去她宫里道谢,简直可笑!

    这样愚不可及的女人,和安子璇那个冲动行事的女人,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薛宝璋瞥了她一眼,把她的心思尽收眼底,提醒她道:“你仔细想想,这么多年,皇上心中只有她一个人,她能是等闲之辈?安子璇不是她的对手,你也不是。咱们只有联手把她从后位上拉下来,咱们这些人,才有出头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徐思棋低垂眼帘,淡淡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薛宝璋挥挥手,示意她退下。

    碧儿跪坐在蒲团上给薛宝璋捶腿,低声道:“娘娘,皇上若果真喜欢那沈妙言,您究竟打算怎么做,才能夺到皇上的心呢?”

    薛宝璋闭上眼,姿态随意:“这世上,一个男人不会永远喜欢一个女人。沈妙言再这么拒他于千里之外,迟早有一天,会把他的耐心耗尽。我什么都做不了,却能把那一天提前。你觉得,皇上会喜欢一个恶毒残酷的女人吗?更何况,这个女人心中,还藏着另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碧儿恍然大悟:“原来无论是安子璇还是徐思棋,不过都是娘娘的棋子。娘娘只需(诱you)使他们与沈妙言相争,让沈妙言在皇上眼里的形象一落千丈,耗尽皇上对她的喜欢,她就再也翻不起波浪了!”

    薛宝璋深深呼吸,又想起今(日ri)父亲从外面递进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君舒影已经回了北狄,不知是否会为了沈妙言,而挥师南下?

    徐思棋带着婢女走出甘泉宫,眼神极冷。

    她自幼饱读诗书,自诩还是有几分聪明的。

    若说从前她没见过沈妙言也就罢了,如今见过,那沈妙言不过就是有点儿小聪明的普通女人,真不明白为何锦贵妃会怕她怕成那样!

    听闻锦贵妃过去曾是皇上的正室,那薛宝璋也太没用了,居然从正室混成了妾室。

    若当初嫁给皇上的人是她徐思棋,她绝不会让沈妙言爬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都是薛宝璋自己没本事。

    她想着,眼底流露出几分鄙夷,淡淡道:“我让你办的事,办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旁边的贴(身shen)婢女连忙小声道:“主子放心,都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徐思棋唇角勾起诡异的弧度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徐思棋以感谢沈妙言的礼物为由,特地前往长生(殿dian)。

    今天君天澜休沐,所以起得晚了些,还在(床chuang)上抱着沈妙言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得迷迷糊糊,被他絮絮叨叨的声音吵醒,厌倦地推了他一把,却反而被他抱得更紧,大掌黏黏糊糊地不老实,“妙妙……你看看我好不好?妙妙,你转过来看看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透着晨起的沙哑,一双暗红色瞳眸渗出深(情qing)与渴望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君天澜,与朝堂上那个威严冷漠的年轻帝王大相径庭,宛如一个大男孩儿得不到心仪姑娘的芳心,浑然不觉自己说这样的话有多么可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闹得睡不着觉,心中烦恼不堪,睁开冰冷的眼睛,转(身shen)看他:“你到底有完没完?!”

    男人的凤眸暗了暗,指尖顿在她的眼角,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无辜的表(情qing),宛如一条大狗。

    这觉是没法儿睡了!沈妙言皱着眉毛从(床chuang)上坐起来,一言不发地穿衣裳。

    君天澜跟着坐起来,拿过她手上的衣裳帮她穿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沈妙言想把衣裳夺回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却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两人正僵持时,拂衣从外面挑了帘子进来,屈膝行了个礼,“皇上、娘娘,徐常在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徐思棋?”沈妙言挑眉,旋即若有所思地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低头给她系上盘扣,声音淡淡:“妙妙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视线,对拂衣道:“洗漱梳妆,我要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拂衣应了声好,君天澜却道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穿着明黄色的宽松中衣,亲自服侍沈妙言洗漱,殷勤献媚的模样,像极了小媳妇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不自在,却强迫自己不去看他,梳洗完就匆匆去(殿dian)里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凤榻上,静静目送她远去,凤眸中都是思量。

    一天打动不了她没关系,十天打动不了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他有的是时间来找回她的心,一年,十年,二十年,一辈子……

    只要她还在他(身shen)边,就一定有回心转意的机会。

    沈妙言步入前(殿dian),徐思棋正端坐在靠椅上喝茶。

    “徐常在。”她出声。

    徐思棋回过神,放下茶盏起(身shen),规规矩矩朝她行了个礼:“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!”沈妙言亲自上前扶起她,笑眯眯道,“徐姐姐可用过早膳了?若是未曾,不如与本宫一道?”

    “臣妾惶恐,当不起娘娘一声姐姐。”徐思棋垂眸,“此次前来,乃是为了多谢娘娘昨(日ri)送去储秀宫中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是本宫该多谢你才对,若非你提醒本宫注意路滑,本宫又怎会注意到那些薄冰呢?”沈妙言笑吟吟挽住她的手,“正好皇上也在,走,我带你去见见他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