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20章 誓要颠覆你的江山,斩杀大周皇族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轻风拂面,连澈笑出了声:“姐姐好志气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“大魏,可以给我这样的强大吗?”

    连澈敛去唇角的笑意,一字一顿:“那是个自由的世界,也是个混乱的世界。一切,但凭自己争取,我亦护不住你。生死,无怨。”

    他的表(情qing)很认真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噙起笑意,“正合我意。我想要的,我自己会争取。”

    两人即将连夜离开镐京,沈妙言忽然道:“你还得去皇宫一趟,给我把长生(殿dian)里的一只红木箱带出来,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连澈没有多话,立即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足尖一点,几个轻掠便至皇城西城门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子夜,守城的官兵皆都困倦不已,守卫相当放松。

    她立在最高的瞭望塔上,眺望了会儿远处连绵起伏的河山,心思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六年前,是他从法场上救了她。

    自此,一眼(情qing)深。

    六年后,他不信任她,还放任薛宝璋害死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闪过许多回忆,最终停留的画面,却是她抱着死去的孩子,薛宝璋命人把她按在(床chuang)上,生生挑断了她的手脚筋、毁去她容貌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她深深闭上眼,再睁开时,那瞳眸冰冷无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忽然一个俯冲,在半空中咬破手指,直接在城墙上写了一封血书:

    誓要颠覆你的江山,斩杀大周皇族!

    一手金错刀,气势磅礴,含着刻骨铭心的仇恨,那殷殷血迹几乎要渗入城墙之中!

    她落地,转(身shen),毫无留恋地走向城西树林。

    连澈带着红木箱而来,扫了眼墙上的血书,面无表(情qing)地去追沈妙言了。

    翌(日ri),天还未亮,北城门外,一骑纯黑骏马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携着满(身shen)风尘,盔甲上还沾着一层露水,在城门外停下,声音饱含着浓浓戾气:“开城门!”

    守城的官兵打着呵欠,随口道:“哪里来的人,去去去!还没到开城门的时辰呢,懂不懂规矩啊你!”

    君天澜已然濒临暴怒的边缘:“朕说,开城门!”

    那名官兵吓了一跳,急忙拿灯笼对着下方一照,瞧见那头盔上明黄色的穗子,顿时吓得(屁pi)滚尿流,急忙道:“皇上恕罪、皇上恕罪!卑职这就让人开门!”

    君天澜策马进城,黑着脸往皇宫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他本来正与君舒影交战,守宫的夜寒却忽然哭着过来,说娘娘丢了!

    他当即丢下兵马,孤(身shen)一人快马加鞭赶回宫。

    可终究是来晚了,长生(殿dian)中属于她的气息已经快消散完了,他的小丫头,竟然真的不见了!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哭着跪在他跟前,把那(日ri)的事(情qing)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天澜听罢,直接往甘泉宫而去。

    甘泉宫中,薛宝璋早听闻君天澜回宫了。

    她吩咐碧儿把小皇子抱过来,一边轻哄,一边等他过来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她所料,不过两刻钟的时间,(身shen)着盔甲的男人就闯了进来:“薛宝璋!”

    薛宝璋抱着小皇子起(身shen),朝他行了个礼:“给皇上请安!皇上是为皇后娘娘之事而来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声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那(日ri)臣妾难产,痛得几乎熬不下去,并不知道皇后娘娘具体是如何失踪的。不过臣妾这里的宫婢,却是亲眼所见。皇上若想审问她们,臣妾命她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低眉顺眼,姿态很是谦恭。

    那些宫婢全是她从薛家带进宫的,全族都掌控在她的手心,自然不怕她们翻出花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落座,“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几名宫婢战战兢兢地上了(殿dian),还未来得及说上几句话,夜凛从外面匆匆进来,在君天澜耳畔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君天澜起(身shen),快步离开了甘泉宫。

    碧儿走到薛宝璋(身shen)边,皱眉道:“娘娘,皇上这是怎么了?难道他有沈妙言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薛宝璋盯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,“不可能。沈妙言早已成了废人,难道我兄长,还看不住一个废人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低头望向怀中的婴儿,红艳的唇角勾起一个妩媚的弧度,“更何况,本宫手中,可还有一张王牌。”

    小婴儿还在睡觉,薛宝璋伸手摸了摸他温(热re)的脸蛋,眼底浮上冷漠,忽然重重掐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婴儿疼醒,立即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薛宝璋含笑:“宝宝,你的父皇,刚刚可没有看你一眼……你说,若他有朝一(日ri)知道你是他和沈妙言的儿子,他会如何?不过,这辈子,怕是都没有机会了,你便老老实实做我薛宝璋的儿子吧!”

    君天澜骑着疾风来到西城门,只见无数百姓围在城墙下,正对着城墙上的一封血书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那手金错刀君天澜熟悉至极,那是他亲手教那丫头的。

    可上面为什么却写着,誓要颠覆你的江山,斩杀大周皇族?

    她恨他?!

    为什么?!

    君天澜很快注意到这里是西城门,她在这里留下血书,证明她是往西走的。

    而西边,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,是魏国!

    难道,她知道他欺瞒她(身shen)份的事了?

    这个念头叫他不安,夜凛很快探查回来,拱手道:“皇上,那血迹还很新鲜,大约是昨夜子时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紧紧攥着缰绳,只觉那红色刺目至极。

    良久后,他终于道:“派人往西追,再传令下去,勒令西边沿海码头,仔细盘查西渡之人。若看见她……务必毫发无损地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四周熙熙攘攘,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君天澜骑在马上,冬末的阳光下,那城墙上的字迹在视线中渐渐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他抬手捏了捏眉心,疲惫又孤独地折返皇宫。

    他在御书房中,静坐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妙妙走了,他们的孩子也没了……

    他,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福公公从外面推门进来,小心翼翼道:“皇上,锦贵妃娘娘求见!”

    沈妙言是在薛宝璋宫中失踪的,君天澜对她,自然有怨言。

    他又捏了捏眉心,淡淡道:“传朕旨意,锦贵妃宫中看守不严以致皇后失踪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酌幽(禁jin)甘泉宫,皇子由朕亲自抚养。若无朕旨意,母子不得相见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突然想起一句话: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(性xing)命。

    谢谢今天打赏的亲亲们,还有书评区的祝福,菜菜虽然没有一一回复,但都认真地看过啦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