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27章 我倒也愿意做姐姐的依靠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李富应了声是,命人抬起竹筐,离开七星楼。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沈妙言盯着染上墨汁的衣裳,半晌说出不话来。

    良久后,她蹙着眉尖,嫌弃地继续洗衣裳。

    墨汁很难洗掉,她独自在后院洗到深夜,才总算把那筐衣裳洗干净。

    双手早已在水中泡得肿胀,她饥肠辘辘地坐在小板凳上,对着双手呵气。

    连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(身shen)边,单膝蹲下,随手扯了扯那几件衣裳,“那下人不懂事,已经被我打发了。辛苦姐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道:“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连澈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,眼睛里都是讨好:“鬼市的烤鸡,尝尝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一边吃一边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连澈抬手替她捋起额前的碎发,不答反问:“明(日ri)就是炉山初试了,姐姐可有想好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这动作,带着几分亲近和暧昧。

    沈妙言避开他的手,“我说过,自有主意。”

    连澈唇角嘲讽地勾起,却又很快把自己不悦的心(情qing)藏起来,很是无辜地开口:“我不过是心疼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真心疼我,何必故意把墨水洒到衣服上?”沈妙言面色微寒,“这些墨水泼洒的如此均匀,怎么可能是下人不小心打翻砚台弄的?你真以为,我还是当初楚宫里那个天真的傻瓜吗?!”

    连澈垂下眼帘,“姐姐不再是当初的傻瓜,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小(奸jian)细。姐姐若愿意忘了君天澜从头开始,我倒也愿意做姐姐的依靠。”

    “沈连澈,你是我弟弟。六年前是,六年后也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罢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“弟弟?”连澈在她坐过的小板凳上坐了,嗅着空气中的皂荚清香,笑得冷讽,“我从来就没承认过,我是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第二(日ri),天还未亮,李富就带着十几个打手,赶鸭子似的把上百女奴赶起来,并不曾给她们任何吃食,用长绳把她们的双手捆了,领着往炉山而去。

    四周,鬼市里打扮各异的人夹道围观,也有手((贱jian)jian)的男人,笑嘻嘻往这些女奴(身shen)上揩油。

    路过七星楼时,沈妙言抬起头,看见顶楼上,那个盛妆华服的美人仍旧微笑着俯视鬼市,俯视她们这些女奴。

    尽管隔了很远,可沈妙言却莫名觉得,她的笑容带着阳光的味道,仿佛是在鼓励众人勇敢地活下去。

    正出神间,她忽然察觉到有怨毒的目光落在自己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回望过去,只见沈月如站在人群里,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冷笑,无声地对她说了几个字——

    “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是这三个字吧?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沈月如,会在炉山做什么手脚吗?

    炉山说是山,其实是地下丘陵。

    山中生长着沈妙言叫不出名字的红色草木,那些打手把她们带上来,就封山离开。

    头顶是黑色土地建成的苍穹,上面嵌着无数颗明珠,宛如明亮的星辰,把炉山照耀得亮如地面。

    十(日ri)历练,生死无怨。

    圆圆蹙着眉尖,叹息道:“嘉嘉,你说咱们能好好活下去吗?可就算通过炉山初试,等待咱们的也不是什么好事啊!我这辈子活着真累,若有下辈子,我一定要投去好人家,再不要被卖做奴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魏国是唯一(允yun)许奴隶买卖的国度,那些贵族把奴隶看做私人物品,就算随意杀了,也不会得到任何惩罚。

    魏国在民风开放、男女平等的事(情qing)上,做的比其他国家都要好,唯独奴隶买卖这一点,比起其他三国,却是倒退。

    她想着,冷不防那边传来搏斗的声音,圆圆急忙拉着她循声过去,只见两个姑娘为了争藏在草丛里的面饼,凶狠地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姑娘只是作壁上观,并没有上前劝架的意思。

    圆圆眼圈发红,“就算这一两天我们不自相残杀,到了第三天,第四天,第五天,饿极了,也总会互相杀戮。听说以前的炉山初试,还有人啃吃死人(身shen)上的东西。嘉嘉,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沦落到那一步,但无论如何,我都想活下去!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她说话的时候,朝四周望了几眼,目光在看见远处一闪而过的东西时,亮了亮,细声道:“你想活下去,就一定能活下去!”

    圆圆不解地望向她,她忽然(身shen)形一动,挪到那两个殊死搏斗的女奴中间,双手各抓着一个人的脖子,高声喝道:“都住手!”

    她力气极大,这么一掐,那两人哪里还能动弹,俱都呆呆望着她。

    四周的女奴纷纷后退几步,暗道莫非沈嘉也是来抢面饼的?

    沈妙言适时松开手,“我且问你们一句,你们是不是都想活下去?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对视几眼,纷纷应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负着手,微微一笑,“若你们肯信我,我倒有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主意?”圆圆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瞧见这山中有猛禽,咱们把所有食物都搜集起来,作为(诱you)饵,来(诱you)惑那些猛禽。在座的姐妹(身shen)手都不错,若能联合猎捕猛兽,区区十(日ri),又怎会捱不过去?”

    她侃侃而谈,尽管一张脸已无昔(日ri)倾国绝色,可那满(身shen)风华,竟是粗布褴衣也遮掩不住的。

    女奴们面面相觑,不知是否该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刚刚打架的一名女奴站出来,“哼,我才不信你!你肯定是想利用我们,为你搜集齐全那些食物,然后带着食物躲起来,叫我们这些人活活饿死!我才不要被你利用,我要活下去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弯腰捡起地上的面饼,大口大口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谁知刚咽下几口,她整个人忽然抽搐起来,不过一时半刻,竟然口吐白沫,倒地而亡。

    众人震惊地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发寒,她终于知道沈月如那句“去死吧”是什么意思了,一定是她,一定是她在食物里做了手脚!

    如此一来,如果她找不到食物,她就会被活活饿死。

    如果她找到食物,她也会被毒死!

    沈月如,好狠毒的心思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