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05章 图穷匕见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徐思棋见君舒影说这些话,越发笃定沈妙言是被传染了那种病。

    她心中大定,正要与沈妙言再寒暄几句,沈妙言忽然大力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拂衣拿了帕子过来,沈妙言捂住嘴,咳着咳着,忽然望向帕子,只见帕子上赫然一滩血污。

    她虚弱地靠近君天澜怀中,满眼痛不(欲yu)生:“我不行了……四哥,我大约要死掉了!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……”徐思棋满脸悲痛,只差哭出声了。

    拂衣适时道:“娘娘(身shen)上又出汗了吧?请皇上、北帝和徐常在退避,容奴婢为娘娘擦汗。”

    三人起(身shen),往(殿dian)外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沈妙言擦了把眼泪,好奇道:“添香,你去听听壁角,看看他们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添香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此时偏(殿dian)内,三个人各自坐着,半晌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徐思棋把帕子都拧皱了,终于鼓起勇气,轻声道:“皇上,臣妾瞧着,娘娘这症状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徐思棋不敢与他直视,“臣妾家中的一名婢女,曾有过类似的症状。当时有一云游高士路过,说是……肺痨。”

    此时时人还为研究出治疗此病的药物,因此这个词,与死亡是划等号的。

    偏(殿dian)中寂静片刻,君舒影忽然抱头痛哭:“我可怜的小妙妙……真是天妒红颜啊!”

    君天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入戏?

    他抬眸盯着对面的徐思棋,“那你说,如今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此病易传染,皇上需要把娘娘独自一人隔离起来。”徐思棋轻言慢语,“虽然皇上可能不忍心,但为了皇宫中上万人着想,非如此做不可。”

    她低垂着眼睫,瞳眸中暗藏杀机。

    只有把沈妙言一个人隔离在这座荒岛上,不消多长时间,她就会凄苦地死掉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又道:“若皇上怕这段时间无人伺候,臣妾与娘娘乃是密友,皇上若是不嫌弃……娘娘从前也说过,想把臣妾举荐给皇上,可惜始终没有合适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终于,图穷匕见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缓缓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,眼中讽刺更盛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个女人是小丫头的猎物,他并未过多插手,只淡淡道:“此事容后考虑,夜凛,撑船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徐思棋见他居然派了他(身shen)边的人亲自送她,眼中顿时都是惊喜,(娇jiao)媚地福(身shen)行了个礼:“臣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添香已经把三人的对话,一字不落地告诉了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靠坐在(床chuang)头,笑得意味深长,“原以为这徐思棋应当比赵婉儿和安子璇聪明,却没想到,也是个蠢货。就算我真的病了,她这么着急忙慌地爬(床chuang),就不怕君天澜怀疑吗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君天澜与君舒影一同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听见她直呼自己名讳,君天澜并未生气,给她把被子掖好,淡淡道:“穿这么少,还不好好盖被子,你想染上风寒?”

    沈妙言撇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(床chuang)榻边坐了,伸手给她把乱糟糟的头发顺了顺,“徐思棋,打算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眼明亮:“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(身shen)。”

    那(套tao)茶具她令人保管着,既然徐思棋喜欢,那就送给她好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表(情qing)依旧淡漠,只要他的小丫头喜欢,这后宫随她怎么折腾,他都不会插手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她的脸蛋上,那张原本精致红润的脸仍旧苍白憔悴,他皱了皱眉,“拂衣,把她的脸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搓了搓脸蛋,暗暗瞪了他一眼,嘀咕出声:“果然,你就是看中了我的色相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听见她说了什么,君舒影却挑起眉头,望着两人在一起的画面,眼中划过意味深长与不甘心。

    小妙妙她,果然还是没有忘掉君天澜吧?

    又过了几(日ri),宫中铺天盖地传开了,说沈妙言得了肺痨,可能不久于人世。

    碧儿惊喜地把打听到的消息禀告给薛宝璋:“……娘娘,咱们要不要做做样子去长生(殿dian)探望她?也好知道这消息的真假!”

    薛宝璋坐在软榻上,抚摸高高隆起的肚子,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薛宝璋瞟了她一眼,“若是真的,你觉得皇上和君舒影,还能这么淡定,整(日ri)商谈国事?”

    碧儿萎了下来,“也是……他们那么在乎沈妙言,若消息是真的,他们一定会延请天下名医,给沈妙言治病的……”

    薛宝璋眉宇之间都是冷淡:“徐思棋太心急了,定是露了马脚被沈妙言察觉,沈妙言才将计就计的。原指望这群新进宫的秀女能有一两个帮衬到本宫,可谁料她们竟一一折在了沈妙言(身shen)上!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个盛晴吗?”碧儿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薛宝璋眼中厌恶更盛:“她自命清高更甚徐思棋,并没有争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寝(殿dian)中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低头望向隆起的肚子,眼中精光闪烁。

    弄不死沈妙言其实也没什么关系,如今君舒影还在大周,若能与他联手,把沈妙言送去北幕,这大周皇宫中,不就是她一枝独秀了吗?!

    宫中流言传了好几(日ri),处于漩涡中央的姑娘,却整(日ri)没事人般,幽魂似的在长生(殿dian)((荡dang)dang)来((荡dang)dang)去。

    她走累了,在软榻上落座,抱起巨狼毛毛给它顺毛,“拂衣,你说徐思棋,现在是不是得意到巅峰了?”

    拂衣笑了笑,“奴婢听闻,已经有不少嫔妃去拜访她。宫中不止传娘娘得病失宠,还传起皇上看中徐常在的谣言。此时的徐常在,应该正是(春chun)风得意马蹄疾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沈妙言抿唇轻笑,这前一个谣言是徐思棋自己传出去的,第二个,是她命人传的。

    她怕徐思棋还不够骄傲,特地给她放了场东风。

    她偏头望了眼外面的天色,笑得天真无邪,“咱们也是时候动手了。就今晚吧,她给我的,我全部还给她。”

    拂衣行了一礼,“奴婢去给娘娘准备晚膳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沈妙言好心(情qing)地枕到毛毛的肚子上,慵懒地抱住它的大尾巴,继续顺毛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菜估摸着再有几天,妙妙就要去魏国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