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16章 今生今世,不得相见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薛宝璋冷笑:“不疯魔,不成活!碧儿,去长生(殿dian)告诉沈妙言,就说本宫难产。她(身shen)为皇后,自然要过来看望本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碧儿急忙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薛远知晓他妹妹决定的事,很难更改,攥着拳头沉默良久,才试探着道:“此事牵连甚广,皇上很容易就能查出来。妹妹是打算,让整个薛家给你陪葬吗?”

    薛宝璋又喝了些补汤,“哥哥太过畏手畏脚,终是难成大事。富贵险中求,即便要为此丧命,我亦无悔。”

    薛远在榻边坐了,还想在劝一劝她,谁知尚未开口,薛宝璋忽然道:“我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,不会伤她(性xing)命。哥哥不是喜欢她吗?等她生完,哥哥可以把她偷偷带回薛府,藏于密室之中,一生欢愉,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她总是轻易就能说出蛊动人心的话。

    薛远心动了。

    他考虑了会儿,低声道:“一个大活人消失在皇宫里,皇上肯定会彻查。到时候,你我如何逃得了干系?”

    “此事容易,”薛宝璋眼中都是志在必得,“咱们只消说,人被君舒影派来的人抢走了,他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薛远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长生(殿dian)中,沈妙言听说薛宝璋临盆,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厌恶薛宝璋与那个孩子,但事到如今,她再如何厌恶,都已是既定事实,她又能如何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心中又有些好奇,她还没见过人生孩子,听说是很疼的,难产也是常有的事儿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打定主意过去看看,于是带了拂衣和添香,往甘泉宫而去。

    进了甘泉宫,碧儿在前面领路,主仆三人刚踏进暖(殿dian),扑面而来一股浓烈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旁边有宫女端着几碗茶过来,“皇后娘娘,越是里面味道越浓,且娘娘见血乃是不吉的,请喝些清茶去味驱邪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哪里见识过人生孩子,只当这是宫中的规矩,不疑有他,端起最前面那碗饮尽,便快步进去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各自饮下,也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碧儿与那端茶的宫女对了个眼神,心中事成,唇角不觉噙了丝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帷幕外,一眼看见守在外面的薛远。

    双方各自见过礼,沈妙言有点儿好奇地朝里面张望:“都说生孩子动静很大,怎么这里这样安静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(身shen)后传来了“砰砰”两声响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拂衣和添香一齐晕厥在地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微微睁大,她刚意识到有危险,肩上一麻,薛远已经点了她的(穴xue)道,道了声“得罪”,把她打横抱起,进了帷幕。

    他把沈妙言放到(床chuang)上,沈妙言惊恐地察觉到,肚子开始疼痛起来。

    催产药?!

    他们怎么敢!!

    无边愤怒从心底升起,可痛疼逐渐淹没了她的四肢百骸,两名产婆走过来,动作迅速地开始了接生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没有一刻,如现在这般愤怒。

    不该是这样的,她不应该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生下他们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他还没有回来,他临走那晚,明明说过,等她生孩子的时候,他一定会赶回来陪在她(身shen)边……

    分娩的疼痛,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撕\/裂,脑海逐渐混沌模糊,只余下那个(身shen)着墨衣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好疼,可他在哪里?

    他为什么不回来看一看她……

    眼泪顺着眼角滑落,她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薛远有些不忍地在(床chuang)边坐下,轻轻握住她的手,软声安慰:“没事的,很快就不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哭着痛喊出声:“四哥!!四哥!!!”

    薛远神色僵了下,又很快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薛宝璋面无表(情qing)地躺在屏风后,听着那一声声凄厉的呼唤,眼中冷意更盛。

    后位是她的,只能是她的!

    沈妙言渐渐疼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度醒来时,四周寂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肚子,那高高隆起的肚子却已扁平下去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忍着疼痛坐起(身shen),慌张地朝四周张望,可根本没有孩子的影子!

    她强撑着下(床chuang),刚迈出一步,就跌倒在地!

    这时,外面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帷幕被挑开,薛宝璋被几个心腹宫女簇拥着,娉娉婷婷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起头,红了眼圈:“薛宝璋,我的孩子呢?!”

    “孩子?”薛宝璋轻笑,“碧儿。”

    碧儿抱着个胎儿过来,塞到沈妙言怀中,“皇后娘娘,您的孩子在这里,您抱好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看去,怀中的婴儿紧闭双眼,浑(身shen)冰冷,早已死去多时。

    她的手开始发抖,眼泪一颗颗掉落下来,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他不是我的孩子,他不是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薛宝璋同样盯着那个死婴,强忍泪意,淡淡道:“他就是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!”沈妙言怒吼出声,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,想去扇薛宝璋巴掌,“你把我的孩子弄到哪里去了?!你说!你说呀!”

    几名宫女制住她,把她死死按在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悲怆的哭泣声令人闻之动容,然而薛宝璋终究铁石心肠,凑到她(身shen)后,话语恶毒至极:“沈妙言,你失踪这么久,都没人过来寻你,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只是痛哭不止。

    薛宝璋红唇咧开妖异的弧度,“是皇上吩咐我这么做的,所以自然没人敢来寻你。沈妙言,你与君舒影不清不楚,肚子里怀的分明是他的野种,你以为皇上真的大度到让你生下那个野种?!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她的言语刺激,竟然挣开了那几个宫女,猛地转(身shen)向薛宝璋甩了个巴掌: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薛宝璋捂着脸后退几步,紧盯着她的目光越发恶毒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名宫女从外面进来,低声道:“娘娘,天已经黑了,御膳房的马车,马上就要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眼中流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“给本宫把她按在(床chuang)上!”

    沈妙言产后本就虚弱,又大半天不曾进食,因此轻而易举就被几个宫女制住手脚,不让她乱动。

    薛宝璋从袖袋里取出一把匕首,步步((逼))近:“从你出现,我就开始讨厌你了。成为太子妃后,就更加憎恶你!沈妙言,我要你今生今世再也得不到皇上的宠(爱ai),我要你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他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