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36章 入书院梧桐栖真凤(3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合上那幅字,笑道:“今儿的学便上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夫子应了声是,其余贵女皆都高高兴兴地行过礼,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魏涵牵了沈青青的手,“你随外祖母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与秋枝跟在两人(身shen)后,走出梧桐书院后,魏涵并未向祥云宫去,而是往荒僻少人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沈青青心下诧异,“外祖母,咱们这是去哪儿呀?”

    穿过无人的朱廊,魏涵在一座临水八角亭子里坐了,冷冷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沈青青满脸不解,却不敢违逆了她,只得跪在地上,“外祖母,您怎么了?青青做错事惹您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与秋枝跪在她(身shen)后,同样心中不解。

    魏涵把那幅字摔到沈青青脸上,“青青,我一向教导你,为人要诚实,你老实告诉我,这幅字,果真是你写的?临的又是谁的帖?!”

    沈青青捧住那幅字,“外祖母,这字儿真的是我写的啊!临的……临的是周国大长公主的字儿!听闻她的簪花小楷很是有名,所以青青特地找了她的字帖临摹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青!”魏涵厉声,“你是打量着外祖母眼瞎心聋吗?!你祥云(殿dian)的书房我不是没去过,里面哪里有若欣的字帖?!”

    沈青青吓得抖了抖,连忙道:“我是这几天,才命人想办法弄到手的!外祖母冤枉我了!”

    魏涵满脸失望,“大周皇族的字帖,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?!青青,你老实交代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沈青青眼底掠过冷芒,旋即红了眼圈,膝行几步,扯住魏涵的裙摆,软声道:“外祖母,是绿芽撺掇我的!她说我的字写得丑,拿不出手,她说她可以帮我写……我寻思着若能拿到第一名,外祖母知道了也能高兴高兴。外祖母不要怪她,都是我耳根子软……”

    魏涵威严的目光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“抬起头来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面无表(情qing)地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魏涵正要好好骂一骂她,可是对上那双琥珀色的瞳眸,忽然就骂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她的筝儿,也有这么一双琥珀色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她有些晃神,不(禁jin)朝她招招手,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膝行至她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魏涵俯下(身shen),指尖顿在她的眼角,苍老的眼睛盯紧了她的眼,那眼中的精明逐渐过渡为浓浓的思念与怜(爱ai),好似是在透过她,看其他什么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沈青青暗道不好,连忙抱住魏涵的腿,撒(娇jiao)道:“外祖母,你一直看绿芽做什么?外祖母若是喜欢她,青青把她送给你可好?”

    魏涵回过神,笑了笑,温柔地摸了摸沈青青的发顶,“我哪里要跟你抢宫女了?这次绿芽给你代写书法的事儿就算了,若有下一次,我可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沈青青起(身shen),倚在她(身shen)上,一双杏眼盯着沈妙言,(娇jiao)笑道:“我都听外祖母的!外祖母,那绿芽怎么办啊?您要罚她吗?念在她初犯,不如打二十下戒尺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魏涵原没想罚沈妙言,听她这么说,也不好不罚,便道:“王嬷嬷,听郡主的。”

    伺候她的王嬷嬷应了声是,摸出一把戒尺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知晓躲不过去,只得伸出手。

    戒尺落在皮(肉rou)上的声音,很响亮。

    沈青青搂着魏涵的脖颈,眼中是难以遮掩的得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始终低垂眼帘,樱唇紧抿,仿佛感觉不到掌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被君天澜打一下戒尺,就会大哭大闹的女孩儿,已被她封存在心底深处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,早没了撒(娇jiao)的资格和对象。

    魏涵居高临下望着这个毁去容貌的姑娘,不知怎的,心底忽然涌起一阵难受的悸动。

    似是……

    心疼?

    沈青青瞥见她的神(情qing),急忙道:“外祖母,我不忍心看她挨打。咱们回祥云宫用午膳好不好?”

    魏涵点了点头,起(身shen)与她一道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挨完戒尺,独自跪坐在亭子里,盯着红肿的掌心,半晌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亭外落了绵绵密密的(春chun)雨,在水面漾开圈圈涟漪。

    雨丝飘进八角亭,令人遍体生凉。

    “芽芽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温柔又带着憨气的少年跑进亭子里,解下颈间的披风给沈妙言系上,“芽芽,下雨天冷,你怎么不回去?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看见沈妙言红肿的掌心,立即瞪大眼睛,捧起她的手吹了吹,生气道:“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?!你告诉我,我为你出气!”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手,不答反问,“王爷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抓虫子啊!”魏锦西挠挠头,有点儿沮丧,“我的海燕还是飞不起来,我要多多观察那些鸟儿和飞虫才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朝他福(身shen)行了个礼,“那王爷继续观察,我得回祥云宫了。”

    魏锦西点点头,乖巧地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离开他的视线后,刚拐过一处长廊,就瞧见(身shen)穿红衣的少年坐在雕花扶栏上,正慢条斯理地把玩一只瓷罐。

    “连澈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连澈把手中的瓷罐抛起来又接住,桃花眼斜睨向她,声音淡淡:“这皇宫也不是姐姐的,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,姐姐管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从扶栏上跳下,走到沈妙言跟前,“把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伸出左手,却被他打了一巴掌,“右手。”

    右手自然是挨了戒尺的那只。

    连澈从瓷罐里挖出膏药,给她细细涂抹在掌心,“姐姐可真是倒霉,总是三灾两难的,也不知何时是个头。”

    那膏药涂上去凉飕飕的,很快就让掌心火辣辣的痛感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雨丝从廊外飘进来,沈妙言垂眸,看见连澈的袍摆被沾湿小片。

    她自嘲地勾起唇角:“或许她们说得对,我的确是天煞孤星,我在乎的人,都将离我而去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给她涂好药,把药膏放进她的袖袋,伸手抱了抱她:“姐姐是世上最有福气的姑娘。所有坎坷,不过都是凤凰浴火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靠在他的(胸xiong)口,轻轻阖上眼。

    这(春chun)雨,一落便是几(日ri)。

    沈青青忙于学习舞蹈,她不想让沈妙言偷学,于是打发了她去外面守着。
小说推荐