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02章 这后宫,究竟是谁的地盘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此毒是早年薛远游历魏国都城大梁时,从地下鬼市求得的,无色无味,人饮用完,八个时辰后必毒发(身shen)亡。

    最离奇的是,毒发(身shen)亡的模样看起来与噎死无异,即便太医检查,也是查不出什么的。

    冬夜格外漫长,皇宫中灯火璀璨迷离,却总也有照不见的黑暗。

    第二(日ri)下午,长生(殿dian)格外(热re)闹。

    虽然沈妙言在京中的朋友并不多,可这是皇后娘娘第一次宴客,因此有不少小姐贵妇闻风而来,明明只撒出去五六张请柬,结果却来了几十号人。

    来者是客,又是大过年的,沈妙言倒也不好赶人家走,于是让拂衣临时从御膳房多调些美食酒品过来,一时间孤寂冷清的长生(殿dian)(热re)闹非凡。

    暖阁中,谢陶跪坐在软榻上,扒着琉璃窗朝外面张望,“湖上又有几艘船驶过来了……咦,好像是那个泼辣的赵国公主。”

    正和赵妩下棋的沈妙言闻言,抬眸望向赵妩,却见她神色平静,依旧盯着棋盘。

    不愧是云香楼中八面玲珑的妩红尘,真是好定力!

    她想着,笑眯眯地落子,“妩姐姐可愿意让赵婉儿进来?若是不愿,我让添香赶她走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的心意,我心领了,但不必为我做到这个份上。”赵妩翩然一笑,“我的仇,我自己来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知晓赵妩的手段,也知道她是吃不得亏的人,于是只专注地下起棋,不再管他们赵家的事。

    赵婉儿进来后,按照规矩先来暖阁给沈妙言请安。

    拂衣领着她进来时,沈妙言余光望去,见安子璇也在。

    “给皇后娘娘请安!”

    两人一同福(身shen)。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沈妙言声音淡淡,视线又回到棋盘上,“那些夫人小姐都在大(殿dian)里吃茶,你们二人也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婉儿却不肯走,望向赵妩,杏眼中闪过恨意,面上却笑得乖巧,“除夕那晚,我酒吃多了,所以出言不逊,多有得罪姐姐,还望姐姐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赵妩声音端雅,紧跟着沈妙言落子。

    赵婉儿顿了顿,试探着道:“我有些事想与姐姐说,不知姐姐可否进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赵妩与沈妙言对了个眼神,很快下榻,“去隔壁偏(殿dian)说吧。”

    赵婉儿笑吟吟上前,亲昵地挽住赵妩的手臂,往隔壁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丢下手中棋子,慵懒地靠坐在榻上剥橘子,分了一半给谢陶,“陶陶,来吃橘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!”谢陶挪过来,接过她递来的半个橘子,“好甜!”

    “橘洲进贡的,说是今年最好的一筐。”

    两人自顾说着话,谁都没有搭理站在原地的安子璇。

    安子璇宛如一个多余的人,尴尬地站在那里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只死死攥着衣袖,暗暗希望赵婉儿赶紧办完事回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沈妙言似是终于注意到她,笑道:“安贵人傻站在那儿做什么?快坐呀!”

    安子璇唯唯诺诺地在绣墩坐下,心中越发恼恨沈妙言故意给她难堪。

    她用眼角余光盯着沈妙言,眼底流露出一抹恶毒。

    等着吧,等过了今天,看你还能笑多久!

    而另一边,赵婉儿一踏进偏(殿dian),忽然就抱住赵妩:“呜呜呜……堂姐,过去都是我错了,我不该因为嫉妒而针对你!你大人有大量,就不要再讨厌婉儿了!”

    她哭得(情qing)真意切,一派悔过自新的模样。

    赵妩眼中掠过冷意,却是不动声色地摸了摸她的发顶,语带怜惜:“你是我堂妹,我自然不会讨厌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赵婉儿仰起头,保持着梨花带雨的可怜样,再度抱住赵妩的腰,“呜呜呜……堂姐,我们在大周无依无靠,只能彼此相依为命了!”

    赵妩缓慢地抚摸她的后背,敏锐地察觉到,她把什么东西放进了自己的腰封里。

    她默默不语,眼底冷芒更盛。

    赵婉儿和安子璇走后,赵妩回到暖阁,从腰封中取出一物,放到矮几上,“赵婉儿悄悄塞到我(身shen)上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那只浅色荷包,“素问。”

    素问拿起荷包,仔细查看了一番,很快皱起眉头:“是红花。红花活血化瘀,对怀着(身shen)子的人来说,最是忌讳不过。”

    暖阁中一派沉默,好半晌后,沈妙言才轻笑出声:“那两人还是没有放弃啊!我就这么招人恨吗?”

    谢陶体贴地坐到她(身shen)边,轻轻捧了她的手,软声道:“我最喜欢妙妙了,妙妙才不招人恨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一暖,反握住她的手,琥珀色瞳眸闪烁着坚定:“她们要玩(阴yin)的,我陪她们玩就是。总得叫她们知道,这后宫,究竟是谁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赵妩默默望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君无极总说皇后娘娘与皇上不和,可她怎么觉得,皇后娘娘心中,分明是在乎皇上的?

    这真是应了当局者迷这句话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开宴的时间,沈妙言带着谢陶和赵妩来到大(殿dian),(殿dian)中众人一起朝她行大礼,口呼皇后娘娘千岁。

    “都免了。”沈妙言摆摆手,在主位坐了,同众人寒暄几句,便宣布侍女上酒席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平易近人,因此(殿dian)中众人并不怎么怕她,气氛倒是因此活泼起来。

    宫婢们端着托盘鱼贯而入,在各人面前的小几上摆上食物与温(热re)的美酒。

    沈妙言这段时间未曾饮酒,所以宫女端来的是一盏(热re)牛(乳ru)。

    她托着腮,盯着眼前的食物,鸡鸭鱼(肉rou)什么的,与在场其他人面前的是一锅煮出来的,所以那两个人不可能在这里做文章。

    她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,只有饮品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牛(乳ru)上,她眯了眯眼,端起那盏牛(乳ru)。

    余光悄悄望向赵婉儿和安子璇,这两人攥着帕子的手在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果然,这牛(乳ru)有问题?

    她垂眸,当着那两人的面呷了一口,继而拿起帕子擦嘴,却是悄无声息地把那一口牛(乳ru)都吐在了帕子上。

    再度望向那两人,沈妙言清晰地捕捉到了她们眼中难以掩饰的兴奋。

    嫣红的唇角勾起妩媚的弧度,她仿佛捉到耗子的猫,望着那两人的目光,犹如看待两个将死之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