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12章 红颜祸水,祸国妖姬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谢陶的手,紧紧攥着珠花,半晌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顾钦原眯了眯眼睛,直接从她手里夺过珠花扔在地上,一脚踏上去,又握住她的手腕,不由分说带着她就往衡芜阁方向走。

    谢陶仓皇地回过头,那漂亮的珠花躺在脏污的雪地里,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张祁云目送她离开,遗憾地啧啧两声,“到底没能反抗顾钦原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御花园的火势已经大了,竟连梅花林一并烧了起来!

    无数宫女侍卫提着水桶往来救火,好好的上元节宫宴也办不下去了,君天澜让夜凛通知众人离宫,又把沈妙言安置进乾和宫,亲自过去指挥灭火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他的龙榻上,见已至夜深他还不回来,于是扶着腰摸出寝(殿dian),不准人跟着,独自往御花园方向走。

    只是拐过几道长廊,却迷了路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思忖片刻,又走了一段距离,竟莫名其妙走到御书房前。

    御书房中灯火通明,并无人把守。

    她驻足良久,终于想起自打进宫以来,她似乎还从未去过他的书房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便拾阶而上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书房中布置端严典雅,一如他从前的品味。

    她望着龙案后的那张龙椅,想象了一下那个男人皱着眉头坐在龙椅上训斥大臣的画面,不觉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正出神时,外面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急忙躲进帷幕后,悄悄探出一双眼,却见君天澜沉着脸,负手踏进门槛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后跟着十几位大臣,皆都(身shen)着官袍、双眉紧锁。

    君天澜撩起后裾,在龙椅上落座,目光冰冷地扫向众人:“究竟有何要事,非得连夜见朕?”

    那些大臣对视一眼,整齐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乃是安贵人之父,正三品尚书郎,他拱手道:“启禀皇上,此次皇宫失火,乃大凶之兆。据臣所知,皇宫东南角有不利于国运的凶物,恳请皇上彻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义正言辞的模样,心中好笑,住在皇宫东南角的,可不是只有她一个嘛?!

    怕这厮不是来连夜商谈国家大事的,而是连夜来为他女儿安子璇报仇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眼,“安卿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安尚书以头贴地,几近声嘶力竭:“有人从远处亲眼看见,这场火乃是因皇后娘娘所起。微臣听闻,皇后娘娘十二岁克死阖府上下的人,来到皇上(身shen)边后,还害得皇上毁容,双腿失去知觉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她,君舒影失去大周江山,而一离开她,君舒影就成了北幕的皇帝。可见,此女果真是红颜祸水!”

    “如今您成了皇帝,她才刚做皇后不过一个月的功夫,宫里就着火了,可见此女果真不祥,乃是恶魔孕育出的祸国妖姬,就是为了颠覆我大周江山!”

    他(身shen)后,一名老臣痛哭出声:“皇上,此妖女不除,大周难安,国将不国啊皇上!”

    大臣们整齐地磕下头,疾呼出声:“求皇上废后!”

    帷幕后的姑娘,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从不知,她的生平经由这群人解读出来,居然这样悲惨可笑!

    红颜祸水,祸国妖姬?

    还真看得起她!

    不待君天澜说话,她从帷幕后款款走出,冰冷倨傲的视线一一扫过这些人,“本宫竟不知,一群大老爷们儿,自己守不住江山,却把罪责推到女人(身shen)上!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,谁也没想到她竟然在御书房里!

    沈妙言停在安尚书跟前,足以惊艳苍生的面庞上,噙起点点笑意,“这次皇宫失火,的确是本宫不小心引起的。本宫也很愿意从自己的私库里,取银钱贴补损失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唇角的笑容尽数敛去,“可失火就是失火,不过是人为,与天道何关,与大周气运何关?!本宫区区凡人、蒲柳之姿,哪里担得起安尚书一口一个‘红颜祸水’、‘祸国妖姬’?!”

    安尚书抬起头,面前的女人面容极美,可在他看来,这个女人是害死他宝贝女儿的罪魁祸首,就不应该活在世上!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:“子璇死于皇后娘娘之手,娘娘莫非还想抵赖?娘娘尚且不能容忍一个小姑娘,又哪里来的肚量,能够母仪天下?!”

    “安尚书错了。”沈妙言有点儿不耐烦,“本宫的确命人捉了安子璇,可她的死,却与我无关,乃是旁人偷偷下毒害死的她!”

    安尚书冷笑,“呵,死无对证,娘娘如今怎么说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越发厌恶与这帮人纠缠不清,冷冷道:“就算是本宫杀了她,可那又如何?!安尚书怎么不问问你的好女儿对本宫做了什么?!她与赵婉儿在本宫饮用的牛(乳ru)中放了大量红花,意图谋害皇嗣!这般罪过,可不是她区区一死就能抵消得了的!”

    “子璇虽(娇jiao)蛮,却绝不是任(性xing)而为的人!”安尚书仍旧争辩不休,“依微臣看,娘娘如此百般找借口,就是为了给自己脱罪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君天澜打断沈妙言的话,起(身shen)走到她(身shen)边,与她十指相扣,眸光是极致的冰冷骇人,“她是你们的皇后,朕绝不容人诋毁!”

    语毕,牵着沈妙言,径直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一干大臣面面相觑,最后那安尚书拍拍膝盖率先站起来,一脸痛恨,“诸位同僚,沈妙言不除,我大周将永无宁(日ri)!”

    “尚书所言非虚,老朽亦是如此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已然被那妖女迷得神魂颠倒,咱们该发动所有同僚,联名弹劾她!”

    他们义正言辞地议论着,一副为苍生大义着想的模样,三三两两地离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沈妙言牵回寝宫,陪她在龙榻上坐了,“刚刚,何必与他们争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“难道由着他们诋毁我的声誉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,“大周官员的劣根(性xing),成(日ri)里无事可做不想着如何收服失地,却整(日ri)在朝堂无事生非。你越跟他们争,他们就越起劲。最好的办法,要么就不理,要么就以实力镇压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