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18章 沈妙言,你是我此生的意外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已经两天两夜不曾合眼,盯着烛火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她仍旧无法接受自己成为废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一个废人,要如何去报仇?!

    外面的人大约都以为她死了吧,她被整个世界遗忘抛弃,她还剩什么呢?

    薛远试了无数种法子,都没能让她振作起来,眼看着她一点点颓丧与憔悴,就像是被关进囚笼的鹰,再如何锦衣玉食,也仍旧无法开心。

    这(日ri)薛远去上朝,医女进来为沈妙言更换包裹伤口的纱布,把旧纱取下后,检查了一番她的伤口,不(禁jin)满脸惊骇:“这可真是稀罕事!我从没有见过被挑断的手脚筋,居然还能重新长起来的!”

    靠坐在(床chuang)上的沈妙言闻言,眼中划过异色,望向自己的手腕,那深可见骨的伤,如今竟只剩一道(肉rou)粉色的疤痕!

    她试着动了动手指,居然,可以!

    从未有过的狂喜涌上心头,虽然做出的动作幅度并不大,可这代表她的确可以恢复!

    她不是废人!

    目光落在那医女(身shen)上,医女拧着眉头,还在思考她能够恢复的原因。

    瞳眸微动,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轻声道:“这件事儿,先别告诉薛远,我想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医女不疑有他,笑道:“夫人和公子如此恩(爱ai),真是羡煞旁人,我自然不会扰了夫人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起(身shen)施了一礼,“我去为夫人煎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送她离开,眼中的暖意,一点点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她没有完全恢复时,她不能让薛远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否则,他一定会加倍提防她,到时候她想逃出去,越发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甚至,甚至他或许会丧心病狂地再度挑断她的手脚筋!

    她盯着自己的手,眼中冷意弥漫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薛远拎着几个纸包进来,在(床chuang)边坐了,“今天换过药,还疼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扶沈妙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肯看他一眼,冷冷道:“疼不疼的,都是你妹妹一刀刀在我(身shen)上划出来的……我不都得受着?”

    薛远垂眸,打开一只纸包,“醉香楼的桂花藕,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厌恶地望向他,正要发怒,想到什么,强压下怒意,仍旧是冰冰冷冷的态度:“我这人没什么好的,你为什么要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(情qing)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”薛远眉目淡然,拈起一块桂花藕送到沈妙言唇边,“这个时节的藕很难得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了那块藕好半晌,才说服自己一切都是为了让薛远放下戒心,这才艰难地咬了小口。

    薛远眼底掠过浓浓的欢喜,喂她吃了几块藕,又拿了别的稀罕点心给她吃。

    烛火幽幽,他凝视着她吃东西的模样,忽然觉得为她犯下欺君之罪,一点都不后悔。

    他忽然难得的笑了:“若我死在这一刻,人生就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送你一程。”沈妙言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薛远噎了下。

    夜深了,薛远却还不肯走,命心腹之人把书案搬过来,就在沈妙言不远处处理大理寺的卷宗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暗盘算着她的逃亡计划,想了许久直到脑袋都疼了,于是又转向薛远。

    他手边待处理的卷宗高达一尺厚,看着颇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儿,随口道:“你们大理寺断案,都是怎么断的啊?”

    薛远没料到她竟然主动与他搭话,有些诧异地望了她一眼,认真道:“自然是秉公断案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打量了他几眼,笑了笑,“那我且问你,若有一位貌美的世家小姐,(爱ai)上了寒门书生,可这位小姐却又被一名权贵子弟看中,那权贵子弟为了夺(爱ai),生生打死了寒门书生。这案,该如何判?”

    薛远连头也没抬,重复了前一句:“秉公断案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:“若那权贵子弟的父亲在朝中一手遮天,以你的官位威胁你,你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薛远搁下笔,淡如远山的眉微微蹙起,“昔(日ri),齐国大臣崔杼弑君,齐太史秉笔直书,‘崔杼弑其君’,崔杼恼羞成怒,杀了这位太史。太史的两个弟弟,太史仲和太史叔也如实记载,于是都被崔杼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告诉太史第三个弟弟太史季,‘你三个哥哥都死了,难道你不怕死吗?还是按我的要求,把国君写成暴病而亡吧’。太史季正色,‘据事直书,是史官之职,失职求生,不如去死。’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薛远淡淡道:“我的职责是断案,只讲究一个公道。至于其他,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薛大人倒是耿直……”沈妙言冷笑,“只是你若真有这般忠义,又为何会帮着你妹妹干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?”

    其实她对薛远两袖清风之名素有耳闻,只是她无法接受,这样一个男人,居然会为了得到她,而与薛宝璋联手使出那种卑鄙手段。

    烛火细微的噼啪声中,薛远缓慢地抚平卷宗的褶皱,极其小心地把它们放到桌案一角。

    他沉吟许久,似是终于想清楚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,于是抬起眼帘,凝望(床chuang)上的女子:“沈妙言,你是我此生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嗤笑,“薛大人好深(情qing)的一张嘴。”

    薛远并未被她激怒,语气仍旧清淡悠远:“稚童时,年幼无知,只道这世上清官威风,能为百姓做主,能用明理替天行道。少年时,游学四方,见识了人心险恶后才明白清官并非谁都能做。如今人近而立之年,虽壮志依旧,却渴盼(身shen)边有一红颜知己,能理解我想做什么,能支持我所有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很遥远,盛了太多复杂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的抱负,他的(爱ai)(情qing),他的家族,他的未来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一时间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薛远坐在桌案后,那张年轻的俊脸半隐在明明灭灭的烛火中,令人看不清他究竟是哭还是笑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若当初我不曾在薛府遇见你,我大约会娶一位安分守己、贤良淑德的世家贵女,与普通男人一样,度过余生。可怎么办呢,上苍偏偏叫我遇见了你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