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23章 我当年,也是孩子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那薄唇和下巴,她熟悉至极。

    “君天澜?”

    寂静中,她呢喃出声。

    风不知何时停了,薄纱重又落下。

    她盯了会儿,自我否定地摇了摇头,不会,君天澜正在北境与君舒影对敌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!

    这世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都有,更何况他们不过只是半张脸相像。

    薄纱后的男人低笑了声,“你就是小莲儿心心念念多年的姑娘?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连澈似是不满这个称呼,忍不住抬高音量。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他,只见他白净的耳垂泛着浅浅的红,看上去很是有趣。

    她轻笑了声,旋即正色:“我与连澈曾结拜过,乃是姐弟关系。”

    连澈低垂眼帘,瞳眸中极快地划过一抹暗色。

    男人不再管他们究竟是何关系,只用那把低哑魅惑的嗓音,淡淡道:“入我鬼市,你想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强大。”沈妙言回答得斩钉截铁,“倾国之力、问鼎中原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男人低低笑了几声,“小丫头倒是有野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直言:“听闻只要出得起价,你们鬼市什么都能出售。那么,我要的这份强大,不知价值几何?”

    男人慢条斯理地呷了口茶,“碧落。”

    十一二岁的白净少年应声而出,怀中抱着一本厚厚的卷宗,朗声念道:“沈妙言,又名沈嘉,出(身shen)楚国沈国公府。十二岁时,父亲被楚国新帝楚云间陷害,全家抄斩……”

    他念了足足两刻钟,全是有关沈妙言的生平。

    且,细致到她是某年某月某(日ri)失了(身shen),某年某月某(日ri)生了何种病。

    简直是可怕!

    男人仍旧慢条斯理地品茶,“里面还记了许多秘事,如你的出生,如你所遭遇最痛苦之事的真相。不过本帝以为,如今并不是告知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还处在巨大的震撼中,因此并没听清他说的这两句话。

    男人透过薄纱看她,唇角噙起浅浅的笑容,“你的条件很不错,你要的东西,本帝可以赋予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回过神,“代价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连澈也望向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代价……”男人把玩着玉盏,“宣誓效忠鬼市,守护鬼市,在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后,回到这里,此生不得离开。至死,方休。”

    琥珀色瞳孔,微微放大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双手紧紧抓住裙摆,要她守在这里,至死方休?

    屋中又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着眼帘,脑海中斗争得厉害。

    值得吗?

   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值得吗?

    阵阵暗芒从她眼底掠过,她忽然轻笑,“好,我答应你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果然是爽快人。”那个男人低笑,“黄泉。”

    与刚刚那个碧落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走出来,在沈妙言面前跪坐下来,抬起她的手,用匕首在她掌心割破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他从袖袋里取出一只金虫儿,那金虫儿立即顺着血腥气,钻进了沈妙言的掌心。

    伤口以(肉rou)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沈妙言看见她的掌心出现了一朵小小的十九瓣金莲。

    她曾在杂史上读过,这手法乃是下蛊,一旦人违背自己的誓约,蛊虫就会立即吞噬这个人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这是很可怕的控制人的手段,却没想到有朝一(日ri),她自己竟然亲(身shen)体会了一番。

    男人笑道:“怎么,小莲儿心疼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地望向连澈,对方尚还未来得及从她掌心收回目光,那漆黑的瞳仁中,隐隐可见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连澈立即收回视线,冷冷道:“绝无此事。”

    男人又笑了笑,“去吧,带她去她该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连澈起(身shen),牵住沈妙言的衣袖,离开了这座房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嗅着空气中冷甜的龙涎香,忍不住回头又望了眼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盘膝坐在竹席上点茶,乌黑的长发垂落在地,那(身shen)形,那举止,真的很像君天澜……

    似是明白她的心思,连澈出声道:“他并非你所想之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下头,轻轻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连澈忽然驻足,从牵住她的衣袖,改为与她十指相扣,紧紧盯着她的双眸,“别再想他了,我会——”

    他突然止住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解,“你会什么?”

    连澈一言不发地松开她的手,拧巴着脸,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撇嘴,这家伙还是与从前一样,真是个闷葫芦。

    连澈带着她离开那座高楼,沈妙言这次注意了下,这高楼挂着的匾额名为“七星楼”,每一层都嵌着一颗不同颜色的明珠。

    她又望了眼八楼,那位美人仍旧站在扶栏后,保持着微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连澈带她穿过小半座鬼市,最后在一座破旧的大院前停下。

    他叩了叩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男人满脸戾气,脸上有碗口大的一个疤,留着络腮胡子,看上去很是丑陋。

    他瞧见连澈,急忙敛去狠戾,陪上笑脸:“哟,二爷怎么到小的这里来了?这真是蓬荜生辉呀!”

    连澈没搭理他,只牵着沈妙言的衣袖踏了进去,“这段时间,她是你们的人了。好好顾着,别闹出人命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丑陋男人瞄了眼沈妙言,笑眯眯点头:“是是是!二爷放心!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,什么叫不闹出人命就行?

    这是要她做什么啊?!
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见旁边传来鞭子和惨叫声。

    她望过去,只见五六个少年少女,被绑在木柱子上,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,不停地把鞭子往他们(身shen)上抽。

    “八号,今天在斗兽场被狮子抓伤,惩罚十鞭!”

    “十一号,被老虎咬去一块皮(肉rou),惩罚十五鞭!”

    那些人报着数,说出的话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沈妙言皱起眉尖,连澈望着她的面庞,“害怕?”

    她正色,“你们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魏国有观斗兽的习俗,这些奴隶,专门培养出来与野兽决斗,供贵族取乐。”连澈声音不带一丝波澜,望向那些奴隶的目光,更是半分怜悯都没有,“若能连续打败十九头野兽,就能从这里出去。”

    然,若其中一场输了,那就是野兽腹中的美食。

    沈妙言蹙眉:“可他们之中,还有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负着手,仍旧面无表(情qing):“我当年,也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—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