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03章 我欠你的吗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而那两人丝毫没有作恶的觉悟,即便四周都是人,却还是凑在一起,小声嘀咕:“她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喝一口,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有用吧?里面撒了一大把红花粉呢!”

    “等着瞧,她应该还会喝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激动地望着沈妙言,沈妙言眉头微挑,倒是不介意陪她们玩一玩,于是又喝了几口,却都悄悄吐在了帕子上。

    酒至半酣,大(殿dian)中越发(热re)闹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(身shen),以太闷了吹吹风为由,离开了大(殿dian)。

    她走到长生(殿dian)外,倚在扶栏上,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赵婉儿和安子璇果然跟了出来,不远不近地朝她行了个礼,“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笑:“你们怎么出来了?里面不好玩吗?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安子璇笑道:“臣妾也觉着里面有些闷,所以出来走走……”

    赵婉儿却是压不住(性xing)子,见四周并无宫女,于是快步走到沈妙言跟前,眼底都是恶毒:“昨天我和子璇落水,是你故意让那个侍卫干的?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沈妙言笑眯眯地,承认得大大方方。

    赵婉儿没料到她承认的这么快,噎了下,又绷起小脸,“你知道大冬天落水有多冷吗?!你难道就不觉得愧疚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她严肃的模样,忍不住扑哧笑出声:“那你买通侍卫想让我落水,又安的是什么心思?”

    安子璇适时插嘴:“娘娘冤枉人!臣妾和婉儿向来安分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?!即便给我们安插罪名,也该拿出证据才是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赵婉儿立即附和,冷笑道,“就算你是皇后,也没有随便诬陷人的道理!更何况,过了今天,你的宠(爱ai)也算是到头了!”

    安子璇得意洋洋,压低声音道:“皇后娘娘大约还不知道,你刚刚喝下了什么好东西……算算时间,你的孩子也快流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一唱一和,眉梢眼角都是恶毒的亢奋和期待。

    沈妙言嘴角的笑容终于泛起冷意,“喝了什么好东西?你是说掺在牛(乳ru)里的红花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两人得意的神(情qing)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沈妙言莫名喜欢看她们露出这种震惊错愕的表(情qing),又取出一枚荷包丢给赵婉儿,“喏,你的东西丢了。里面还装着红花粉呢,真是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赵婉儿傻愣愣接住荷包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冷风吹过,她和安子璇呆呆望着沈妙言那无辜的笑脸,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明明喝了牛(乳ru)……”安子璇皱紧眉头,随即一脸肯定,“对,你喝了牛(乳ru),你的孩子要保不住了!皇上喜欢你,都是因为你肚子里的种!现在你没孩子了,皇上才不愿意再见你!”

    “就是!沈妙言,你的宠(爱ai)算是到头了!”赵婉儿得意洋洋,“我看你的皇后之位,也要坐不稳了!”

    两人自顾说着奚落的话,沈妙言等她们说完了,才慢条斯理地从袖袋里取出半湿的帕子,嫌弃地丢掉,“差点忘了,那些牛(乳ru)都吐在帕子上了,放在袖袋里怪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欣赏了会儿她们吞了苍蝇般的表(情qing),含笑歪了歪脑袋:“二位,你们以下犯上对本宫出言不逊,联合起来妄图谋杀皇嗣,其罪当诛。来人。”

    夜九带着几名暗卫鬼魅般出现在扶栏边:“娘娘!”

    “把安子璇押下去,本宫要亲自审问她幕后可有人指使。至于赵婉儿……”她笑了笑,“就让她待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夜九领命,立即押着安子璇往偏(殿dian)走。

    安子璇几近崩溃,双眼瞪得大大的,仍旧不相信她竟然就这么一败涂地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留下我?你想对我做什么?!”赵婉儿盯着沈妙言,察觉到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扶了扶发钗,朝她笑了笑,并不回答她的话,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后,赵妩出现,携着满(身shen)萧索。

    赵婉儿咽了口口水,软声道:“堂姐……”

    赵妩一步步((逼))近她:“赵婉儿,我只问你一句,我从前,待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好不好?

    赵婉儿仔细想了想,很小的时候,赵妩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都会给她留一份。

    若得了漂亮的衣料,也总是欢天喜地地问她有没有,若她没有,她会大方地把衣料裁成两份,分一半给她。

    她被人欺负笑话,也是赵妩帮的她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总觉得,赵妩并不是真心待她,她不过是在炫耀她的公主(身shen)份,炫耀她有很多宝贝!

    赵婉儿喘得厉害,她想说“自是不好的”,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怎么有脸说得出口呢?

    赵妩在寒风中捋起自己的衣袖,“你六岁那年,偷偷溜进御书房玩闹,把玉玺砸坏了一角。我怕你被父皇责罚,于是为你顶罪,生生挨了二十鞭。”

    赵婉儿看过去,那光洁如玉的手臂上,赫然残留着几道鞭尾扫过后留下的伤疤。

    她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,整个人微微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凛冽寒风中,赵妩一颗颗剥开自己的盘扣,“你七岁那年,非要去御膳房玩,我陪着你,你把滚烫的开水浇到我的后背……你哭得很厉害,不停对我说对不起,我只当你是不小心,所以一点都没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拉开衣裳,转(身shen)背对着赵婉儿,语气平静:“可如今,我觉得你并不是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赵婉儿望着她仍旧带着烫伤痕迹的后背,抬手捂住嘴,眉头紧紧皱起,嗫嚅道:“不是的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妩转(身shen)看她,唇角的笑容透出凉薄,“我父皇遇害那年,咱们去山中狩猎,一枝流箭(射she)向你,是我为你挡了那一箭……”

    赵婉儿盯着她(胸xiong)口那枚小小的伤口,整个人宛如脱力一般,靠在扶栏上,半晌都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赵妩冷笑:“可你送给我的是什么?!我父皇被你父亲害死,在他尸骨未寒时,你随你父亲进宫,面对龙椅,说想要我给你为奴为婢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圈通红,猛地提高音量:“赵婉儿,我赵妩是欠你的吗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