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99章 送你一场真正的烟火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曾经的妩红尘,如今的赵妩,保持着自己的端雅,淡淡道:“皇妹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皇妹大约不知道,我父皇已经恢复(身shen)份,被六堂弟追谥为文安帝,同理,我的(身shen)份也已恢复,你说,我算什么东西呢?第二,是端王慧眼识珠主动追求的我,我并未使任何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云香楼乃是文人(骚sao)客聚集的风雅之地,从不进行肮脏之事。我被你父皇((逼))迫逃亡数载,是大周的皇上救了我,将我藏在云香楼。这么多年,幸得皇上庇佑,我赵妩始终保持清白之(身shen),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她眉宇之间都是不动声色的高贵,谈吐斯文有理,比赵婉儿更具公主仪态。

    赵婉儿气得小脸通红,抬手摇摇指着她的鼻子,“就算你将来成了端王妃,我也仍然是大周的贵妃娘娘!你始终低我一等,你始终要给我行礼!”

    君无极冷笑了声,适时开口:“大周品阶,王妃为从一品,贵妃为正二品。赵贵妃好大的脸面,怎敢让妩儿给你行礼?”

    赵婉儿又羞又恼,正要撒泼发狂,君天澜冷冰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:“不成体统!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急忙起(身shen)朝他跪下行大礼。

    赵婉儿哭着奔到他(身shen)边,指着赵妩,委屈又(娇jiao)气道:“皇上,赵妩她欺负臣妾!皇上为臣妾做主,杀了赵妩吧!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盯着她,“杀了赵妩?你还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赵婉儿满脸天真,“端王帮着她欺负臣妾,皇上也可以废了端王。毕竟,臣妾才是皇上的家人,他们不算!”

    歪坐在蒲团上的赵无纠抬手扶额,他怎么不知道,他们公主还有祸国妖姬的一面?

    只可惜那长相寒酸了点,当不起祸国妖姬这四个字啊!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更冷:“赵婉儿目中无人,进献谗言,着褫夺贵妃品衔,贬为贵人,(禁jin)足三(日ri)。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语毕,他径直绕过赵婉儿,往龙座走去。

    赵婉儿不可置信地转(身shen)看他,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君天澜懒得同她废话,已有两名侍卫过来,不由分说地把她架起,往(殿dian)外而去。

    赵婉儿一路哭闹不休,可在场之人谁都不愿意搭理她,她离开后,(殿dian)中气氛反而更好了些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君天澜旁边落座。

    众人望向君天澜,见他面无表(情qing),知晓大周这是接受北幕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自此天下又多一国,名为北幕。

    锦绣大(殿dian)把酒言欢至深夜,长生(殿dian)中,沈妙言正悠悠睡醒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偏头望向在灯下绣花的拂衣,轻声道:“拂衣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拂衣见她睡醒,笑着站起(身shen),“小厨房里(热re)着吃食,奴婢为娘娘端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点点头,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等她吃完,添香从外面进来,神神秘秘地掩了门窗:“娘娘,查到那荷包的来历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妙言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今晚除夕宫宴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锦绣大(殿dian)。徐常在的贴(身shen)丫鬟趁大家不注意,中途偷偷离席,轻车熟路地去了冷宫!”添香自己都有些吃惊,“冷宫里住着几位妃子,她拜访了其中一位,奴婢后来查了下,那位妃子名为柳如烟,是先皇三年前巡游凉城时遇见的一位民女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当年先皇很满意她的容貌,这才把她带回皇宫,并封为柳妃。后来不知怎的,这位柳妃一夜之间就失了宠(爱ai),被打入冷宫。许是冷宫境遇糟糕,许是她心灰意冷,如今竟然患上了肺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“凉城……又是凉城……徐思棋认识她?”

    添香认真道:“徐常在应该是不认识她的,只是她(身shen)边的那个丫鬟,应当认识柳妃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丫鬟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唤做杏儿,今年十五岁,据说五岁时就伺候在徐常在(身shen)边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蹙起眉尖,她知道这些进宫的秀女,都可以带上一两个自己的贴(身shen)丫鬟。

    只是徐思棋的父亲虽然是凉城太守,可她自己却自幼就待在镐京,以此推来,这个杏儿也最起码五岁时就来到了镐京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算杏儿和柳如烟是同乡,整整十年过去,也不可能记得对方啊!

    事有蹊跷……

    她托腮思考,却想不出所以然,只得叹息一声,让添香下去与她的小姐妹一起守岁过年。

    锦绣大(殿dian)上,国宴已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先行离席,君舒影紧随其后,一同去了长生(殿dian)。

    此时已近子夜,再过两刻钟,就是新的一年了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寝(殿dian),只见(殿dian)中寂静,沈妙言靠坐在凤榻上,正翻阅着一本诗书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。”君舒影笑眯眯来到她跟前,“我给你准备了丰厚的新年礼物,要不要看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。

    君舒影扶着她下(床chuang),往(殿dian)外走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不善:“天冷风大,去外面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舒影挑眉:“我准备的礼物,必须在外面才能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沈妙言,见她似乎的确不想待在室内,于是从衣架上拿了厚实的狐毛斗篷,给沈妙言紧紧裹在(身shen)上,又拿了汤婆子放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汤婆子,望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三人离开长生(殿dian),君舒影把驾船的夜凛赶走,亲自拿起长蒿,一点水面,飞快往岸边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船尾,却感觉不到一点冷风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朦胧夜色中,(身shen)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,静静端坐在她前面。

    高大的(身shen)躯,沉默着为她挡下所有寒风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鼻尖莫名发酸。

    君舒影一路带着两人来到听云阁,这里是皇宫中最高的建筑,因为被改造过,所以顶层并没有遮挡视物的东西。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道:“五哥哥,你的礼物,究竟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君舒影揉了揉她的发心,“在幕村时,你曾说想看烟火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“记得。我那夜发烧,闹着要看烟火,是你做了打树花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笑得温柔,仰头望向沉黑寂静的夜空:“妙妙,今夜,我送你一场真正的烟火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