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25章 听闻她做了大周的皇后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这夜,她们又说了许多话,无论沈妙言说什么,这些姑娘都听得津津有味,直到午夜过后才算罢休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七星楼内,衣着暴露的女子,正抱着琵琶独坐窗前,慢条斯理地弹奏。

    她眉宇间含着淡淡的戾气,许是因为长久的不如意,眼角已然爬上一两道若隐若现的细纹,连唇角也微微下垂。

    “奴婢打听到了!”一名丫鬟匆匆跑进来,兴奋道,“随二爷来的女子,唤作沈嘉,现在被送进御奴坊了,也不知是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沈月如缓缓抬起眼帘,“沈嘉……听闻她做了大周的皇后,却又怎的来了鬼市?此人素来狡猾多端,你盯着些她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”沈月如忽而轻笑,“去乔府一趟,告诉乔宝儿,就说我们二爷领了个叫沈嘉的姑娘回来,待她颇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那侍女走后,沈月如低头拨弄了下琴弦,(胸xiong)腔中恨意弥漫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害我至此,沦为男人的玩物,我沈月如定要你血债血偿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,有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进来,不由分说就去脱她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换了副笑脸相迎,眼底却淬着恶毒的光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随屋中的女孩子们去后院,只见院子里摆放着堆积如山的衣裳。

    圆圆拉着她来到一个大盆前,笑道:“这几天都不必去斗兽场,仅仅是洗衣裳,简直太快活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并未因为自己的(身shen)份而端着架子,坐在小板凳上,与这些人一起搓起衣裳来。

    眼见着快到晌午,忽有人闯了进来:“哪个是沈嘉?!给本小姐站出来!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看去,说话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,生得肤白貌美,(身shen)量高挑,穿一袭大红色撒金蝶长裙,满头珠翠,端得是贵气((逼))人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后还跟着**个丫鬟,俱都趾高气扬、众星捧月地簇拥着她。

    “哪个是沈嘉?你是沈嘉吗?!”那少女夺过一名守卫的长鞭,直接抽向一个洗衣裳的姑娘。

    沈妙言伸出一只手,及时握住长鞭,缓缓站起(身shen),迎着那女子的目光,声音淡淡:“我是沈嘉,不知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何人?!”那少女眉目流转间都是骄傲与得意,“说出我的(身shen)份,吓死你这女奴!本小姐乃是当朝相爷的嫡孙女,廷尉大人的掌上明珠!皇后娘娘是本小姐的堂姐,大都督夫人是本小姐的姑姑,你说本小姐是何人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她说了这一大串话,淡漠地挑了挑眉:“所以,你是谁?”

    少女的脸涨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一些女奴纷纷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少女恼羞成怒,气急败坏地挥起鞭子,要去抽沈妙言:“你敢戏弄我?!本小姐弄死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避开来,少女却不依不饶地朝她(身shen)上挥鞭子:“你这不安分的((贱jian)jian)人!勾搭哪个男人不好,偏偏勾搭我连哥哥!今天不打死你,我就不叫乔宝儿!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色冷淡,并不还手,只沉默着避开她抽来的鞭子。

    乔宝儿怎么都打不到她,越发恼怒,“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?!给本小姐把她捆起来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(身shen)后几个丫鬟连忙上前捆人。

    圆圆暗叫不好,急忙起(身shen)护在沈妙言面前,扬声道:“就算你是千金小姐,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!”

    “人?”乔宝儿打量了眼圆圆,轻蔑地笑出了声,“你们也算是人?不过是供人买卖的奴隶,物品罢了,哪里称得上人?!今儿本小姐就算把你们全杀了,也不过是赔几个钱的事儿!哼,你们这些人加起来,也不如我靴子上镶嵌的明珠值钱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在场的女奴皆都流露出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圆圆气红了眼:“我们虽然下((贱jian)jian),可你也不能如此羞辱我们!千金小姐就了不起吗?!若能选择好的出生,谁不愿意出生在富贵人家?!你高贵漂亮,你穿金戴银,你奴仆成群,不过都是你父母给你的东西!你又凭什么拿这些东西,来作践我们?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在场的女奴纷纷称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按住圆圆的手,神态仍旧冷静:“圆圆,有句话,你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莫非你不认同我的看法?”圆圆哽咽。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一笑,“第一句,错了。我们这些人,并不下((贱jian)jian)。”

    圆圆抬袖擦去眼泪,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,“是,姐姐说得对!我们这些人,并不下((贱jian)jian)!所谓的千金小姐,也不见得就比咱们高贵!”

    乔宝儿大怒,“本小姐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!”

    说罢,猛地举起长鞭抽向沈嘉和圆圆。

    谁知她犯了众怒,在场所有女奴竟然出奇地团结,一个个全都冲了过来,直接把她的丫鬟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乔宝儿厉喝出声,还想挥鞭子去打人,沈妙言直接夺了她的鞭子,“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,滚!”

    乔宝儿抢不过她,踉跄着跌倒在地,被丫鬟扶起来时,几乎是暴跳如雷:“你们这些看守是干什么吃饭的?!这些奴隶造反了你们看不见吗?!”

    说着,又狠狠对沈妙言道:“你们这些低((贱jian)jian)的畜生都给本小姐等着,本小姐要让祖父把你们都买回府,一个个慢慢折磨!不把你们拆皮剥骨,本小姐就不姓乔!”

    她说罢,正要离开,一些脾气暴躁的女奴已经难耐愤怒,竟纷纷挡了她的路,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幽幽杀意。

    她们本就是从野兽嘴巴里讨饭吃的人,哪里有那么好的耐心。

    乔宝儿望着这些把她围起来的女人,只见她们皆都面黄肌瘦、蓬头垢面,指甲肮脏,一语不发盯着人的模样,看起来宛如野兽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她鼓起勇气,厉声呵斥:“你们看什么看?!再看把你们眼睛挖出来!”

    那些女奴沉默着,缓缓朝她围拢。

    乔宝儿吓得不轻,直接把(身shen)边一个丫鬟推出去,谁知不过刹那,一只瘦削而脏污的手,就穿透了那丫鬟的(胸xiong)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