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98章 唯有国土与女人不可让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顾钦原听着他的奚落,唇角流露出一抹冷笑,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你我都懂得这个道理。你今(日ri)过来,应当不只是说这种无意义的话吧?”

    说着,淡漠落子。

    张祁云拈起一颗棋,紧随其后落子,瞟了眼不知所措的谢陶,笑得令人如沐(春chun)风:“那(日ri)锦州城外,我对贵夫人一见钟(情qing),久闻贵夫人不得你宠(爱ai),既然如此,不知顾相爷可否割(爱ai)?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色冷了几分,“若只是为这事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棋盘上交锋了十几步,一局棋渐渐陷入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僵局。

    最后,竟是和棋的局面。

    张祁云扔掉手中棋子,笑了几声,“我回来,不过是为了告诉你,咱们的对弈,还没有结束。北幕,将问鼎中原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用那种轻佻的目光去瞟谢陶,“当然,顺便探望一下你的小(娇jiao)妻。喏,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从袖中取出一只锦盒,放到棋盘上。

    顾钦原面容冷峻,把谢陶拽到(身shen)边,淡淡道:“好意心领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起(身shen),向他拱了拱手,又望向谢陶:“谢姑娘正值芳华,该戴些好看的首饰,如此才不枉虚度年华。”

    说罢,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谢陶怯怯望向顾钦原,对方面容淡漠地打开锦盒,里面盛着一只白玉发钗,发钗一端雕刻成了兰花,花蕊嵌着三颗粉色珍珠,颗粒饱满圆润。

    一看,便知此物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他目光凉幽幽的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小姑娘哪有不喜欢漂亮发饰的,更何况谢陶从没有戴过这么好看的发钗。

    可她虽然心中喜欢,却不敢说出来,只轻声道:“我还是更喜欢钦原哥哥送的首饰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拿起那支发钗,随手丢出窗外。

    上好的白玉,立即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除夕宫宴,宫门前车水马龙、鬓影衣香,来来往往全是京中权贵。

    顾钦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居然花重金为谢陶买了一整(套tao)碧玉首饰,搭配顾大夫人派人送来的云锦缎新衣,那个昔(日ri)稚嫩的小姑娘,看起来竟分外动人。

    她随顾钦原坐在马车中,不时拿镜子照照,心中十分欢喜。

    马车在宫门外徐徐停下,顾钦原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再如何照也是那张脸,有什么可看的?”

    说罢,率先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谢陶讪讪,放下镜子,跟着挑起车帘,却见顾钦原已经走远。

    “钦原哥哥,你等等我!”

    她喊了一声,急忙跳下车想去追人。

    相府的马车(挺ting)高的,她刚跳下去,脚就歪了一下。

    正要朝地面摔倒时,一只温暖的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谢陶惊慌地抬起头,正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。

    她开口,又有点结巴了:“张……张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轻笑,抬起一根手指竖在唇前:“错了,是祁云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!”

    谢陶一紧张,压根儿没听见他说了什么,直接把后面的称谓喊出了口,并且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张祁云脸上的笑容,瞬间僵住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蓄了把大胡子不错,可他才二十五好吗?

    谢陶向他礼貌地行了一礼,“多谢你上次的礼物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罢,低着头去追顾钦原了。

    张祁云站在原地,目送她离开,抬手摸了摸胡子,“我是不是该把这胡子给剪了?”

    “早该剪了。”萧城烨冷声。

    “可我瞧着,那大魏的皇帝,蓄着胡子明明(挺ting)好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城烨深深望了他一眼,幽幽吐出两个字:“看脸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(殿dian)。

    君天澜到底不信任寻常太医的医术,大过年的还是把白清绝请进宫,让他亲自为沈妙言看诊。

    凤榻上的姑娘连唇色都是苍白的,额头的冷汗稍稍褪去,看起来格外令人怜惜。

    “惊胎了。”白清绝收回手,走到旁边圆桌前写安胎药方,“好在前几个月妙言的胎养得好,所以并无大碍。不过今后需得注意,不可随意动怒,不可做幅度太大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坐在凤榻前,凝视沈妙言的容颜,丹凤眼中满是心疼,“小妙妙,你受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睁开眼,气若游丝:“你们若没打起来,我怎会吃这个苦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,软声道:“是,以后都不会打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则派人去太医院按药方抓药,谢过白清绝,又让夜凛送他出宫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来到榻前,轻轻握住沈妙言的手;“今晚的宫宴你不必出席,安心养伤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抽回手,闭上双眼:“我想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给她掖好锦被,起(身shen)望向君舒影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不忍打搅沈妙言休息,于是起(身shen),随他一同步出寝(殿dian)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长生(殿dian)二楼的扶栏边,静静遥望夜空中的落雪。

    “无论你愿不愿意承认,她都是我的女人。”君天澜负手,“虽然你我并无兄弟感(情qing),可终究占了兄弟的名分。(身shen)为兄长,我什么东西都可以让,唯有国土与女人不可让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笑得讽刺:“除了妙妙,我对你的国土并不感兴趣。更何况……我也不需要你让,她本就心仪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暂时。”君天澜冷声,抬步离开,“随我去锦绣大(殿dian)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转(身shen)望向他的背影,稀罕地挑眉,能让这厮说出“暂时”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他又望了眼寝(殿dian)的方向,尽管不(情qing)愿离开沈妙言,可想着北幕要与他大周签订盟约,还是压下渴望,跟着离开长生(殿dian)。

    此时锦绣大(殿dian)早已坐满了宾客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赵婉儿和端王君无极(身shen)边的女人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赵婉儿紧紧搅着帕子,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甚为可怕:“赵妩,你算什么东西,凭什么坐在这里!还端王未婚妻,我呸,你一定是使了什么龌龊手段,才让端王看上你的!端王爷,你难道不知道她是云香楼的((妓ji)ji)女吗?!这样的(身shen)份,如何配得上你?!”

    再入镐京,她连乖巧都懒得伪装了,只剩下泼辣。

    满(殿dian)大臣皆都目瞪口呆,若非赵婉儿的确是赵丞相亲自送来和亲的,他们简直怀疑赵国是随意从大街上拉了个泼妇过来滥竽充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