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06章 凭什么能得到帝王的宠爱?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用罢晚膳,天色已然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和君舒影在乾和宫争执北方边境的界线问题,沈妙言乐得他俩不在,独自用罢晚膳,亲自点了十几个信得过的宫女太监,往储秀宫而去。

    储秀宫住了好几位嫔妃,不过各自院落都是分割开来的,沈妙言动静并不大,因此闯进徐思棋的院子时,并未惊动其他人。

    徐思棋此时还在用膳,听见宫女禀报皇后娘娘来了,顿时骇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还未想明白沈妙言来这里做什么,沈妙言已经扶着拂衣的手,笑眯眯地踏了进来:“徐姐姐,多(日ri)未见,本宫甚是想你。”

    徐思棋眼中都是惊骇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不可置信地盯着她红润的脸蛋:“你……你的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病?你是说本宫感染上的肺痨吗?”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眼中都是戏谑,“徐姐姐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,本宫根本没病,不过是装出来的。怎么样,徐姐姐是不是吓了一跳?”

    徐思棋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,她在灯火中盈盈而笑,盛世华服,金钗朱蔻,美得仿佛神仙妃子,哪里是生病的模样!

    她的脸色逐渐苍白可怖,往后面退了几步,扶着桌角,摇摇(欲yu)坠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主座坐下,姿态慵懒妩媚,琥珀色的双眸,斜睨向徐思棋,“徐姐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思棋勉强露出一个笑容,“既然娘娘没病,臣妾就放心了。来人,还不给娘娘沏茶?!”

    她(身shen)后的杏儿正要去,沈妙言一手托腮,笑道:“说起沏茶,上次徐姐姐送了本宫一(套tao)不错的茶具,本宫今夜特地带过来,想与姐姐同用。”

    拂衣捧着托盘上前,添香揭过上面的红布,盘子上赫然是那(套tao)冰裂纹莲花瓷具。

    “你叫杏儿是吧?”沈妙言目光落在那个宫女(身shen)上,“就用这(套tao)茶具沏茶,去吧。”

    杏儿盯着那(套tao)茶具,恐惧地咽了口口水,半晌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快去呀!”沈妙言挑眉。

    杏儿求助地望向徐思棋,徐思棋眼神闪烁,快速思考着沈妙言是不是察觉了她的(阴yin)谋。

    但是不对呀,若真的察觉到了,之前她送荷包的时候,就应该已经察觉了,又怎会和她姐姐妹妹相称这么久?

    她望向沈妙言,只见她眉眼纯真,只眼尾透着些许妩媚,琥珀色瞳眸看似清澈见底,却又透着几分迷离,令人看不清她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罢了,走一步看一步好了,兴许沈妙言并未察觉到她的(阴yin)谋呢?

    她搅着帕子,淡淡道:“就按娘娘说的办吧。”

    杏儿低下头,端过托盘,白着一张脸儿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徐思棋,唇角笑意更盛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杏儿把茶水端回来,战战兢兢放到沈妙言手边的桌案上,“娘娘……请……请用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姐姐,你这丫鬟真上不得台面,本宫不过叫她斟个茶,她抖成这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她了!”沈妙言说着,抬了抬下巴,“去,把这茶给你家主子端去。”

    杏儿惊恐地瞪大眼睛,“娘娘?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“没听见本宫的话吗?本宫今夜心(情qing)好,这壶茶,就赏给徐姐姐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!”添香横眉怒目地打断杏儿的话,“皇后娘娘赏东西那是给你家主子脸面,你一个做奴婢的,这么多话做什么?!”

    杏儿被她训得抖了抖,紧盯着那(套tao)茶具,好半晌,才满脸纠结地端起来,送到徐思棋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徐思棋眼神颇为不自在,“娘娘,臣妾并不口渴……这壶茶,能否等臣妾渴了再喝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她垂死挣扎的模样,唇角的笑容又多了几分,“好茶经不起放,凉了,就不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臣妾刚刚才喝过两杯,如今实在喝不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自己戴了金色甲(套tao)的手指,慢条斯理道:“喝不下没关系,添香。”

    添香清脆地应了声,直接带着两个会些拳脚功夫的大宫女,不由分说就把徐思棋按得跪在地上,端起那只白莲花茶壶,壶口对准她的嘴巴,骨碌碌把一整壶茶水都给她灌进去了!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保持着单手托腮的姿势,静静望着徐思棋恐惧挣扎的模样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泛起冷意,等那一壶茶灌完,她笑问道:“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那壶茶在徐思棋挣扎之中被洒出去一半,此时她的衣襟和脸都湿了,头发凌乱,湿漉漉地贴着面颊。

    她趴在地上,一边喘息,一边抬眸望向上座那个女人,“你……你知道了?!”

    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沈妙言居高临下,“当初梅园门口的那层薄冰,也是你设计嫁祸给安子璇的,真当本宫好糊弄吗?”

    徐思棋眼圈通红,“你说的不错,都是我所为。我就是觉得不公平!你这样琴棋书画样样不精的女人,凭什么能得到帝王的宠(爱ai)?!而我,我三岁学字,七岁学诗,九岁学琴,十二岁时琴棋书画已是样样在行!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怒吼出声,“我如此优秀,凭什么只能做区区一个常在?!就因为你是大长公主认下的孙女,就因为你出生好,所以你就能在长生(殿dian)养尊处优当皇后吗?!而我,而我却必须忍受储秀宫其他嫔妃的欺凌……这一却,就因为我出生不如你吗?!”

    “出生?”沈妙言笑了笑,金色甲(套tao)缓缓从芙蓉绣金线裙摆上拂过,“徐思棋,你出生在大周的官宦世家,自幼在镐京(娇jiao)养长大,已经比这世上大多数人幸运得多。本宫从前吃过的苦、受过的难,是你无法想象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闭上眼,十二岁那年,沈国公府被抄家问斩的(情qing)景,依旧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如今她已是大周的皇后,可她的爹娘,却再也无法醒来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若可以,她宁愿用这后位,换爹娘平安无事……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琥珀色瞳眸一片冰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