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13章 为他们的未来拼命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望着他,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从前她和这个男人还很相(爱ai)时,她就知道,他的皇后,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    她既非权臣之后,又不是出自大周的勋贵世家,无数人觊觎的后位,岂是那么好坐的!

    只是没有料到,那些大臣这么早就迫不及待地对她发难了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淡:“从前曾想着让你在三军面前立下军功,如此你也可得军队拥护。后来因为并未和君舒影真的起战事,所以算是计划失败。如今,我已不打算让你抛头露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,不觉咬住嘴,记起当时他让她带着两百兵马在虞州城外,假装有埋伏的场景。

    君天澜扳开她的手,替她揉了揉唇瓣,“过了正月,我要亲征楚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沈妙言陡然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若能吞并楚国,大周必然更加强大,朝中那些人,可以闭嘴了。”君天澜难得抿了丝温柔的笑容,又为她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,“妙妙,你的后位,我亲自为你守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暗红色瞳眸里的深(情qing),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元宵过后的第二(日ri),君舒影过来辞别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心早已乱了,她不知道她究竟(爱ai)谁,更不知道,怎样的抉择,才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人是不可能同时(爱ai)上两个人的,她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君舒影似是看透她的心思,并未对她说过分的话,更不曾动手动脚,只让她好好照顾自己,并说总有一天,他们还会再聚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赵国的使臣也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懒懒坐在长生(殿dian),抱着雪团子捋毛,添香急匆匆从外面带来消息,说皇上已经在调集三军,准备正月过后出征楚国。

    她托住腮,并不知道君天澜是如何说服那些大臣御驾亲征的。

    但唯一知道的是,他在为他们的未来拼命。

    她把雪团子抱得紧紧,双眼迷离:“我有那么好吗?值得你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着即将出正月,忽有急报从北境传来,说北幕攻过来了!

    朝廷里一派哗然,文武百官皆是气愤无比:

    “泼贼竖子!兀那小儿!枉咱们正月里还曾以国宴款待,没想到他们竟然一转(身shen)就打了过来!”

    “北帝(性xing)仁,定是张祁云那个山野匹夫唆使的!老夫就知道张祁云心怀不轨!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他们在下面怒骂好一阵,直到顾钦原站出来:“启禀皇上,如今北境面临大患,微臣以为,伐楚之事,暂时应当先缓一缓。之前准备的兵马,可做北上之用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朝中顿时一片附和之声:“不错不错,丞相所言甚是有理!”

    “皇上料事如神!竟提前准备了兵马粮草,真乃我大周之幸也!”

    众臣几近褒扬之词,韩棠之认真道:“皇上还是要御驾亲征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韩棠之立即撩起前裾跪下:“微臣愿做先锋,以供皇上驱使!”

    君天澜又点了几名副将,君无极(欲yu)言又止,在朝会将散时,终是忍不住道:“皇上!北帝他必然事出有因,更何况他又是我大周血脉,若能不战而和,求皇上莫要发动战事!”

    君天澜并未保证什么,只淡漠地宣布退朝。

    他来到后宫,径直去了长生(殿dian)。

    此时沈妙言正坐在窗边的软榻上喝着燕窝粥,他在她旁边落座,轻轻抱住她的腰:“君舒影出兵袭击北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粥的动作顿住,侧头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消息是我的亲兵传回来的,不会有假。”君天澜揽她入怀,“伐楚的计划将会暂时搁置,我要亲自去北幕。你一个人在宫中,可会害怕?”

    沈妙言撇嘴,“我是皇后,谁还能欺负到我头上?有什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亲了亲她的脸蛋,“如此便好。本想带你一起去,可你二月便该临盆,长途跋涉对你(身shen)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下头,并未挣脱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抱了会儿,许是临别在即,终是忍不住,在软榻上小心翼翼地要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君天澜带兵出征北幕。

    薛宝璋倚在贵妃榻上,盯着手中的皇宫布局图,美眸中都是深思。

    皇上临走前,在沈妙言(身shen)边悄悄放了不少暗卫,接近她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儿,目光落在御膳房处,淡淡问道:“御膳房每(日ri)送菜蔬的马车,一般什么时辰进宫?”

    碧儿答道:“回娘娘,一般寅时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寅时……”薛宝璋眼中掠过深思,又问道,“何时出宫?”

    “戌时出宫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唇角微微勾起,“戌时啊,天正好黑了……通知本宫的父亲,让他想办法买通送菜的人,最近这段时(日ri),都得随时待命。”

    碧儿立即点头:“奴婢记下了!”

    薛宝璋揭开香炉,把地图扔了进去,“再去通知盛大人,让他这段时(日ri),把皇宫西大门的守卫都换成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盛大人乃是盛晴的父亲,在镐京担任都指挥使,同时也负责调度皇宫西大门的(禁jin)军。

    碧儿应着,蹙眉道:“奴婢瞧着,最关键的,还是如何把沈妙言从长生(殿dian)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盯着香炉中渐渐燃起的火光,语气平静得几近诡异:“本宫自有妙计。”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睡在凤榻上,明明平(日ri)里颇为厌恶那个人抱着她睡觉,可他如今离开,她反倒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睡了一会儿实在睡不着,她坐起(身shen),“拂衣,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守夜的拂衣出现在帐幔外,柔声道:“刚过戌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“喔”了声,喝了半碗水,正要继续躺下睡觉,素问忽然进来,轻声道:“娘娘,冷宫里传来消息,徐思棋没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。

    冷宫一如其名,在夜色中寂静冷清得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不着,干脆带了素问她们,来这里看看徐思棋和那位神秘的柳妃。

    刚踏进冷宫,忽有缥缈的歌声幽幽传来:“今夕何夕,存耶没耶?良人去兮天之涯,园树伤心兮三见花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侧耳聆听,除夕那晚,她听过这歌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