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26章 二爷的女人也敢动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那丫鬟倒在地上,一名形销骨立的女奴手中正握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,垂下眼帘,仿佛饿极了般,大口大口吞吃起来。

    乔宝儿吓得尖叫出声,正在这时,外围响起马蹄声。

    人群纷纷让开路,(身shen)着红衣的白净少年缓步而入。

    那群女奴宛如看见什么骇人的东西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乔宝儿如蒙大赦,急忙奔过去扯他的衣袖:“连哥哥,这群奴隶要造反!她们还想杀我!我的丫鬟被她们杀了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反握住她的手腕,沉默着带她出去。

    御奴坊逐渐安静下来,众女奴继续洗衣裳,好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给那些女奴讲了外面的一些趣事,众人正要入睡,李富忽然进来:“沈姑娘,二爷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李富带去了御奴坊的一间厢房,红衣少年背对着她,正观摩墙上挂着的书画。

    李富笑得谄媚:“二爷,人已经带到,小的就退下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弓着(身shen)离开,还不忘为两人掩上房门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大椅上坐了,挽袖为自己斟茶。

    连澈转(身shen)看她,她穿一袭破旧的衣裳,那衣袖连手腕都遮不住,腕上还有被蚊虫咬出的伤痕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也有点乱,(身shen)上一点儿朱钗首饰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看了会儿,缓缓道:“我给姐姐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呷了口茶,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茶水是温(热re)的,对于一天一夜不曾享用(热re)乎食物与水的她而言,相当美味。

    “我查过了,人是明月姬弄来的,姐姐要报复回去吗?”连澈又问。

    “明月姬?”

    “就是当初的沈月如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点儿印象,当初镐京城慕(情qing)馆那出大戏,也是沈月如干的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女人躲到了这里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,她这么多年都未曾听到过关于她的消息。

    连澈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拿起茶几上的一块点心递到她唇边,“御奴坊颇为艰苦,两(日ri)后的炉山一行,更是险恶万分。姐姐想要我帮你作弊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他的手,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连澈眼底掠过不悦的暗芒,又固执地把点心递过去,语气仍旧无辜,“炉山之行,姐姐可有把握?今儿姐姐也看见了,那些女奴都是何等心狠手辣之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又去推他的手,却怎么都推不动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尖,勉强咬了小口点心,淡淡道:“我自有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呵,姐姐总是有主意。”连澈的语气很微妙,像是敬佩中含着几分讽刺,张口咬在了沈妙言刚刚咬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,黛眉皱得越发深了,“连澈,你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抬眸与她对视,漆黑的双眸看上去一派纯真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妙言把刚刚怪异的感觉驱逐出脑海,却还是忍不住强调,“连澈,咱们是姐弟吧?。”

    连澈端起茶呷了一口,“自然是的。时辰不早,姐姐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好,起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后,眉目妖艳的少年独坐厢房,左眼角下的朱砂痣流光溢彩,可眼底却弥漫着彻骨寒光。

    此时御奴坊另一间厢房中,沈月如被几个男人按在地上,狠狠qin犯。

    “二爷的女人也敢动,明月姬,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听说她曾是楚国的皇后,这用起来,滋味儿果然非同凡响!”

    “还是二爷心疼咱们,知晓咱们训练奴隶辛苦,挑了个这么好的货色送过来!”

    他们说着荤话,沈月如死死攥着拳头,她没想到,连澈竟然会为那个小((贱jian)jian)人出头!

    沈妙言那((贱jian)jian)人何德何能,凭什么到了她沈月如的地盘,还能被人护着?!

    她不甘心,她不甘心啊!

    第二(日ri),照例是洗衣裳。

    满院子都是盛满衣裳的水盆,沈妙言洗完一盆,李富指挥着两个小厮又抬来满满两筐衣裳,“沈姑娘,这些衣裳,就劳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好,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,扯过几件衣裳丢进盆里,却发现这衣裳很是眼熟。

    火红色绣十九瓣莲花的外裳,只有连澈才会穿。

    目光犹疑地扫过那两筐衣裳,这些,该不会都是他的吧?!

    里面,还有亵裤啊……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瓣,忽然有点儿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正纠结时,有侍女过来,一双眼往四周看了看,随即定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笑眯眯道:“沈嘉是吧?我们姑娘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明月姬的丫鬟。”圆圆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好也想看看沈月如如今的模样,于是起(身shen)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站在不远处的月门边,妆容得体精致,盯着沈妙言嗤笑出声:“许久未见,堂妹这脸是怎么了?听说你做了大周的皇后,怎么,如今堂堂皇后娘娘,竟然沦落成给人洗衣裳的女奴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视线掠过她的脖颈,“你也好不到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低头,一眼看见昨夜留下的疯狂痕迹,拢了拢领子,高傲道:“比起女奴,我总是要强些的。沈妙言,你放心,我绝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她放了狠话,冷冷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的背影,忽然道:“你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沈月如(身shen)子僵了僵,不仅没回答,反而加紧步子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后院,在小板凳上坐了,沉默着洗起衣裳。

    鬼市势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,几乎什么人都有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,与魏国皇族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那个鬼帝,又到底打算如何给她她想要的强大?

    她思索着这些事,一名侍卫见她动作慢了,立即抽了一鞭子到她后背,粗声大喝:“快洗!”

    她吃痛,急忙低头洗衣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洗好晾干的衣裳被送进七星楼连澈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盘膝坐在地面竹席上,随手拿起一件衣裳嗅了嗅,皂荚清香十分好闻。

    过来送衣服的李富陪着笑脸,“沈姑娘洗得可仔细了!二爷可还满意?不如今夜小的把沈姑娘弄过来伺候二爷?”

    连澈面容淡漠,随手拿起砚台,慢条斯理地把墨汁尽数倒进竹筐。

    刚洗干净的衣裳,重又染上脏污。

    连澈唇角翘起邪恶的弧度:“就说下人不懂事,把砚台打翻了,让她继续洗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坏坏的连澈,大家喜欢咩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